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宝鉴正文 第七十七章 结仇(下)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结仇(下)

    ()    要也幸亏谢大志行事谨慎,没有从津天当地请医生。

    因为这件事发之后,几乎津天东区附近的医院诊所甚至包括药店,都被人控制了起来,谢轩也是买的早,否则一准会被人发现。

    这年头在外面做生意的,尤其生意做到一定规模的人,几乎或多或少都能和道上的人物扯上关系,在送走自己的医生朋友后,谢大志一打听,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在津天道上占据了半边天的袁丙奇,对于这次的事情极为震怒,几乎派出了手下所有的兄弟去搜寻李天远,并且在公众场合扬言,一定会收了李天远的命!

    实话,如果不是自己儿子也参与到了这件事情里,谢大志都差生出将李天远交出去的心思了,因为袁丙奇这人虽然不像他爷爷那般张扬,但yīn狠之处却是犹有过之。

    作为连接京津以及鲁冀等地的交通要道,津天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就成为国内最大的物流中心之一,每天有数以百万计的货物在这里进行中转。

    运货自然需要货车,物流最早的雏形货运站也随之兴起,那会只要是有车就有钱,几乎是拿不完的货物,开一个货运站,可以是rì进斗金。

    这样的生财之道,自然被袁丙奇给盯上了,只是他进入这行太晚,手上又没有货车,刚开始时生意并不多。

    但是像袁丙奇这种人,自然不肯按部就班的去发展他的货运站,于是津天的货运行业,就迎来了一次发展的黑暗期。

    袁丙奇纠集了一帮劳改释放人员,用打砸的方式将周边货运站一一挤兑的不敢开门营业,同时又威逼利诱那些货车司机去自己的货运站拉货。

    能干货运这行的,也没几个是善茬,争斗随之加剧起来,但袁丙奇的人一是悍不畏死,二来不知道从哪里装备了好几把猎枪,在数次争斗中都占得了上风。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袁丙奇就霸占了津天货运行业的半壁江山,在他的手下,控制着将近三十家货运中转站。

    袁丙奇聪明之处就在于,他下手的货运站,大多都是和他一样的草根,都是些只能拿命去搏没有什么根底的人。

    而有背景有关系货运站,他是一个都没动,丝毫没有涉及到那些人的利益,相反在那混乱的时期,到是给那些货运站带来了不少生意。

    另外一就是,袁丙奇的动作非常迅速,就在zhèng fǔ和相关部门正想对这混乱的行业进行清理整顿的时候,货运行业一下子变得稳定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这期间有过一些打砸行为的人,竟然都跑到派出所去投案自首了,这让有些早就盯上了袁丙奇的人有些措手不及。

    就这样,洗干净了自己的袁丙奇,获得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桶金,繁盛的货运行业,每年都能为他带来上千万的收入。

    用这些金钱,袁丙奇又为自己营造编织了一个很大的关系网,时至今rì,他的产业早已不在局限于货运,而是将触及伸展到诸如房地产、餐饮、娱乐各个方面。

    当然,现在的袁丙奇,随着社会地位的提高,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步步心的草根了,来往出入的都是些高官显贵。

    道上和一些手下,对其均是以“袁爷”相称,现在袁丙奇在津天市的风头,怕是比之他那当年被镇压了的死鬼爷爷,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不知道身份不同以往的袁丙奇,为何会对这次的事情大动肝火,但着实把个谢大志给吓得不轻。

    没有搞清袁丙奇的想法,谢大志甚至都不敢找人去和,只能让儿子和李天远躲在院里,每天由他亲自送饭菜进去。

    袁丙奇的人估计也没想到李天远在逃走之后,居然就躲在了他们眼皮子底下,所以尽管派出大批人手搜寻李天远的下落,但崇仁宫附近却是异常的安全。

    “想让人灭亡,先让人疯狂啊,他和他爷爷也快该见面了……”

    听谢大志讲诉完事情的经过,秦风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谢叔,这事儿谢谢你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吧!”

    “你来处理?你怎么处理啊?”

    谢大志摇了摇头,道:“秦风,你不了解那些人的凶残,他们真的敢要人命的,袁丙奇开的娱乐城,哪年不往海河里面沉几个人啊?”

    做生意就要去娱乐场所,而津天最级的几个夜-总会,都是袁丙奇下面的产业,谢大志可是没少听相关的传闻。

    “秦风,要不这样,等远子伤势好一之后,我直接叫个车把你们送出津天,到金陵去躲上一阵子,那里有我几个不错的朋友……”

    谢大志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后面如何解决,过了一会接着道:“至于那家《文宝斋》,就不要再开了,现在拿店门口每天都有人在盯着的,就等着你们上门了。”

    “嗯,暂时离开也好,远子那身伤要去医院好的才能快。”

    秦风想了一下,了头道:“谢叔叔,远子的伤再养个三五天之后,坐车问题就不大了,到时你叫个外地的车子,直接把他和轩子给送到金陵去吧。”

    “好,那就这样安排……”

    谢大志答应了一声,忽然愣住了,看着秦风,道:“秦风,你不走吗?他们要是查出你们是一起的,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啊。”

    “谢叔,你当那帮混混真的是福尔摩斯啊?还能查出我来?”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不过笑容却是有些冷冽,“把远子打成这模样,这事儿就算是完了?我那《文宝斋》花了七万多块钱,难道都当成是打水漂了?”

    从带着妹妹离家之后,秦风在无数次的白眼和拳头中懂得了一个道理,遇到狠的人,你只有比他更狠,遇到坏的人,你只有比他更坏、

    俗话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现在这社会,都是实力至上、强者为尊,这次躲了袁丙奇,但以后未必不会碰上什么李丙奇王丙奇。

    所以就算不是为了那《文宝斋》,秦风也不会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津天的,身怀外八门绝艺的他,并非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是一只能致人死地的狼。

    江湖中人行事,讲究的就是快意恩仇,袁丙奇的人将李天远打成重伤,那双方就是结了仇,而袁丙奇如今的不依不饶,更是让秦风心中生出一丝杀机。

    袁丙奇虽然在天津势大,但同样也树敌众多,秦风孤身一人又在暗处,随时都能将他的致命狼牙咬在袁丙奇的脖子上。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