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第七十三章 下落

    ()    “汪……汪汪……”

    回到了从生长的地方,大黄显得有些兴奋,屋前屋后的跑了一圈之后,耷拉着耳朵来到了秦风的身边,似乎它也感觉到缺少了一些什么。

    从刘家告别之后,秦风就来到了这个自己和妹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看着早已破败不堪的那间平房,秦风心中有诸多感慨,听麻四,自从这里出了命案之后,就是那些后来的拾荒人,也没有一个敢住进来的。

    铁道两边长满了齐人高的杂草,显得愈发的荒芜,往rì经常见到的羊倌也不见了,虽然rì当正午,却是给人一种yīn森森的感觉。

    秦风久久的站立在屋前,当下午三多的时候,一列火车呼啸而过,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发生命案的缘故,这里的加水都被遗弃掉了。

    “大黄,你葭会去哪里?”

    秦风的声音有些苦涩,拎起放在脚边的背包,自言自语的道:“大黄,走,我就是用脚去量,也要把这条铁路走完!”

    在夕阳下,向前方蜿蜒曲伸的铁轨旁边,一人一狗被拉出两道长长的背影,背着旅行包的少年还在时不时的大黄狗着话,偶尔能得到“汪汪”的两声回应。

    ------------------

    半个月后,风尘仆仆的秦风来到了距离津天市三十公里外的一处货场。

    津天市货站是京津往各地的最大一个火车中转货场,每天都有上百辆货车在这里进行调配更换车头后,开往全国各地。

    “津天,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妹妹的消息。”

    沿着铁轨一路走来的秦风,此时的形象又回到了四五年前,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那么破旧,但却变得脏兮兮的,就连背后的旅行包也布满了灰尘。

    秦风那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往rì看上去有些细软的胡须,也变得又黑又硬,让他的年龄像是凭空大了好几岁。

    那列货车从仓州出发,但先是拐入到了泉城,从泉城又返回津天,线路十分的复杂,也让秦风多走了好多路。

    用双脚丈量了数百公里,秦风沿途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列车停车和有人迹的地方,但让他失望的是,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妹妹的消息。

    “大黄,吃东西了……”

    秦风坐在了路轨旁的一个石阶上,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有五六个馒头和两斤熟牛肉,他进监狱的这几年,大黄的嘴却是被刘家给养叼了,每顿是无肉不欢。

    在三个馒头里夹了牛肉喂给大黄之后,秦风狼吞虎咽的吃掉了剩下的两个,他现在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然不会亏待自个儿。

    拿出了个搪瓷缸子,秦风把水壶里的最后一水倒给了大黄,自己站起身左右看了看,像这样的货场两旁,一般都会有些工厂或者是商店的。

    “大黄,别乱跑!”

    摸了摸正在喝水的大黄,秦风往数十米外的一个大院走去,不过他刚一转身,大黄就用嘴叼起了缸子跟在了他的身后。

    “有人吗?”来到门房前,秦风大声喊了一句,他记得自己几年前也来过这个货场,不过那时这家工厂似乎关着门的。

    “谁啊?”

    随着话声,门房走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看了一眼门外的秦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没好气的道:“要饭的赶紧走,白长这么大个子了,干什么不能吃饱饭啊?”

    在仈jiǔ十年代,曾经出过一支有名的队伍,那就是“盲流”,词面解释是从农村中盲目流入城市的人。

    盲流最早要追溯到五十年代末的那场全国ìng饥荒的时候,当时几乎所有的非城镇户口的人,都曾经有过要饭的经历。

    到了后来,任何没有城镇户口的人都被列入到了这个行列里,而一些乞讨要饭的人,正是盲流大军中的主力,因为他们的流动ìng,正符合了盲流的特ìng。

    笔者对这类人群没有任何的歧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流动ìng催生了许多罪恶的发生,偷摸就不了,很多恶ìng伤人案件,也都发生在这个群体之间。

