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正文 第八十九章 证据(一)

    “宇哥,找我什么事?这位大哥是……”

    回到家喂了大黄之后,秦风就赶回到了娱乐城,推开陈宇办公室的门进去后,他发现里面还坐着昨天跟在袁丙奇身边的那个人,也就是从他身上感应到了危险的中年人。www.tsxsw.com

    见到秦风进来,陈宇连忙喝道:“阿风,这位是豹哥,还不叫人?”

    虽然都是跟袁丙奇的,但也分个三六九等,陈宇知道自个儿和龙虎豹等人的差距,他们接触的,才是袁丙奇集团的核心生意。

    “豹哥……”

    秦风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心中却是多了几分警惕,他从这个身材不高相貌普通的中年人身上,能感受到一股血腥的气息。

    秦风几乎可以断定,这位豹哥手上绝对是有人命的,而且恐怕不止一条,他看似普通的外表,并不能掩饰内心的那种暴虐。

    因为秦风原本也是这样的人,五条人命让他浑身上下也有一股戾气,只是经过几年的监狱打磨,还有载昰所教的收敛气息的小法门,这才使得秦风比较正常而已。

    “恩,挺精神的,以后跟我吧。”

    蛮豹抬头看了秦风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能看出来,秦风似乎涉世不深,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生面孔。

    蛮豹昨天才从混乱的金三角回来,他这次去并没有得到什么好消息,而是得知将军在溃败到山里之前,往内地销了一批20公斤的海-洛-因。

    这些高纯度的毒品可是没有经过稀释的,20公斤稀释过后,那就是400公斤,价值高达数十亿EMB。

    如果这些毒品冲入到北方市场的话,蛮豹和袁丙奇花费了七八年时间一手建立的分销渠道,将被完全冲毁掉,那对内地毒品市场而言,绝对是一场灾难。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当毒品开始泛滥的时候,也就是某些部门将要介入的时候了,头脑十分清晰的蛮豹,决定放弃毒品市场。

    当然,现在手头上价值好几亿的货,蛮豹和袁丙奇都舍不得就此丢弃,所以他们准备最后疯狂一下,将所有稀释过的毒品都销售出去后,就洗手不干了。

    只是袁东死后,他们这块缺了个送货的人,袁丙奇物色了好久,在昨天见到秦风之后,终于确定了下来,否则袁丙奇也不会下那么大的功夫去试探秦风了。

    “跟您?”秦风闻言一愣,转头看向了陈宇。

    “豹哥让你跟着,那是你的福气。”陈宇瞪了一眼秦风,说道:“还不谢谢豹哥?多少人想跟着豹哥呢,算你小子运气好。”

    “三儿,别说那些没用的,都是自家兄弟嘛。”

    蛮豹摆手打断了陈宇的话,从手包里掏出了个十分精致的手机,说道:“阿风,这东西你拿着,有事我会找你的,另外……娱乐城这边就不用来了。”

    “手机?”秦风眼睛一亮,接过手机之后欣喜的说道:“谢谢豹哥,我……我等您的电话。”

    “恩,那我先走了。”蛮豹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过身来,看似随意的问道:“阿风,你会开车吗?”

    “会啊,不过我没驾照。”秦风老老实实的答道,他以前没少拿胡保国的车练手,只是没办法办理驾驶证而已。

    “那就好,回头给我张照片,我给你办个证。”蛮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和陈宇打了个招呼后,径直离开了。

    等到蛮豹走后,陈宇一脸羡慕的看着秦风的手机,说道:“你小子到是好运气,这手机比我的还高级呢。”

    秦风嘿嘿一笑,说道:“宇哥,要不咱们换下吧,你是老大,当然要用好的了。”

    “算了吧,豹哥给你的东西,我可不敢要。”

    陈宇叹了口气,说道:“你跟了豹哥也要,做些正当生意吧,我怎么总感觉最近津天道上要乱一阵啊,这几天眼皮子老是在跳。”

    昨儿袁丙奇和常四爷的会面,并不怎么成功,虽然当场没起冲突,但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了,这让陈宇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宇哥,豹哥做的是什么生意啊?”

    听到陈宇的话,秦风心中一阵诧异,像蛮豹那种人要是能做正经生意,他秦风简直就是乖宝宝了。

    “豹哥开了家医药公司,在咱们津天很有名的,袁爷也有股份。”

    陈宇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告诉你,豹哥可是和袁爷平起平坐的,你小子能搭上他这根线,算是祖上烧了高香了,还是好好干吧……”

    在袁丙奇的组织里,蛮豹无疑是最神秘的一个人,他在社会上有自己的生意,而且做的风生水起,似乎只是因为和袁丙奇是发小,两人走的才比较近一些。

    “医药公司?”

