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第八十八章 金枪不倒哥

    ()    秦风虽然年龄不大,但手上沾过血有人命,在管教所那等复杂的地方呆了近四年,各sè人等不知道见了多少,也算是个老江湖了。

    只是在女人上,秦风却是个实实在在的菜鸟,当年管教所里虽然有女犯,不过却是隔离开的,秦风对于女人的知识,纯粹是从那些少年犯和老不修的师父口中得来的。

    不过那些知识终究是理论,此刻温香软玉美人在怀,秦风还真有些不知所措了,进入到房中之后,直直的看着那个女人,他连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秦风不是柳下惠,睡梦中也会梦到一些长得漂亮的影视明星,早晨起来同样会梦遗,但是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处男之身,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失去?

    “风哥,你看得人家好害羞啊。”

    身体软若无骨的女人双手揽住了秦风的腰,娇喘道:“风哥,你不会真的还是处吧?那我今天岂不是要包个大红包给你?”

    双手在秦风背后不断游走着,女人的喘息逐渐沉重起来,这世上不仅是男人好sè的,女人的要是迸发出来,更加是无法抑制。

    而长相清秀的秦风,正是很多女人喜欢的类型,尤其是那分骨子里透出的羞涩,让这位久经沙场的姐chūn心大动。

    “别,别急啊,我,你叫什么名字?”秦风一把抓住了女人的两只手,再这么下去。他下面就要不惠了。

    “风哥,我叫雯雯。今年二十岁,你可要记住我啊。”女孩扭动了下身体,将双手挣脱开来,环住了秦风的脖子。

    “妈的,道家的清心咒屁用没有啊?当年我是不是该学些佛门清心寡yù的经文啊?”

    随着怀中姐的动作,秦风身体的温度也逐渐变高了起来,尤其是下半身不受控制的撑起了擎天一柱,秦风的思维。完全无法左右身体的变化。

    “风哥,你真坏……”

    感受到了秦风下身的变化,闻着秦风身上那股男人的味道,雯雯已然是有些意乱情迷了,松开了秦风,开始脱起身上的衣服来。

    “真是个妖jīng啊,师父。您老可别玩我啊……”

    秦风只感觉心头有一团火,在炙烤着自己的身体,不过他并未失去理智,男人纵然没贞cāo,但秦风也不想将自己的第一次给这么个女人。

    将牙一咬,秦风忽然变得主动了起来。没等雯雯除去身上最后的衣服,他的双手就在女孩身上上下游离。

    刚一接触到雯雯的身体,女孩就猛地颤抖了起来,秦风那双火热的双手似乎有着一种魔力,透过女孩的体表渗入到了她的体内。

    当秦风的右手拂过女孩脑后的一处穴道时。雯雯口中发出一声尖叫,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秦风的后背。长长的指甲深深的陷了进去。

    “啊……,亲爱的,我……我受不了了。”

    秦风火热的右掌贴在了女孩的腹上,微一用力,雯雯的身体突然间抽搐了起来,一股热流从身下涌出,紧接着口中胡言乱语起来,整个人都陷入到了癫狂之中。

    “我靠,这……这么灵验?师父还真不是吹的啊!”

    眼睛早就恢复了清明的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没想到师父教的这几个动作,会让怀中的女孩反应如此强烈。

    “再加把劲吧!”

    秦风唯恐女孩醒转过来,双手冰没有停下来,而是不断的在女孩身上游走着,按照师父所教的穴道逐一刺激着。

    随着秦风的动作,雯雯的叫声是越来越大,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飞到云端一般,一阵阵的快感就像是波浪涌来,让她一刻都得不到歇息。

    一个时后,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尖叫声后,雯雯白眼一翻,很干脆的晕了过去,从她两腿间流出的汁液,几乎浸透了半条床单。

    “妈的,女人都这么厉害吗?”

    秦风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这一番施为,让他浑身上下也满是臭汗,更重要的是,面对着这么一个近乎全裸的女人,秦风心理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nǎinǎi的,亏大发了……”秦风强忍住去看床上躯体的,走到淋浴间冲了个凉水,这才将心头的yù火给浇熄了掉了。

    用被子卷起那女人,秦风在床上躺了下去,从来不失眠的他,这次却是辗转难眠,足足过了一个多时后才沉沉睡去。

    不过秦风也没睡多大会,因为两个时后,卷着床单滚落到了地上的雯雯醒了过来,她动作虽然很轻,还是把秦风给吵醒了。

    当然,秦风自然不敢再招惹这女孩,似乎雯雯也存了相同的心思,光着身体去洗了个澡之后,女孩从他那包里拿出了一个红包,放到了秦风的床头。

    “应该不会露馅吧?”

