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驭香 21.21龙?蛇?(求收藏!求包养!)

21.21龙?蛇?(求收藏!求包养!)

    就在那师兄弟俩惶惶然不可终日的时候,罪魁祸首此时正在观鱼亭里举着一支烤鸡翅大嚼,还不望喊一声:“涛哥,再来点儿辣酱!”

    “好咧!”雷涛乐颠颠地举着一只烤好的鸡翅递到慕容纤纤面前:“纤纤,你尝尝这只味道怎么样?”

    旁边冷不防伸过来一只手将那只鸡翅抢去,杜飞儿得意地笑道:“她现在吃的满嘴流油,哪儿还有空塞下它,还是我来品尝一下吧!”

    雷涛瞪了她一眼,颇有几分忿然的又去烤下一只。 (    .  . )

    “姐,十点钟,睡觉。”慕容小小举着胳膊将腕上的手表给慕容纤纤br>

    “哦,十点了,小小该睡觉了。涛哥,你自己烤一些吃吧,我送小小睡觉,等会儿也要睡了。”

    “我也吃饱了,收拾一下就睡。”

    “那就散了呗。”

    ……

    “哇噢!真的可以哦!”旁边屋子里传来杜飞儿兴奋地喊声和一阵‘嘭嘭’的声音,估计这丫头不知道在床上怎么折腾呢,倒是雷涛那边没什么动静,估计是已经睡熟了。

    慕容纤纤笑了笑,回身坐在一个梳妆台前,这间房好像是给祝丽妍准备的,有些女孩儿的气息,所以她选了这间。

    将右手的镯子褪下来,捏着针尾一抖,又变成了金针的模样,她将针尖凑近鼻端轻嗅,一股异味传来,她眉头一皱,将真气输入,只见金针上泛起一层光华,如同流质般的流动,不一会儿工夫,那股异味才渐渐消失。

    “总算是干净了,不过,正如师父所说,从我真正成为闻香坊主人开始,我的生活将不再平静。”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现在她只怕会打扰到弟弟的安宁。怕,解决不了问题,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手段。

    将金针恢复到镯子的模样套回手上,心中一动,又将它和左腕的镯子对调了一下,这样施展起来才更方便。

    虽然闻香坊本身的传承也不错,可慕容纤纤清楚,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无论是祝国恩招惹出来的敌人还是今天冲自己而来的敌人,实力都不可小觑,人家不可能给你时间慢慢提升,所以还要从句芒的传承中想办法。

    一个人的修为是没有办法突然暴涨的,就像是慕容纤纤的启灵,虽然已经有一座宝藏融进了她的身体,但还是需要在修炼的过程当中漫漫发掘融合的,否则一下子爆发起来,足以将她撑得粉身碎骨,虽然这个融合的过程可能有些慢,但比正常的修炼已经是快得多了。

    所以,她的目标选择在外物之上。

    在储物手镯中搜寻了一会儿,她终于找到了一只碧色的玉玦,在玉玦里,禁锢着一个跟普通蚯蚓粗细长短差不多的蛇形生物,外表洁白如玉,封禁在碧色的玉玦中一动不动,像只沉睡的精灵。

    慕容纤纤生来胆大,便是眼前真的有一条毒蛇她也敢于一把抓起来,何况是这么一个小东西?心中顿时欢喜得不得了,她咬破食指的指尖,一滴鲜血洒落在那块玉玦上……碧绿中一点鲜红,映衬着那条雪白的蛇形生物愈发的凄美。

    十指连心,那是很痛的,好在她的体质特殊,血很快便止住,慕容纤纤集中精神开始念诵咒语,同时双手十指灵活地做出各种手势……这叫做‘巫诀’,是配合咒语使用的。

    随着她的咒语声,玉玦中的蛇形生物似乎动了一下……不是‘似乎’,它真的动了,而且眼睛也睁开了。

    那是一对红宝石般的眼睛,清澈无比,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和这个面对着她的人类……当慕容纤纤念完最后一句咒语的时候,它张嘴做了个吮吸的动作,玉玦表面的鲜血蓦地化做一团血色雾气丝丝缕缕地渗入玉玦当中,被那只蛇形生物吸入腹中,紧接着,那块巴掌大小的玉玦也开始化做一团碧绿的雾气,被那只蛇形生物吸入口中……

    就在那缕血雾被它吸入腹中的时候,慕容纤纤突然感觉到与这只可受的生灵产生了一种心灵上的互动,一股浓浓的孺慕之情从它心中传至慕容纤纤的心中,让她不能自已的喜欢上了这个小小的生命。

    从资料上个小生灵叫做‘龙蛊’,是蛊中之王。在传说之中,十二祖巫中的大多数都能够驭龙飞天,当年句芒所驭的龙,就是他饲养的龙蛊。这种蛊虫虽然是以宿主的精血温养,但并不是说以宿主的血肉为食,否则随着它的渐渐长成,多强大的宿主也不够它一顿饱餐的……不过,现在那么像蛇呢?

    小生灵的食量惊人,那一大团的绿雾吸下去之后,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神更加凌厉了一些,昂首和慕容纤纤大眼瞪小眼。

    “咦?它怎么不吐舌头啊?”

    慕容纤纤心里琢磨着,伸手想碰一下那个小小的脑袋……她记得在电视电影里些蛇,似乎动不动就把舌头伸出来,这家伙将嘴闭得严严的,就像是在跟谁赌气似的。

    那小生灵竟然脑袋一闪,避开了她的手,一个稚嫩的声音出现在慕容纤纤的脑海:“我又不是蛇,干嘛要吐舌头?”

    “呵呵,对啊,你不是蛇,是龙,以后就叫你小龙。”慕容纤纤笑了,这小东西还挺乖巧的。

    “小龙?这个名字马马虎虎啦,仆随主便,我认啦!”小生灵一付很不待见的模样。

    “喂,你这家伙该不会是连我想的什么事情都知道吧?”慕容纤纤突然担心起来,万一自己的心事都被这小家伙知道,岂不是个麻烦事?

    “不会啦,只有与我有关的事情我才能感觉到,而且随着主人修为的提升,就算是完全屏蔽我的感知也是可以的。”小龙懒懒地回答。

    “那你吃什么?”慕容纤纤想起这个最为重要的问题。

    “毒蛇,越多越好,越毒越好。我食量很小的,平常都是以修炼为主。”小龙的尾巴一弹,悄无声息地射到一盏莲花壁灯的顶部:“这里我很喜欢,就在这儿修炼了。”

    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倏地消失了,小龙跟蛇一样盘在莲花灯上,头部微扬,小嘴微张,冲着月亮的方向开始嘘气。

    “这大概就是吞吐月华了。”

    慕容纤纤微微笑了笑,自己也是回到床上打坐……不一会儿之后,房间里中充满了淡绿色的木属性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