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第八十二章 毒品(上)

    ()    “去找姓宋的,每年孝敬他那么多,让他在内部帮忙查下这个叫李天远的人。”

    暴怒之后,袁丙奇逐渐冷静了下来,他知道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堂弟死去的事实,唯有将凶手找出来,才能解他心头只恨。

    “袁爷,我已经找了……”

    房内五人都是跟随袁丙奇多年的人,并不是第一次见他发火了,听到袁丙奇的话后,蛮狐道:“宋处长了,全国叫李天远的不知道有多少,即使他们公安系统也没法查!”

    “那……那我弟弟就白死了?”袁丙奇的眼睛里又冒出了凶光,抬头看到二楼的房间里冒出了个脑袋,不由怒道:“谁让你出来的?滚进去!”

    “袁……袁爷,我……我不是故意的。”明星被袁丙奇吓得花容失sè,“砰”的一声紧紧关上了房门。

    “阿虎,把她给送走。”袁丙奇摆了摆手,他今儿已经有些失态了,往rì里和这些明星上过床之后,都是第一时间将她们赶滚蛋的。

    不过被明星这么一打岔,袁丙奇的怒火也熄灭掉了,叹了口气道:“袁家就剩下我和袁东两人了,现在袁东也去了,我要是不能为他报仇,还算是人吗?”

    其实袁丙奇很清楚,打架的时候敢下刀往要害捅的人,只会分为两种,一种是心狠手辣的亡命徒,这种人根本就不怕背上人命。

    另外一种则是新出道的混混,这类人比较年轻,根本就不知道杀人之后的厉害关系,就像现在街头斗殴致人死命的凶手,多是一些十四五岁的孩子。

    袁丙奇也知道,不管是上面的哪一种人杀死的袁东,怕是那人都早已逃之夭夭了,自己想怕是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凶手。

    念及此处,袁丙奇心中也生出一种无奈和悲凉的心情,这就是黑-道,这就是江湖,从踏入江湖的那一天起,很多人都注定了这个结局,或许最后连他都无法逃脱。

    “袁爷,现在只能盯着那《文宝斋》了。”

    见到明星被送走后,蛮龙沉吟着道:“我想,杀害东子的人要是不死心,一定会将《文宝斋》转让出去的,毕竟那也值不少钱的,袁爷您放心,管理处那边我打好招呼了,只要有人去谈,马上就会通知咱们的……”

    “等等……”蛮狐忽然开口打断了蛮龙的话,道:“袁爷,有兄弟那人提了一嘴什么风老大,会不会是城西常翔凤的人?”

    作为一个和普通省份平级的直辖市,津天无疑是很大的,就算袁丙奇也只能占据城东这一块,整个津天而言,还是三四个人与他实力相当。

    蛮狐所的常翔凤,今年五十多岁,他表面上是经营酒楼餐饮出身,其实却是开赌场放高利贷起家的。

    常翔凤什么都赌,除了引进了国外众多赌博手段之外,他还经营着北方最大的斗鸡场和斗狗场,吸引着来自京城和全国各地的富豪商人。

    另外常翔凤每月都会组织一批人前往澳岛赌博,传闻他不但和京城某些公子哥相交深厚,就是和澳岛赌王,也有些不清的关系。

    要袁丙奇在津天最不愿意招惹的人里面,常翔凤绝对能排在第一,因为看赌场需要人手,常翔凤所养的打家,比袁丙奇只强不弱。

    “不太可能是常老四……”

    袁丙奇想了想,yīn沉着脸道:“像古玩街这种事,他想出头的话直接给我打个招呼就行了,没必要背后玩yīn的,而且他也知道东子是我什么人!”

    虽然心里不怎么承认,但袁丙奇知道,常翔凤在津天市的根基比他深厚多了,如果想要那《文宝斋》的话,只需要给一个电话,袁丙奇断然不会拒绝的,根本就没必要结下这样的杀弟之仇。

    蛮狐眼睛往蛮龙等人身上看了一眼,开口道:“袁爷,未必就这么简单啊。”

    “阿龙,你和阿熊先去场子里吧,那里没人看着我也不放心。”

    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袁丙奇的脸sè变得有些难看,开口道:“蛮狐的也有可能,这几天要是有人在场子里找麻烦,你们直接报jǐng,不要和对方冲突……”

    “袁爷,要真是常老四干的,我就去做了他!”蛮龙眼中露出凶sè,他和袁东脾气有些相像,平时关系也是最好,袁东死去之后,除了袁丙奇之外,蛮龙是最想帮其报仇的人。

    “动动脑子,干掉常老四,咱们全他妈的都要跑路,行了,你赶紧和阿熊给我滚蛋!”

    袁丙奇对着蛮龙就是一脚,他目前和常老四还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不过袁丙奇也正在京城使着劲,如果能攀上那位津天出去的大人物,他就有和常老四掰手腕的实力了。

    “阿龙这ìng子还是太冲动了!”

    赶走蛮龙和蛮熊之后,袁丙奇燃了拿出一盒香烟,递给了蛮狐一根,道:“阿狐,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和蛮狐认识了快二十年,袁丙奇自然知道蛮狐刚才那句话含有别的意思,而且支开蛮龙等人的意图也很明显。

    “豹哥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你难道没听什么消息?”

    蛮狐没有直接回答袁丙奇的话,而是看向了一直坐在客厅角落里,就像个透明人似的蛮豹,在晚上的这场讨论中,他连一个字都没从口中吐出来。

    “什么?”

    蛮豹还没答话,袁丙奇的脸sè就变了,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戾气,脸sè铁青的道:“蛮狐,你……你是,这件事和咱们的“药”有关系?”

    袁丙奇所的“药”,是他和蛮狐之间的隐语,其实白了,就是毒品。

    明面上袁丙奇控制着津天的物流货站生意,看上去似乎财源滚滚,但其实他的开销非常大,那些生意上的利润,只占他每年赚取黑金的极一部分。

    真正让袁丙奇赚钱的,还是毒品,从七年前也就是九零年,的士高和夜-总会开始在津天盛行的时候,袁丙奇就已经涉及到毒品买卖中了。

    经过七八年的发展,袁丙奇已经是国内北方最大的毒品拆家了,从长江以北到东三省,几乎所有的拆家都是他的下线。

    所谓毒品拆家,就是从上家或者境外大毒枭手中接到整包的毒品后,拆开或者稀释分克卖给下家。

    如果将毒品形容成是一件产品,袁丙奇就是这件产品在国内北方的总代理,而各地的毒贩就是分代理,他们将稀释过的毒品再加稀释,出售到吸毒人员的手上。

    至于蛮豹,就是袁丙奇整个毒品生意的负责人。

    蛮豹不但掌控着毒品的进货渠道,各地的毒品拆家,也都是由他挑选出来的,可以,他才真正是袁丙奇集团的二号人物。

    --

    PS:上强推了,八月一号上架,没有收藏的朋友请把书加入书架吧,每天刷新的推荐票,还请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