    听到开门声时,秦风心中有些忐忑,他那手法虽然让雯雯连泻了几次元yīn,但毕竟和真正做出来的不一样,秦风也不知道能否糊弄过去。

    “妈的,真给老子包红包啊?”

    等到雯雯离开房间后,秦风打开了红包,一看里面居然装了一千块钱,脸上不由露出了古怪之极的表情。

    有师父教的这手法,看来自个儿以后是不愁失业了,实在不行去到南方城市做鸭,估计用不了几年也能发大财的。

    “有钱不赚王八蛋,哥们也是劳动所得啊!”秦风安慰了一下自己,把雯雯临走时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远远的扔了出去,一头倒在床上继续睡去。

    难得的给自己放了个假,秦风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来,重新冲了个凉之后,已经到了下午一多了。

    ------------------------------

    “风哥,厉害啊。”

    “风哥,什么时候教我两招。”

    “阿风,年轻人要懂得克制啊!”

    当秦风下到一楼,一路上打招呼的人面sè都有些古怪,搞得秦风颇是莫名其妙,出去吃了东西回来,刚好看到从大门走进来的陈宇。

    “嘿,我你子行啊!”

    陈宇重重的在秦风肩膀上拍了一记,一脸yín笑着道:“昨儿那妞可是被你搞惨了,她下来之后脸sè都变了,我你子搞了多少次?”

    “宇哥,我……我其实就搞了一次啊。”秦风有些“羞涩”的道:“宇哥,你知道我是第一次,这……这算不算厉害啊?”

    “妈的,何止是厉害啊,你子简直就不是人。”

    陈宇闻言眼睛都差瞪出来了,目光呆滞的喃喃道:“太打击人了,一次你就搞了三个时?这莫非就是传中的一rì一次,一次一rì吗?”

    “宇哥,您什么啊?”

    秦风知道从陈宇这狗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来,假装没听懂他的话,开口问道:“宇哥,我这昨儿的事,怎么好像人人都知道了啊?不就是玩个女人吗?”

    秦风虽然脸皮挺厚,装傻的本事更是一等一,但也有些吃不消那些人的目光,好像在他们眼里,自个儿就成了西门大官人转世一般。

    陈宇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听到秦风问起,不由幸灾乐祸的笑道:“嘿嘿,昨儿雯雯下去了啊,袁爷都被你给惊住了,阿风,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外号可是叫金枪不倒哥啊……”

    原来,雯雯从房中出去之后,也就是十一多钟,马上就有人告诉了还在唱歌的袁丙奇,袁丙奇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将雯雯给叫了过去。

    当时早已失去神智的雯雯,自然将秦风的是勇猛无比,而且她那苍白的脸sè和颤抖着的双腿,也很能明问题,听得袁丙奇等人是面面相觑。

    在夜-总会这等地方,哪里能藏得住什么秘密,没过十分钟,那些不上钟的姐以及娱乐城中的服务员保安,均是听到了“风哥”金枪不倒的名头。

    “果然是试探我的……”秦风听到袁丙奇的名字,心中顿时像明镜似的。

    正如秦风所想的那样,袁丙奇所干的都是杀头的买卖,最怕的就是jǐng方的卧底。

    现在杀人可是大事,规矩也不像以前那样入伙要送上投名状,所以在招收弟的时候,袁丙奇总是会用这一招。

    这一招袁丙奇是屡试不爽,他就曾经试出过一个刑侦人员,当然,袁丙奇并没有动那人,而是将其边缘化,最后逼迫他自动离开了。

    在袁丙奇想来,就算是卧底,那也是jǐng察,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总是会露出马脚的,毕竟吃下糖衣扔回炮弹的事情,他还没听过。

    “宇哥,这让我以后怎么混啊……”秦风半真半假的哭丧起了脸,转身就往门外走,口中道:“宇哥,我请半天假啊!”

    陈宇在秦风背后喊道:“哎,这他妈是别人羡慕的事,你请什么假呀?我找你还有事呢……”

    秦风停住了脚,苦笑道:“宇哥,我总得回去给大黄喂东西吧,很快就回来。”

    以秦风的心ìng,哪里会受到别人的影响,他回去的确是给大黄喂吃的,因为除了他之外,别人喂的东西大黄连闻都不闻的。

    ps:三更九千字先送上,加更多少,看朋友的月票和订阅了,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