    秦风心头有些疑惑,直觉告诉他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但现在秦风也是一头雾水,摸不清袁丙奇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妈的,实在不行就把姓袁的干掉算了……”

    秦风现在算是知道了,想要掌握袁丙奇的犯罪记录,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这让他有些烦躁,因为秦风并不想陷入太深。

    告别了陈宇,在一群相熟的保安“金枪不倒哥”的哄笑声中,秦风离开了娱乐城,反正已经走到现在,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进入到九十年代中期,城市变得日益工业化起来。

    为了逃避城市的喧噪,很多有钱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城市郊区,那里不但空气良好,低价也便宜,有些人甚至学着老外,在那里圈地做起了庄园。

    靠着赌博房贷起家的常翔凤常四爷,就尤其喜欢郊外,他的斗鸡场斗狗场都在市郊,为了方便生意,常翔凤在斗狗场旁边买了很大一块地,修建了马场和高尔夫练球场。

    常翔凤几乎一年到头都住在里面,而这个庄园也成为京津名流聚集的地方,经常会举办一些晚宴patio,京津名流无不以接到常翔凤的邀请为荣。

    “彪子,你说姓袁的那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和我对上了?”

    坐在那被布置的奢华无比的客厅里,常翔凤和身边的一个人说着话,他喜欢这里,这儿就像是他的王国,可以生杀给予。

    “四爷,前段时间袁东被人干掉了,我看袁丙奇怀疑到咱们身上了,而且我听说,袁丙奇是北方最大的毒品拆家……”

    被称作阿彪的是个三十出头的壮汉,原名叫做费万彪,不要听名字就以为阿彪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蛮汉,他的脑域开发程度和测试出来的智商,远远超过显露在外面发达的肌肉。

    阿彪是在津天出生的,但从小就在国外长大,毕业于西点军校,曾经在美国的特种部队服役三年,也不知道常翔凤是怎么将他招揽到的麾下。

    外人不知道的是,阿彪其实是常翔凤的亲外甥,当年他们一家移民,都是常翔凤出的钱,现在算是学成来回报舅舅了。

    从阿彪来到津天后,常翔凤的生意就开始迅速发展了起来,斗狗场和斗鸡场被他做成了一个文化品牌,几乎所有耳闻过斗鸡和斗狗场大名的游客,都会到这里来见识一番。

    当然,斗鸡场和斗狗场最大的盈利点,还是在赌博上,只是原本每天都有的赌局,现在改为了一周一赌。

    虽然场次减少了,但是来参加赌局的人的层次,却是大大提高了,每局下注最低都是十万打底,有时候往往一局输赢就高达数千万RMB。

    相比较而言,这一周一次的赌局反倒比之前盈利多出很多倍,并且也减轻了风险,在阿彪的操作下,其中不乏一些政府官员参与进来,他们并不将其看成是赌博。

    至于常翔凤高利贷的生意,阿彪也对其做出了整合,他注册了数家典当行,以质押的名义来运作,从法律角度上最大程度的填补了以前生意中的漏洞。

    所以于公于私,常翔凤都将自己这外甥当成最信任的人了,他甚至想着等日后百年,给儿女留下一笔钱,将这些产业还是交给阿彪去打理。

    “老舅,我听说最近泰国缅甸老挝三个国家,又对金三角进行了围剿,这次坤沙怕是逃不过去了。”

    屋里只有舅甥两个人,阿彪也没再称呼四爷,顿了一下之后,说道:“金三角出事,全世界的毒品都要涨价,如果袁丙奇真是大拆家的话,怕是生意受到冲击了。”

    和普通人不同,阿彪的经历和对国际局势的了解,决定了他的眼界,这一番话说出来,居然将事实猜测的**不离十。

    “毒品拆家?”

    常翔凤眯缝起了眼睛,冷哼了一声说道:“我看袁丙奇是想钱想疯了,忘了他爷爷是怎么死的了,彪子,你给我约下南区的建国和军子,津天道上,不能由着他胡闹……”

    常翔凤虽然底子也不干净,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线,毒品是决计不碰的,而且道上也有不成文的规矩,一旦谁沾染了毒品生意,必将会遭到众人的联合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