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驭香 23.23 狼青

23.23 狼青

    买了这么一大堆东西,就是有雷涛跟着也是拿不了的,所以她们在外面租了一辆车,将大包小卷的塞了整整一车,慕容纤纤最后将杜飞儿和雷涛也塞了进去,让他们回去负责将那些床上用品和窗帘都铺排好,她自己则领着小小打车直奔宠物市场。

    有钱了,该干点儿什么?

    别说回馈社会这种幼稚的话,但买车也是不太现实的的,所以她想到了买狗……当然,她不是想买京叭儿那种玩赏犬,而是要买那种大型的,至少能够防住那些小偷小摸的家伙,像那天夜里所遇到的役鬼,她倒是没抱太大的期望。除非是二郎神的神犬下凡,否则一般的狗是拿鬼没有办法的。

    小小喜欢动物,所以慕容纤纤以前没少带他来宠物市场,只是那个时候没钱,也没有房间饲养这些东西,而现在……至少饲养几条狗几只鸽子没问题了。

    一进入市场,首先感受到的不是热闹,而是那股浓烈的腥骚味,这里集中了宠物诊所宠物商店和宠物用品商店,道边上还有不少人兜售小猫小狗小兔子之类的。

    小小一到这里就有些挪不开腿了,蹲在一只狗笼子跟前就不肯离开……他这一犯倔,慕容纤纤一下子还真是拉不动他,只得无奈放手:“小小,你就在这里要离开原地,姐姐去那间商店里,记住了吗?”

    “记住。”慕容小小紧盯着笼子里的那几只伪松狮犬,似乎那几只小狗比她这个姐姐还要有吸引力。

    很是失败的摇摇头,慕容纤纤进了旁边的一家宠物商店。买宠物还是找比较正规的一点好,那些打野战的通常卖的都是一些混血狗甚至草狗,她可不是想买着玩的,而且她还需要大量的毒蛇,而这家宠物店里的货色比较全。

    “小姐,你想买什么类型的宠物?”一名女店员微笑着走过来。

    “蛇和狗。”慕容纤纤的目光转向旁边靠窗的一排玻璃柜,那里展示着各种蛇类,不过,那里大多是无毒蛇,有几条色彩艳丽的毒蛇却是拔掉了毒牙的,见有人注意到这里,便很没气势的吐出了蛇信。

    “小姐,这些蛇虽然都是毒蛇,但它们的毒牙都被拔掉,没有什么危险了。”女店员介绍道。

    “拔掉毒牙的毒蛇跟太监有什么区别?我那里又不是**。”慕容纤纤耸耸肩头。

    女店员忍不住笑了起来,道:“那……这里还有一些无毒蛇,它们的牙齿倒是在,只是没有这几条漂亮。”

    “有没有大型一些的……咦,那不是黄金蟒吗?”慕容纤纤正向店员比划着想要买一条更大一些的蛇,忽然落的一个玻璃柜里蜷缩着一条金黄色身体表面有着不规则白色斑纹的大蟒。

    黄金蟒,是缅甸蟒蛇的白化突变种,是一种十分稀少的变异品种。黄金蟒的成体可以长到7米长。在野外的黄金蟒如果有机会与另一条黄金蟒交配,就会将它独特的基因遗传给下一代。但是这种几率十分小,因而黄金蟒十分难得。在它的原产地,通常被印度人作为“神灵”加以崇拜。最重要的是,这种蟒别大,但生性温顺,并不伤人,不但养眼,而且可以用来吓一吓不懂蛇的人,倒是一个辅助性的保镖。

    “这条黄金蟒是刚从国外运回来的,在这条宠物街上也是独一份的,小姐如果,价钱好商量。”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是老板?”慕容纤纤转过身。

    身后站着一个体格魁梧的青年,一身金黄色的衣裤,染着金毛,慕容纤纤下意识地又转头那条黄金蟒……莫非这是传说中的情侣装?

    “是,我是这里的老板,免贵姓黄。”青年确实是这家店的老板,名叫黄自雄,因为染着一头金毛,体格强壮,所以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人又叫他‘黄金熊’,倒是和黄金蟒……咳,应该没什么必然联系。

    “黄老板,实在价,多少钱?”慕容纤纤问道。

    “两万。”

    黄自雄脱口而出,但在容纤纤似笑非笑的目光之后,嘿嘿地笑了一声:“实在价,一万四千,不能再低了。”

    慕容纤纤笑了笑,她没准备再押价,一条黄金蟒的市价应该在数千元到万元之间,再加上需要精心的照顾,一万四也不算什么。

    “你这儿可以划卡吗?”她问道。

    “开发票都没问题。”黄自雄笑了,打了个响指,招呼过来一个服务员帮她结算。

    “不急。”

    慕容纤纤摇摇头:“我想再大型犬。”

    “大型犬?”

    “院用的。”

    “哦,明白,明白。”

    黄自雄点点头:“这边,你德国黑背,性情温顺,这是苏格兰牧羊犬……”

    “黄老板,我要的是能够院的,不要太监。”慕容纤纤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

    “咳……”

    黄自雄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现在的女孩说话真是够生猛的,“这边来,不过这一条狗太凶了,我担心你控制不住啊!”

    慕容纤纤跟着他来到后面的一个笼子前,里面是一条浑身深青色毛皮的狼犬,尾巴比普通的狗要长,一见到有人过来,蓦地站了起来,眼睛中射出两道暴戾的目光,獠牙也微微露了出来。

    “这该不是什么疯狗吧?”慕容纤纤随口问道,她倒不怕这东西……有笼子呢。

    “当然不是,疯狗我哪敢摆这儿呢!”

    黄自雄连忙澄清:“这是纯种的北方狼青,原主是我一哥们儿,后来玩什么蹦极出了意外死了,这狗就成了他们家的大爷,不许任何人靠近,最后没办法弄我这儿代卖。只是它逮谁咬谁,我这是烂在手里了,你若是有法子降伏它,八百元你拿走。”

    慕容纤纤翻了个白眼:“贵到是不贵,至少被它咬上一次的治疗费差不多够了。”

    她不想要这条狼青,虽然够凶够猛,但如果连主人都咬,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主人,买下它!”小龙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脑海里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