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26.26 邀请

    盘膝坐在花房之中,周围充满了木属性的灵气,从慕容纤纤的百会穴中散发出一**无形的精神力,将那些木属性灵气裹挟进来,然后转化为木属性的巫力。

    那淡绿色的巫力流转全身,每一颗细胞都发出了欢愉,这些细胞缓慢的破碎重组……这原本是一个极为痛苦的经历,但随之而来的一股柔和的真气迅速缓解了这种痛苦,一丝丝巫力在这过程中悄悄地被同真气同化,在巫力迅速提升的同时,她的真气也在以极缓慢的速度壮大。

    和其它属性的巫力不同,木,代表着生命之力,慕容纤纤的肉身在木属性巫力的改造之下,不仅会强化,而且还比其它巫力改造过的肉身多了一种自愈的能力,这是因为她的细胞中拥有比普通人更为强大的生命力,以后随着生命力的强大,她的肉身自愈能力也会进一步提升。

    慕容纤纤坐在那里,犹如一个坐枯禅的老僧,但又多了几分灵动,神态安详,面容上呈现出一片愉悦的神色,周身浮现出一层层淡绿色的萤光,颇有几分宝相庄严的意思。

    在慕容纤纤的附近,一条仿佛黄金铸就般的大蟒盘在那里,头部高高昂起,蛇信吞吐,像是在吐纳一般,在它的旁边,小青也趴伏在那里,模样颇为享受。

    忽然,慕容纤纤睁开双眼,举起手臂……她的手掌原本莹白如玉,此刻掌心竟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青碧色。她向花房门旁的一座假山石凌空推过去,假山石微不可察的晃了一下,上面的一些泥土扑簌簌地落下。

    旁边的阿黄和小青也都动作起来,黄金蟒‘咝咝’地吐着舌头来到她身旁,前半身抬起,作势欲缠。

    “喂,那可不行,我大清早还要上学,没的闹出一身腥味。”慕容纤纤连忙拍拍她的脑袋,大蛇晃晃头,蜿蜒着爬到一批花盆的后面。

    “你也赶快回去”

    她又弹了一下小青的大脑门:“每天就知道过来揩油,想舔的话就去找阿黄互舔。”

    想到一条狗和一条大蟒互舔,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这思想太不纯洁了。

    回到客厅,慕容小小已经穿戴整齐地在给两只小狗喂食,这两只小狗每天都要被慕容纤纤用巫力灌注,长得比同龄小狗壮实得多,像两团雪球似的在客厅里窜,小小也很有耐心地给它们喂食。

    “小小,让它们自己去玩,你去洗手,回来吃饭。”慕容纤纤招呼道。

    “嗯,洗手。”小小乖乖地跑去洗手。

    “干得不错!”

    慕容纤纤伸脚把两个小家伙绊了个跟头,两只小狗爬起来后,呲着牙冲着她穿的拖鞋又撕又咬的,显然是认为罪魁祸首是它们……嗯,可能也有些以鞋代脚的意思。

    自从这些动物入住闻香坊之后,慕容小小又开朗了几分,其实这些天全都是他在照顾这些动物,慕容纤纤反倒成了甩手掌柜的。不过,人也不能总和动物呆在一起,尤其是像小小这样,如果能够多跟小朋友互动,或许对他的病情会产生良性作用。

    “小小,过两个月,姐帮你联系个学校上学去好吗?”

    吃饭的时候,她试探地问道。

    “好,上学。”

    慕容小小的回答让她有些意外,原本以为需要费很多口舌的,这回倒是省心了。

    “好弟弟,姐回头就跟学校联系。”

    慕容纤纤揉了揉弟弟的小脑袋,决定先打电话问一下雷阿姨,然后找那个学校问一下,再过两个月差不多就要放暑假了,联系好了之后,正好小小能够赶上开学。

    都说家庭妇女八卦,却不知道大学生们的八卦之魂更为炽烈,仅几天的工夫,岳鹏在学前与慕容纤纤的糟遇就被传出了n个版本,许多女生的目光也极为不善,就像是有什么属于她们的物品被慕容纤纤夺走了似的。

    “这不知道是哪个花痴传出来的谣言,你应该给予强烈反击!”杜飞儿一付张牙舞爪的样子。

    “反击?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再说向谁反击?”当事人更是一脸的郁闷。

    慕容纤纤转头眼前边不远处的那一伙正在高谈阔论的同学,正对上岳鹏的目光,这让她的心情更为不爽起来。

    说实话,岳鹏人长得高大英俊,而且家境也好,是许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绩优股,这一点慕容纤纤也不能否认,可是……她真的认为这与爱情无关啊。

    至少,在现阶段,她有崇拜的影艺界偶像,但爱情这东西,她确实是玩不起。

    容纤纤的目光,岳鹏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走过来,而是有几分心虚的闪避开,不停的向门外逡巡,而慕容纤纤更是迅速收回目光,低声和杜飞儿谈起了送小小上学的事情。

    “你到底给点儿意见啊!”慕容纤纤发现杜飞儿有些走神,便照她的脑门拍了一巴掌。

    “喂,有帅哥啊!”杜飞儿一脸的花痴像。

    “你还能再没出息一些不?”慕容纤纤有些无可奈何地党一眼,顺着她的目光口。

    嗯,倒是认识,二班的班草孟超,与岳鹏号称大一的双子星,两个人还是好朋友,站在那里,很帅气很阳光,教室里面的人立即散开,所有男生都被女生们清除出视野。

    “孟超,有什么事情吗?”两个女生勇敢地迎了上去,很希望从对方口中说出来的人名是自己。

    孟超向二人点点头,然后扬声道:“慕容纤纤!”

    “找你的!”杜飞儿的眼神立即变得古怪起来。

    “找我的?”

    慕容纤纤的眼神比她还古怪,虽然两个班级的同学经常互动,有过交集,但还没有熟悉到这个程度吧?

    不管怎么样,慕容纤纤还是起身来到门口,她似乎能够感觉到从身后传来的一道道刀子般的目光。

    “请问有什么事情?”慕容纤纤问道。

    “我这个周日过生日,在家里举行一个小聚会,希望你能参加,这是请柬,上面有时间地址,请届时务必光临。”孟超十分恳切地说道。

    “这个……”慕容纤纤有些犹豫。

    孟超连忙道:“请的都是咱们学校的同学,也有你们班的,就这样好吗?”

    人家语气诚挚,而且邀请的都是学生,慕容纤纤便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点点头接过请柬:“好的,如果到时候没有其它的事情,我一定去。”

    她先打了个埋伏,好在对方并没有计较,很是高兴的点点头告辞。

    在回自己位子上的时候,慕容纤纤觉得手里的请柬有些像烫手的烙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