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27.27 建议

    “不像是情书啊,让我”杜飞儿一把抢过请柬,“嗯?生日宴会?可自带舞伴?纤纤宝贝,好像不是你的菜!”

    “你才是盘菜呢!”慕容纤纤白了她一眼,旁边几个男女生的八卦之火也顿时熄灭。

    杜飞儿将请柬还给慕容纤纤,低声道:“喂!你们什么时候要好到可以参加生日宴会的地步了?该不是什么曲线救国政策吗?”

    “曲你个大头鬼!”

    慕容纤纤气得用请柬敲她:“你要是想去就说一声,反正是可以带舞伴的。”

    “切!就是我有百合情结,也用不着暴露在阳光之下吧?”杜飞儿撇撇嘴。

    “飞儿宝贝,我刚才一时不忍答应了,你说送什么礼物合适啊?”慕容纤纤现在有些发愁了。

    这个年月可不是一块手帕一本日记本或者一支钢笔就可以打发人的时候,没有个千儿八百块钱的礼物都拿不出手,如果是在以前,她还真得考虑去不去,但现在嘛……财大气粗,这就绝对是人有了钱之后的第一感觉。

    “钱多人傻,什么贵买什么呗!”见慕容纤纤伸爪子要挠她,杜飞儿连忙投降:“得嘞,我怕你,中午就去打听。”

    ……

    大连中心医院特护病房。

    苏志强一家人满面笑容的围在苏国维床前,老爷子精神抖擞,与一个星期前判若两人。

    在慕容纤纤给他做了治疗之后,苏国维并没有立刻出院,而是先做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而结果是……身体真的恢复到了病发之前的状况,没好也没进一步的恶化。

    这个结果让那些主治大夫也是大掉眼镜,只是用科学的手段怎么也解释不通,若是说之前的治疗方案起了效果……这连主治的大夫都不信。按照院方的意见,是希望苏国维能够留下来再观察一段时间,但老爷子心里有数,他绝对没有兴趣当医院的白老鼠,所以坚决出院。

    “苏童啊,你好像上课吧?该不是又偷着溜出来了?”苏国维孙笑着问道。

    “爷爷,今天是您出院的大日子,我当然要过来接您回家,学校那边已经请过假了。”苏童扶着苏国维的手说道。

    “对,对,今天是大日子。”苏国维子的眼神很是溺爱,这就是隔代亲,连当儿子的都无法享受。

    “爸,我们走吧,手续都已经办好了。”苏志强在旁说道。

    “好,走吧。”

    苏国维点点头,在苏童的搀扶下稳步走出病房。

    “喂,小宋,那老爷子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怎么前几天还一付奄奄一息的模样,这几天就这么精神了?”一名护士家人进了电梯之后,问负责苏国维病房的护士。

    “他们家前几天请了位能人,那女孩可年轻了,好像只做了几下针炙老爷子便好了。”小宋回答道。

    “该不是什么激发潜能之类的邪术和禁药吧?”问话的护士似乎懂得不少。

    “胡说什么?”

    小宋护士摇摇头:“刚开始我也以为是那种玩意儿,可哪有禁药能够坚持一个星期的?这一个星期都在检查呢,虽然病灶还在,但已经被抑制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听说孙教授头发都想白了也没弄明白。”

    “夸张。”另外一个护士笑道:“孙教授的头发本来就白了。”

    小宋护士也笑了:“反正那些仪器都没查出原因,老爷子担心被当做小白鼠研究,麻溜儿的出院了。”

    “咳,打扰一下,刚才出院的那位病人可是扬子电器集团的苏董?”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忽然在她们身旁响起。

    “嗯……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位老先生确实姓苏。”小宋护士怔了一下,方一眼就急匆匆的走了。

    那个男人也没有再问,若有所思地空的病房一眼,也转身离开,随手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小唐,帮我查一下扬子集团苏董的联系方式。嗯,苏总的也行,要快一些。”

    ……

    杜飞儿在学校里的人脉绝对比慕容纤纤的浓厚,午饭刚过不久,就跑来向慕容纤纤邀功请赏来了。

    “纤纤宝贝,你准备怎么谢我呢?”杜飞儿抱着慕容纤纤的膀子。就差挂在她身上了。

    “我准备以身相许,你敢要吗?”慕容纤纤笑问。

    “敢!”

    杜飞儿将她的脑袋扳过来:“妞儿,给大爷笑一个先!”

    “大爷?”

    慕容纤纤撇撇嘴,低头她的下面:“你这辈子也就大妈的命了!呵呵……”

    “臭宝贝,我要掐死你!”杜飞儿气得双手卡住她的脖子,一个劲儿地摇晃。

    “住……住手,小心臭宝贝……真的……变成死宝贝了!”慕容纤纤很配合地吐出舌头,做出一付吊死鬼的模样。

    “不说了!伤自尊了!”杜飞儿下巴一扬,脑袋和身体几乎成了九十度。

    “我错了还不成么,飞儿宝贝,闻闻这个。”

    慕容纤纤伸手在她的脖子上挠了一下,然后亮出个小瓶子。

    “二锅头?”

    杜飞儿脖子的角度是恢复了,可身子差点儿仰过去:“而且还是一半儿?你不是从哪个饭桌上顺来的吧?”

    “去你的!”

    慕容纤纤瞪了她一眼:“手边没容器,随便找了一个,不过我已经反复煮过了。”

    说着,她打开瓶塞。

    “哇!好香!”

    杜飞儿劈手夺过瓶子闻了闻,道:“好像是……玫瑰花的香味,这真是你自己做的?”

    “当然是本小姐的作品。这可是新一代闻香坊的首次出品,你就偷着乐吧!”慕容纤纤得意地道。

    她这次只做了两瓶玫瑰香薰,自己和杜飞儿分了一瓶,给了雷阿姨一瓶。其实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制作,祝老爷子在前两年就已经很少亲自动手了,祝氏集团制香厂的一些香薰和香,都是她制作的。

    “酬劳有了,现在该交货了吧!”慕容纤纤道。

    “古董啦,孟超喜欢摆弄那些古旧玩意儿,你随便买一个给他应景就成。”杜飞儿有些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只瓶子。

    “应景?这都叫什么爱好?大姐啊,你知不知道一件古董要多少钱?我上哪儿弄去?”慕容纤纤要抓狂了。

    “慕容小白!”

    杜飞儿将瓶子收起,拍拍她的肩头:“又不是让你去买元青花,你着哪门子急?告诉你,古董可不一定是值钱的,他也没那么高的鉴赏力,只要是有些年代的东西都行,古旧市场里面就有一条古董街。”

    “那你陪我去?”慕容纤纤满怀希望地道。

    “我陪你去……是不太可能的,”

    杜飞儿拉长声音,纤纤开始磨牙,连忙说道:“不过可以去帮你小,陪他玩陪他陪他吃饭,免费三陪怎么样?”

    “切!”

    慕容纤纤悄悄的向她亮出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