    所以到了九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很多人只要看到那些拾破烂的流浪汉,就会下意识的进行一些防范。

    这个工厂前段时间就丢失了一些钢材,所以看门的老头自然对秦风就没什么好脸sè了,没拿扫把赶人已经不错了。

    “大爷,我不是要饭的。”

    虽然带着妹妹最初曾经要过一段时间的饭,但秦风并不认可这个法,很认真的纠正了老头的称呼后,秦风拿出了包烟,给老头敬上一根,开口道:“大爷,我真不是要饭的,路过您这,想讨口水喝。”

    “哎呦,红塔山啊?从哪儿偷来的啊?”

    见到秦风手中的香烟,看门老头愣了一下,不过随之就满脸怒气,伸手抄起了门口的大扫把,那架势像是真要打人了。

    “汪……”

    老头刚挥起扫把,大黄冷不防的从秦风身后窜了出来,一口咬在了扫把上,吓得老头连忙扔下扫把,往后退了好几步。

    “大黄,回来。”

    秦风唤了一声大黄,随手将那包红塔山扔了过去,苦笑着道:“大爷,我的不是要饭的,不给口水喝就算了,我能问您事儿吗?”

    “子,不是要饭的穿成这样干什么?”

    九七年这会,一包红塔山也要卖到九块钱的,而老头一个月看门的工资不过就00多,平时抽的都是几毛钱一包的大前门。

    眼见秦风毫不犹豫的就将一整包烟扔了过来,再加上秦风那一口的津天口音,老头到是有几分信了秦风的话了。

    “大爷,我从仓州一路走过来,这身上能干净吗?”

    秦风将刚才拿在手上的那根烟塞在了老头的手里,然后掏出了个一次ìng打火机,帮老头着了火,道:“大爷,先给口水喝吧,这天气热死个人……”

    从进入九十年代,这夏天来的就是一年比一年早。

    此刻不过五月,太阳就已经毒辣的很,尤其是在铁轨旁的石子地上走路,那地面都能蒸腾出一股热气来,吃了熟牛肉夹馍后,秦风更是喉咙嗓子直冒烟。

    “好,你进屋来吧,那狗别让进来了,你看脏成什么样了?”

    老头很享受秦风这种全方位的服务,美美的抽了一口香烟后,脸sè也缓和了许多,接着道:“那边有蓄水池子,刷车用的,回头给你的狗洗洗,这味道大的很呀。”

    “大黄,去,自己去洗洗。”

    秦风冲着大黄吆喝了一句,回身接过了老头递来的一茶缸凉白开,一口气喝下肚后,苦笑着道:“我自己连喝的水都没有,哪有功夫给他洗澡啊?”

    “伙子,吧,怎么搞成这幅模样啊?”

    看在那包红塔山的份上,老头在秦风喝完水后,又递了条湿毛巾过去,道:“你这是从哪里来的?没事从仓州走到这边来干嘛?”

    一般来到这货场的,大多都是那些为了回家省路费的民工,或者是想换个城市讨生活的盲流,但像是秦风这样带着条大狗一路走来的,却是不多见。

    “大爷,是这样的。”

    秦风这一路上早就顺了口,“我和妹妹以前经常在铁路上玩,有一次妹妹爬到一个平板车上,谁知道那列火车一下子开了,妹妹没能下来,我……我这都找了好几年了……”

    这一番话,秦风也不知道重复多少遍了,但每一次完之后,对方的反应总是会让他失望,这一次秦风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不过老头听完秦风的话后,却是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你妹妹?多大的孩子呀?这每年都有不少流浪的孩在货场里,要我,还真不好……”

    “我妹妹四年前八、九岁的样子,皮肤特别白,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像个月牙儿一样,对了,当时她留着个娃娃头。”

    听到老头的话,秦风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老头的胳膊,急道:“大爷,您……您见过我妹妹吗?”

    Ps:第二更,麻烦大家登陆看书吧,能多会员击,还可以投推荐票,拜托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