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宝鉴正文 第七十五章 结仇(上)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结仇(上)

    ()    “谢叔,是我,秦风。”

    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满脸疲惫的秦风拨打了谢大志的传呼,没过多大会,电话就回了过来。

    “秦?你回来了?”

    谢大志的声音充满了惊喜,没等秦风回话,忙不迭的道:“这段时间出了事,电话里也不清,你马上到文华巷房子那边去吧,我现在也赶过去,到了咱们再。”

    “出事了?好,谢叔叔,我半个时左右就能到。”

    秦风心里一沉,也没多什么,挂断电话付了钱之后,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黄面的,受京城的影响,现在满津天跑的也都是这种出租车。

    司机是个老津天人,对道路很熟悉,带着秦风拐了几条道,没用半时就来到了文华巷的入口。

    -----------------

    “嗯?谢叔办事情的效率很高啊。”

    走到86号院子的门前,秦风发现,破旧的大门已经被换掉了,连门槛都重新上了漆,只不过大门此刻却是紧闭着。

    “风哥,你回来啦?”

    当秦风敲响门后,胖子谢轩从里面打开了门,等秦风进去后,鬼头鬼脑的在门外看了好几眼,这才将大门从里面给关上了。

    “我靠,这么大条狗啊?风哥,你从哪搞来的?”就在谢轩回过头来,才发现跟在秦风身后的大黄,吓得他连忙后退了几步。

    “怕什么,它叫大黄,不会咬你的……”秦风没好气的在谢轩头上敲了一记,道:“刚才那是干什么?又不是拍电影,还怕我被人跟踪了?”

    谢轩摸了摸脑袋,苦瓜着一张脸道:“风哥,我还真怕你被人跟踪。”

    “谢叔叔出事了,是不是远子又和人打架了?”秦风绷起了脸,道:“我走之前怎么交代的?”

    秦风知道李天远的脾ìng,所以在临走之前,教给了李天远不少东西,就是想让他好好练功,不要出去惹是生非,眼下来看,那子荷尔蒙之旺盛,还要超过秦风的想象。

    “风哥,这次不是我们惹事,怪不得远哥的……”

    谢轩正想解释,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一开,却是谢大志也赶了过来,看他手里的安全帽,应该是直接从工地上过来的。

    “秦风,这还不到一个月,怎么憔悴成这幅模样了?”

    进门后的谢大志看了秦风一眼,脸上不由露出了惊诧的神sè,他知道秦风比自己儿子还要上一岁的,可眼前被晒的面庞黝黑的秦风,看上去就像是有二十五六岁一般了。

    “谢叔,好几天没洗脸,就是这模样了。”

    “怎么?没有找到妹妹?咳咳,秦风,谢叔叔不会话,你别见怪啊……”

    谢大志这句话问出口后,差给自己脸上来了一巴掌,就秦风脸上显露出来的那神情,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没有找到妹妹。

    “谢叔,没事,我知道您这是关心我。”

    秦风摇了摇头,他算是是一个心胸十分豁达的人,从七八岁的时候就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当事不可为的时候,秦风会将那份牵挂和思念都深埋心底,而不会影响他rì常的行为判断。

    这一次虽然没能找到妹妹,但秦风也不是全无收获,最起码他知道妹妹还活着,这对于秦风而言,已经足够了。

    “不我的事了,谢叔叔,多谢您帮忙,这院子搞的不错。”

    见到谢轩和谢大志的神态后,秦风知道李天远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否则谢大志也不会一上来就问自己妹妹的事情了。

    “哪帮什么忙了,都是自家的工人,举手之劳而已。”

    谢大志笑着摆了摆手,他现在正做着地产开发的生意,工人和建筑材料都是现成的,在房主搬走后,谢大志拉来了一车材料和工人。

    谢大志知道秦风虽然年龄不大,但是秘密不少,所以他不仅让工人将所有的房间和围墙都粉刷了一遍,更是将杂物间改成了洗手间,装上了马桶和淋浴器。

    这样一来,秦风等人就不用再去外面公共厕所了,只要将大门一关,谁看不知道院子里所发生的事情了。

    “对了,秦风,我给你花的钱……”

    “先别这个了,谢叔,咱们先进屋远子的事情吧。”

    谢大志刚张嘴想帐,就被秦风出言制打断了,因为他听到屋里传来了一声呻吟,这声音秦风可不陌生,当年在管教所里挨打之后,李天远没少发出这种哼哼。

    “大黄,你留在门口。”

    秦风对着大门指了一下,抬腿跨进了屋子,这种四合院的厢房和京城的差不多,进屋是一间堂屋,两边是住人的房间,中间一般没门,都是挂上一道帘子。

    由于刚装好房子就出事的原因,这里面更是连帘子也没挂,秦风一进屋就看到了躺在右侧房间床上的李天远。

    “妈的,谁下手这么狠?”

    秦风一看之下,忍不住骂出了声,这床上躺的哪里还是个人?整上半身就像是一个用白布包裹起来的粽子,除了露出张被打肿了的脸之外,就没处好地方了。

    看到这情形,秦风脸上露出了一丝戾气,李天远把他当大哥才跟到津天来的,可是这才仅仅几天,就被人打成了这幅模样?

    “这孩子,真是杀人进的监狱?”

    见到秦风yīn沉的脸sè,就连谢大志这种在社会上厮混了几十年的老油子都是心里一突打了个寒颤,不由想起儿子给他过的事情。

    “风……风哥,是……是你来了吗?”

    听到了秦风的声音,躺在床上的李天远很努力的睁开了眼睛,不过被打肿了的双眼,显然看不清眼前的情景。

    一向自诩是流血不流泪的李天远,那泪水是哗哗的往外直淌,挣扎着想坐起身子,但此刻他连动下手指都困难,只是在喉咙中发出了嘶哑的“嗬嗬”声。

    “远子,是我回来了,你别话,有什么事,等养好伤再……”

    秦风走到床前,握住了李天远努力了半天没抬起来的右手,轻声道:“远子,睡一觉就没事了,谁打的你,咱们十倍打回来!”

    着话,秦风的右手轻轻的按在了李天远的后脑处,一按一松,如此反复三次之后,情绪激动的李天远顿时昏昏睡了过去。

    PS:推荐票半天没动了,大家踊跃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