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10.10巫力

    10巫力

    雷阿姨已经回家,却将饭做好了放在锅里,然后在桌子上留了条,慕容纤纤条轻轻叹了口气,简单地吃了点儿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

    又打开了那本记录着巫诀的书册。《长生诀》是一本巫诀,持之修炼,就可以炼出巫力。不过,若是单纯的修炼,恐怕很长时间才能够修炼出巫力,而那天夜里在自己昏迷之后,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变化,不仅体质强化,而且身体似乎是非常容易吸收那些能量。

    巫和后来的炼气士……也就是道家那些人不一样,他们讲究的是利用天地之力淬炼自己的肉身,使之强大,当年水之巫共工能够一头撞断不周山就是一个实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巫的修炼方式与妖族倒有几分类似。

    书册上的内容其实早已经记在脑子里了,会儿之后,慕容纤纤将其收起,然后又按照书上的要求盘膝坐在床上,双手捏着一个奇怪的印记平放在两侧膝盖上,下颌微收,头微上顶,眼观鼻,鼻观心……绵绵不绝的淡绿色木属性灵气顺着百会穴流淌了进来。

    按照《长生诀》的修炼方式,这些木属性灵气在进入百会穴之后就会神奇的转化为木属性的巫力,同时对全身上下的肌肉骨骼神经精血进行改造,从本质上强化修炼者的肉身,但奇妙的是……通常最初的改造是非常痛苦的,但慕容纤纤只是稍微的感觉到不适,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她只能归结为自己以前修炼的内功起了些许的‘护住’作用。

    在师从祝国恩学艺的时候,慕容纤纤首先修炼的就是《观潮诀》,因为施展那两套针法,必须是使用这套独特的内功才行……她所不知道的是,《观潮诀》的另一个名称却是叫做《大自在观心神咒》,是道家的一种独特的炼气心诀,只是她和祝国恩所修炼的只是其中的基础部分,所以有些神妙之处却是无法体会。

    不过,这套心法却也是一种水属性的功法……巫的修炼方式是一种近似攫取而将巫力封闭在自己身体中的修炼方式,而炼气心诀却是一种将人体与天地自然进行沟通的一种修炼方式。当她运转《长生诀》的时候,木属性的巫力在全身运转,自然而然地带动了水属性的真元,以水滋木,不仅有助于巫力的提升,而且滋润肉身免遭痛苦,这却是意料不到的好处,而且就像两种功法同时运行一般,不知不觉的,她的水属性真元已经突破了原本的基础境界,更上了一层楼,假若祝国恩地下有知,恐怕也是要瞠目结舌的——他和历代祖师辛辛苦苦想要做到的事情却被一个刚入门没几年的弟子懵懂间做成了。

    慕容纤纤的坐姿巍然不动,就如那坐枯祥的老僧一般,面上的皮肤也隐隐呈现出淡淡的绿色,倒是有几分诡异,在房间中,也充满了淡绿色的木属性灵气……桌面上,那两枝被慕容纤纤从学校花坛里摘下来又在包里蹂躏了几个小时的花枝渐渐焕发出了生机,在它们的根部出现了细密的白色根须,上面的花蕾也开始绽放……

    慕容纤纤对于外界的其它变化恍然无知,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清凉舒适的感觉之中,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突然,一阵急促的滴滴声将她从那种奇妙的境界中呼唤出来,她睁开眼壁上的电子表,心中颇为庆幸——昨天她担心再有修炼时忘记时间的事情,所以将手机的铃声设置到每天六点呼唤一次,是颇有效果。

    “哇!这花……是神马灵异事件?”

    一转头桌上多出来的那两枝鲜嫩欲滴的花枝,她的眼珠子立即呈爆睛状态,“怪不得说是木之祖巫,号令百草,这难道就是巫力的作用?”

    细细思量一番,她很想试试脑袋里记下来的那些巫咒,但间似乎有些不早了,只好罢了,随手找了一个花瓶将花插进去,然后又倒了些凉开水进去,“有时间再料理你们。”

    “小小,起床了!”

    在路过弟弟的卧室时,她随口喊了一声,就冲进洗手间开始洗漱。

    今天是周末,可以不用上学的,但她约好了那个严律师要交待遗产的事情,所以要早一些起来。

    “老佛爷,奴才这厢有礼了!”

    手机铃响了起来,慕容小小拿着它来到洗漱间外:“姐姐,电话。”

    “小小真乖!”

    慕容纤纤夸了弟弟一句,伸手接过手机按下接听键:“雷涛,大清早捣什么乱呢?”

    “还没长大翅膀就硬了哈?连‘哥’都省略了!”雷涛的大嗓门从手机里传了出来,震得她连忙将手机离耳朵远一些。

    “好啦,涛哥,这回你满意了吧?有什么事儿请吩咐吧。”慕容纤纤用手巾擦了擦脸说道。

    “我妈说你今天要见那个什么律师,担心你受欺负,让我送你过去。”雷涛说道。

    “我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哪会有人欺负我?再说今天我和小小一起过去,没什么事情,就是子然后签署几份文件。”慕容纤纤说道。

    “别说那些没用的,下来吃饭,过后我们一起过去,我借了车的。”雷涛说完,电话随即挂断。

    “哎~”

    慕容纤纤这边还要拒绝呢,那边儿倒是痛快地挂掉了。

    “小小,去穿鞋,我们今天去雷阿姨家吃饭,然后去”

    慕容纤纤连忙给小小准备好衣服,自己也穿戴整齐,又检查了一遍证件之后,这才带着小小去雷阿姨家。

    雷阿姨家的小超市就在不远的地方,拐过个路口就到了,姐弟两过去的时候,雷涛正在擦车。

    雷阿姨长得文静秀气,儿子却是五大三粗的一条彪形大汉,们过来,立即扔下抹布,迎了上来:“小小,哥今天带你兜风好不好?”

    “车,好。”慕容小小的目光竟然也有几分痴迷,显然他也很喜欢汽车。

    “这男人无论大小,都喜欢枪啊车啊的,连小小也不例外。”雷阿姨笑着过来拉过小小,将雷涛的手拨到一边儿:“快去洗洗手吃饭,别伸着脏爪子乱划啦,把小小的手都弄脏了。”

    “妈,你可不能太偏心,我可是你亲儿子!”雷涛很是忿然。

    “你不……是,我是……儿子。”慕容小小很是认真地说道。

    “啊……败给你了!这日子没法儿过了!”雷涛立即作出仆地状,慕容纤纤和雷阿姨都轻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