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驭香 22.22 新家

22.22 新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慕容纤纤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透过玻璃房顶已经不是满天星辰,连那半弦月亮也只剩下了淡淡的影子。

    “唔,虽然精力是充沛了,可感觉上还是睡觉最舒适啊!”她身子一倒,顺手抱住了那只软绵绵的大枕头。

    “咦,小龙哪去了?”蓦然间,慕容纤纤想起昨天夜里那个小可爱,连忙四处寻找……莲花灯上没有,桌子上没有,床上……她心虚地己的被窝里……还好,也没有。

    “主人,你找我干什么?”小龙稚嫩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你在哪儿?”慕容纤纤问道。

    “我在你身体里啊!”小龙倒有些诧异了,“我是主人饲育的蛊,自然要寄生在主人体内。”

    “我的身体里有条虫?”慕容纤纤觉得有说不出来的古怪,但感觉上并没有什么不适。

    “小龙,你现在有些什么本事?”

    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情。在储物手镯中,有数种蛊虫,但唯有龙蛊最为强大,只是现在它明显还是幼生期,到底能够发挥多大实力可不好说。

    “主人,有人欺负你吗?让我咬死他!”

    小龙一付磨牙霍霍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慕容纤纤只觉得眼前似乎花了一下,那个小家伙就出现在她的手掌上,它的体形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身体更加晶莹润泽,两只红宝石般的眼眸,一口小银牙。

    如果它一动不动的话,就像是一个用羊脂白玉雕琢成的工艺品摆件。

    “咬?那我还不如养条狗算了!”慕容纤纤气道。

    “哎,我还会喷毒是鬼物的克星……总之,我比狗厉害!”小龙言之凿凿地道。

    “还能再没出息点儿吗?”

    慕容纤纤点了它脑袋一指头:“好歹你也是龙种,能不能有点儿志气?”

    “主人,我现在的志气就是要吃饱吃好,一定要弄些毒物来吃,越毒越好!”小龙振振有辞。

    这是什么……龙啊?

    慕容纤纤个小东西,觉得它跟神话传说中的龙,威仪方面差得太多了……啐!都说是神话了,当然会有差距。

    “你似乎是可以不必老跟着我的,这家里的蚊子啊蟑螂啊,都交给你了,在早饭结束之前把它们搞定。”慕容纤纤现在对这条龙也不太感冒了,捏着它的脖子放到梳妆台上。

    小龙倒是乖觉,尾巴一弹,白影一闪便不见了。

    慕容纤纤微微一笑,小家伙其实挺可爱的,不管它将来有多强大,总要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有些事情还要靠自己来解决。

    巫,虽然也使用一些外巫辅助战斗,但其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战斗机器,神话虽然不可信,但也道出了远古大巫门肉身的强大——不周山相传是连着天的神山,能够被共工一头撞断,恐怕是连猴哥都做不到的。在传承当中,除了《长生诀》之外,还有不少巫咒和巫技。那些巫咒类似于传说中的法术,连续使用的话,对于巫力的消耗太大,而那些巫技不仅威力不俗,而且在修炼的时候也能够缓慢提升巫力,施展的时候多半凭藉肉身的力量,对巫力的消耗比较小。

    青神掌璨花指盘根腿。

    这三种巫技当中,青神掌最为霸道,木之巫力可以予人生机,也可以夺人生机;璨花指,是一种将无坚不摧的指力隐藏在绚丽指法当中的指功;盘根腿是一种取意古木老根,坚韧缠密之意的腿法。古之大巫的**可以硬撼炼气士的法宝,其巫技无非寻常意义上的武技可比。

    “纤纤,飞儿,快过来吃早餐!”外面响起雷涛的大嗓门……嗯,在家里,他也是掌厨来着,在很小的时候,他就主内,雷阿姨主外,虽然他为人有些大条,但做家务和下厨是很有一手的,连杜飞儿都是赞不绝口的,背地里称他是居家好男人,但当面一般是没什么好脸色的。

    “为什么只有白粥和煎鸡蛋?”杜飞儿用汤匙不满地敲打着盘子。

    “外面还有草,池塘里还有锦鲤,你想吃吗?”雷涛反问。

    “我……”

    “你想吃我还不想做呢?太煞风景!”

    “你个死浪花,怎么不被后浪拍到沙滩上去!”

    “别斗嘴了!”

    慕容纤纤两个人就好笑……不是冤家不聚头,她有时候觉得这两个人倒是蛮相配的,只是现在挑明恐怕两个人都不会从的,慢慢再说。

    搬家总是要忙碌的,这似乎是国人的习惯,哪怕是进入总统套房也是要折腾一番,那才有‘新居’的喜庆。大部分家具是不用换的,慕容纤纤主要是给弟弟准备了一套适合他的家具,然后又更换了一大批的床上用品……嗯,不要想得太歪,就是被褥床单之类的,还有窗帘,那是一定要换的,杜飞儿也选了一套她喜欢的用具,好摆在为她留出来的房间里。

    “纤纤,这要花好多钱啊!”

    买的都是名牌货,雷涛不禁咋舌,“老爷子不是没给你留现钱吗?”

    “但他给了我一身赚钱的本事嘛。”慕容纤纤笑道。

    是的,是福是祸,目前还不好说,但从母亲去世的时候开始,她和弟弟就已经没了选择……现在只能是尽可能的顺着这条路走下去,而且还要走好!

    “什么赚钱的本事?”雷涛很八卦地问。

    “边上呆着去。”

    杜飞儿把他扒拉到一边,低声道:“对不起啊,纤纤宝贝,我跟奶奶说了,她不肯。她说,朋友有通财之义,那是古风,但如果是通商的话,很容易伤了朋友之谊的。”

    “真是……”慕容纤纤叹了口气,老人家的想法是很难理解的,不过飞儿奶奶那个人是很倔的,想说服不是那么容易的,只好等以后再说。

    “对不起,纤纤宝贝,”

    杜飞儿抱着慕容纤纤的肩头,下巴轻轻顶着她:“最多我多去陪你喽,那么个大房子就你们两个人住,想一想也是相当恐怖的。”

    “恐怖什么啊?我觉得挺好。”

    慕容纤纤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姿势不要这么暧昧好不好?很容易让帅哥止步的!”

    “切!很怕吗?你旁边不是还有个大猩猩吗?”杜飞儿嘿嘿笑道。

    “就是……喂,你说谁是大猩猩?”雷涛刚要点头,旋即反应过来,瞪起了眼睛。

    “谁瞪眼睛谁是喽!”杜飞儿也瞪起了眼睛,不过她是一对凤眼,瞪起来更加漂亮了。

    “别玩啦,我们还要去宠物市场!”

    慕容纤纤将他们的脑袋都扳向前方……两个人真是磁极相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