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31 胡真人

    31胡真人

    大连机场。(/吞噬小说网  www.tsxsw.com)

    大厅里,一名中年人眉头紧蹙地在通道出口附近转悠,在他的身后,四名身材高大的青年都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一向沉稳的老板这几天怎么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不仅推掉了所有的约会,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

    四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来到那中年人的身后,轻声道:“杨总,要不您先去休息室歇一会儿?”

    “走开!”

    那位杨总有些失态地吼了一声,但旋即发现有几位机场保安人员的目光看了过来,连忙歉意地向他们挤出一个笑容,转脸对那个青年低声斥道:“你们在后面安静地待着就行,等一会儿来人,千万要注意恭敬,听到没有?”

    “是,杨总。”那名青年额角有些冒汗,答应了一声退到后面,再也不敢出声了。

    这位杨总,大名叫杨威,威远集团的总经理,早年据说也是混黑社会的,后来却是搭上了茅山宗的线,成了他们的一个俗世代理人,从此便发达了起来。这一次接到的通知却是几天前有一位茅山弟子在本地遇袭,受到了重创,结果他的师父胡真人震怒,亲自下山调查此事。

    关键的问题是,那位茅山弟子来大连的时候根本没有找他联系,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而且从那种地方出来的人绝对没有什么耐心听他的解释,所以他心中才惴惴不安……因为他知道,那些人能够给予他财富,也能够收回财富。

    “从青岛飞来的K715次航班马上就要降落,请……”

    广播中传来女播音员清婉悠扬的声音,杨威抬手轻轻揉搓了一下自己的面颊,让自己的面部表情正常一些。

    这趟机的乘客不多,他一眼便看到了那两个身穿青色道袍的道士,一个是留着撮花白的山羊胡须的老道士,另一个倒是中年人,但精神萎靡,一付深受打击的模样。

    “胡真人,好久不见,您老愈发的精神矍铄了!”杨威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去,而且还热情地伸出了双手。

    胡真人虽然有些不乐意,倒也没有太过扫对方的面子,敷衍式的抬手轻握了一下……但他的嘴角旋即便向上弯了一弯,因为他感觉到有一张硬硬的卡片状东西塞进了他的手中。

    看到胡真人的表情,杨威松了口气,他连忙又向那位中年道士伸出手:“这位就是胡真人的高足傅扬真人吧?哈哈,欢迎光临。”

    感受到掌心传来的硬度,傅扬自然也知道是什么东西,精神顿时一振:“杨施主客气了,小道可不敢当‘真人’之称。”

    在道门,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称为‘真人’的,俗世的称呼只是一种尊称,有胡真人在场,他当然不敢受这个称呼。

    “呵呵,胡真人,傅道长,车已经在外边准备好了,请这边走。”

    见两个人都受了礼,杨威的心情顿时大好,心中也不那么忐忑了……属实说,对于这次的意外事件,他并不负有什么责任,但如果对方真的想找一个出气筒,他恐怕也没有拒绝的可能,现在就看对方心情如何了。

    因为大家的心情都不算好,所以这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杨威倒想让众人放松一下,但在看到老道士那阴沉的脸色之后,还是决定不再触霉头了。

    两辆轿车一前一后拐进了位于星海人家的一栋别墅里,那四个年轻人先一步下车,然后上前为杨威等人打开车门。

    等胡真人师徒下车之后,杨威让四个青年守在门外,他自己引领着师徒二人进入别墅,请二人坐下之后,亲自为他们上茶,然后恭恭敬敬的侍立一旁。

    胡真人喝了一口茶,对于杨威的表现很是满意,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后,对杨威道:“你也别紧张,这次的事情与你无关。”

    杨威顿时神色一松,却又听得胡真人语气一转:“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得需要你帮点儿忙。”

    “是,胡真人,无论是要钱要人要物,我一定竭尽所能。”杨威凛然道。

    不怕被使唤,就怕被人遗忘,杨威好不容易从**脱身,这些年活着是越来越滋润,实在是不想重蹈覆辙。

    “那倒用不着。”

    胡真人端起茶杯,轻轻吹开表面上的叶片,喝了一口道:“不需要太多,这栋房子的人全都遣走,你留辆车,再留下一些钱,没事情的话就不必过来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傅扬会找你。”

    这倒不是胡真人体恤他们,而是他要做的事情确实是杨威他们帮不上……说不定还会添一些乱,再说事情还没有头绪,现在让他们帮忙为时过早。

    “是,是。”

    杨威脸上可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愈发的恭谨起来,他取出两把钥匙和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放在桌上:“胡真人,这是房子和车钥匙,现金暂时先用着,回去我就再提一笔现金亲自送过来。”

    “嗯,你先走吧,我们还要休息一会儿。”胡真人挥挥手道。

    “是。”

    谈不上失望还是兴奋,在带上房门转身走下台阶的一刻,杨威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轻松感觉,虽然他很想巴结对方,但能够惊动对方出手的事情恐怕也不是什么好办的事情,想到其中的危险性,他有些心中悸然,自告奋勇的心思也淡了许多。

    “杨总,我们……”

    四个青年见他出来,立即围绕了过来。

    “没事,我们走吧。”杨威挥挥手打断了他们的话,唯恐这些家伙不知道轻重,言语上冒犯了客人。

    别墅里,傅扬默默地从旅行箱里取出一只木制的花盆放在胡真人面前的茶几上。

    胡真人皱着眉,看着那个花盆,半晌才叹了口气:“可惜了,你师兄现在神智越来越昏沉,没有个十年八载是无法复原,这只花盆上的气息几乎完全消失,只能等今天晚上你带我去看看那只役鬼被消灭的地方。”

    “师父,这好几天了,还能够查出线索来吗?”傅扬担心地问道。

    “总会有办法的,若是让我找出那个人,我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老道恶狠狠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