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驭香 5.05会客

5.05会客

    05

    年少轻狂,这个词绝对算不上什么褒义词,但也并非就是贬义。 轻狂,是少男少女们的专利。对于男生来说,或者课间放学后拽上几个死党找个死角,偷偷品尝从父亲橱柜里顺出来的香烟,或者蹲在花坛边上和旁边的男生品评面前经过的那些女生值多少分,再或双手插兜,脸微微上扬,做出‘我很拽,不要惹我’的模样,如果此时加件风衣戴上一付墨镜那就更加完美了。

    年少轻狂,不是男生的专利,女生们的裙子的下摆总是有意无意的高于膝盖;娇嫩的嘴唇上总在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多上一抹迷幻般的色彩;既然手指甲太惹人注目,那就将脚趾甲打扮得五彩缤纷;或者几个女生聚在一起悄悄地解读某个男生鼓足勇气递过来的情书,然后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直到该男生掩面而逃……

    不过对于慕容纤纤而言,这一切似乎是都与她无缘,就像是隔着一层玻璃观察另外一个世界,她在一点一滴地塑造着自己的年少轻狂,独特的生长环境意味着她要走一条与别人不同更加艰难的路,但她本质上……依然年少。

    学校里总有一些说不完的话题,每天总会发生一些让人心跳或者心痛的新鲜事,学生们在关注学习的同时总是把一部分精力转移到一些相对比较八卦或者比较实际的新闻上……譬如某人的家庭背影经济状况,某男生与某女生的过去现在将来的诸般形态,某校花或校草的最新动态,相信如果有情报机关在这个时期招收工作人员,有很多学生可以胜任。

    慕容纤纤虽然在家庭背景和经济状况方面得分极低,但她的容貌还是胜出一班同侪,跻身校花的行列。只是她从来不会响应什么聚会或者约会,倒不是她故作清高,而是她实在是没时间……打工赚钱照顾病弟弟,这些在工业学院已经是旧闻了。

    一下课,满面严肃的老师立即知趣地离开了教室,喧闹声立即从安静的教室里井喷似的爆发,男女生们有的跑出教室解决某些生理方面的需要,但大部分都聚在一起交流从昨天放学到今天上学之间所发生的大事小情。

    慕容纤纤没有加入到他们的讨论之中,她本身其实也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只是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有几分古怪,她双手无意识地把玩着钢笔,坐在那里沉思,却不知道自己这张弧度堪称完美的漂亮脸颊,以及那对似乎是有星云在闪烁的眼眸,撩起了多少男生心中的涟漪。

    教室里忽然安静下来,以至于正在沉思中的慕容纤纤也奇怪地抬起头。

    “慕容纤纤,过来一下。”教导主任马占春微笑着站在门口,一张刀削脸上挤出了满面的褶子。

    同学们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地聚焦。

    慕容纤纤很认真地反思了一下,似乎没做过什么违规的事情,便坦然的从座位上起身,来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她低声问了一句:“马主任,我没犯什么错误吧?”

    本来满面笑容的马占春顿时有些石化……合着自己是属乌鸦的,尽报忧不报喜?

    “放心吧,这回是好事。”鬼使神差的说出这句话后,马占春顿时觉得大失颜面……合着坐实了自己这张乌鸦嘴?

    他转身疾走,慕容纤纤疑惑地跟在后面。

    会客室里有六个人坐在那里,校长叶培根她是认识的,另外三个中年男女和两名青年她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只是觉得他们的目光有些古怪,马占春来到叶培根身旁轻声道:“这位就是慕容纤纤同学。”

    叶培根点点头,目光转向慕容纤纤:“你就是慕容纤纤同学?”

    “是,校长,您找我有事?”慕容纤纤有些奇怪,对于叶培根不认识自己倒是没什么奇怪的,但突然召见自己……她直觉的认为跟那五位陌生人有关。

    “不是我找你,是这几位客人找你。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严浩天律师,这位是祝氏集团的董事长祝士钊先生,这两位是祝士昌先生和祝士英女士,这一位是祝立豪先生,是祝士钊先生的长子,他们有事情找你。”

    慕容纤纤微微蹙眉:“校长,等一会儿就要上课了。”

    叶培根犹豫了一下,道:“马主任会和你们老师解释的,祝董事长和严律师都很忙碌,你要多配合。”

    他转向马士占春:“马主任,我们先离开吧,回头你跟慕容同学的老师解释一下。”

    “是,校长。”

    马占春跟着出去,尽管他很是好奇,可校长大人发话了,他也不敢不从。

    “请坐!”

    严浩天指了指沙发。

    慕容纤纤坐下,有几分警觉地问道:“我似乎没见过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严浩天点点头:“我们是没见过,不过应该有一个共同的熟人,祝国恩老先生,你认识吗?”

    “认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慕容纤纤的脸色一变:“你不过是名律师,又不是警察,而且这也不是法庭,我似乎可以不回答你这种私人性质的问题吧?”

    祝立豪忽然站了起来:“喂,你到底是怎么勾搭上我爷爷的?”

    “立豪,住嘴!”

    祝士钊恨不得一拳将儿子砸到楼下去……带他来真是失策。呵斥完儿子,他连忙向慕容纤纤道歉:“对不起,慕容小姐。”

    慕容纤纤脸色淡然的站起身:“如果你们只想说这些,那我听完了,也该回去上课了。”

    “请等一下!”

    严浩天连忙道:“刚才的事情是个误会,事实上,我是祝国恩老先生的遗嘱执行人,而这几位都是他的至亲之人,因为涉及到一宗遗产的赠与,所以他的家人想知道你是怎么和祝老先生认识的。”

    慕容纤纤闻言坐下:“严律师,麻烦你先公布所谓的遗嘱内容,然后我再决定。”

    “好吧。”

    严浩天点点头,取出祝国恩的遗嘱开始宣读遗产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