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39 毛料

    这是慕容纤纤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所谓的‘毛料’,说实话,这些石头的卖相比道边上的铺路青石差多了,如果不是给了它们一个如此显赫的身份,估计没人会多看一眼。/www.tsxsw.com/

    她装模作样的拿起一块,眼角余光向周围扫了一眼……嗯,确实是自作多情了,来这里的人大多是要看美玉,而不是看美女。

    第一块石头毫无灵气,第三块、第四块……一连看了十块石头,慕容纤纤都没有感应到丝毫的灵气。

    “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也检测不出来,你这种挑选毛料的方法可不行。”旁边一个青年凑上来,“我来帮你挑几块?”

    看这小子一脸的淫溅相,哪里是帮忙,分明就是想揩油的!

    “滚!”

    慕容纤纤轻轻吐出一个字,顺手掂起脚边的一块砖头大小的毛料,冲那小子的脑袋比划了一下。

    “你、你不知好歹!”那个青年有些心虚的后退。

    “你、你不知所谓!”慕容纤纤学着他的语气又摇了一下石头,那哥们儿差点儿被自己绊了个跟头,狼狈地转身离开了。

    “咦?”

    刚要扔下手里的毛料,慕容纤纤突然感觉到……灵气。

    没错!就是手里这块砖头似的毛料散发出来的灵气,她仔细地感应了一下,确实能够感应到里面所传来的淡淡灵气。

    上古时期,天地孕育万物,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测绘、化验的仪器,巫门的人结合自己独特的修炼方式,创造出一门独特的感知修炼方法,叫做‘万化感应**’,用以辨别各种矿物和植物。譬如神农……神农尝百草,那也不是抓来就吃的。第一容易吃饱,第二容易吃死。如果不是提前对所食植物有所识别,他也不敢拔下来就吃,毕竟有很多种草药那都是‘即死’性的,根本来不及准备解药,而神农最后的死,也不是吃了某种毒药,他是身体里累积的药毒太多,骤然发作而死的。

    再次确定无误之后,慕容纤纤就将这块毛料放在脚边,不管里面有没有翡翠,能够散发出灵气的东西总是好东西。一个成功的尝试让她的小心肝好一阵振奋,略为平息之后,她又继续筛选下去,还真就被她找到三块有灵气波动的毛料。而且她也有了一定的经验。

    但凡块头比较大的毛料,灵气波动相对来说也较浓郁,但有几块稍小一些的毛料所散发出来的灵气浓度反倒要比最大的那块更加浓郁,估计应该是品质问题了,无论是矿物还是植物,同种之间都有品质高下之别,这一次却是不必专家也清楚的。

    不知不觉中,慕容纤纤脚旁已经有了六、七块毛料,她偶一低头,忽然反应过来……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明显了?

    正琢磨间,旁边已经有几个人过来了。

    “慕容,你也准备买几块毛料玩一玩?”严浩天笑道,但他一看慕容纤纤脚边的几块毛料便有些发愣,“这些都是你选的?”

    “是啊。”慕容纤纤很是认真地点点头。

    “慕容,没想到你对毛料这么有研究,竟然选出这么多。”何绍雯脸上一付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

    何绍聪看了妹妹一眼,然后说道:“慕容,买两块玩玩就算了,选这么多……没必要。”

    慕容纤纤则显得很认真:“这是必要的。按照抽样检验的要求,我选的这个样本的数量已经是最宽松的一个数据了,其中有一、两块中标已经是合格率很高了。”

    抽样检验?!

    三个人……尤其是连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的何绍雯都大汗淋漓了。

    “慕容小姐,你这选毛料的方法……真的很独特啊!”旁边走过来的店主老黄也听到了,从兜里掏出一块大格子手帕开始擦汗。

    “黄老板,你是开店的,还怕客户胃口好吗?”慕容纤纤用脚拨了一下脚边那几块毛料:“就这七块,你看多少钱?”

    老黄本来还真是想劝一劝她,别一下子买那么多……这倒不是出于商业道德,而是因为慕容纤纤是与严浩天和何氏兄妹一起过来的,万一弄出什么麻烦,那也是影响今后的关系。

    但慕容纤纤这么一说,那三位日后就算再有什么不满也算不到自己头上,老黄借坡下驴:“呵呵,这里的货都是三百元一块,三七二十一,就算两千元钱好了,取个整数。”

    穷家富路,慕容纤纤今天还真带着现金,没等严浩天他们给出参考意见来,她已经数出了二十张红票递给了老黄。

    严浩天阻止不及,只能叹了口气,何绍雯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却对慕容纤纤笑道:“慕容,你是不是要在这里解石?”

    “当然要解石,我也想知道这个抽样法灵不灵。”慕容纤纤并没有猜测何绍雯是不是包藏什么祸心,她准备将那颗最大的毛料解开,然后卖出一笔钱……不是她财迷,购买原石也是很用钱的,其它的毛料她准备带回去慢慢地解,材料用来炼制符箓。

    将其余的毛料暂时交给柜台托管,慕容纤纤双手抱着一块篮球大小的毛料和严浩天他们跟着老黄出来。

    好大的力气!

    其他人没有注意,何绍聪却是不经意间发现慕容纤纤竟然不是托着那块毛料,而是双手在侧面夹着……这一块毛料少说也有数十斤,以这种姿势夹着,那力量可真是够瞧的,可看慕容纤纤的模样,似乎……不说轻若无物,可也不见丝毫吃力的样子。

    “有意思的女孩。”何绍聪现在倒是很期待那块毛料里到底有没有翡翠了。

    石头斋外面很热闹,一大群人都挤在那里看热闹,慕容纤纤她们过去的时候,正有人解石,几个人挤到里面,安静的站在一旁。

    那块石头的主人是一个中年人,正满头大汗地站在解石机旁,似乎有些举棋不定的样子。

    “先生,你说怎么切?这么多人还等着呢!”解石机旁的店伙计见老板又带着几个客人过来,连忙催促道。

    “就这里!”中年人一咬牙,用粉笔在石头上划了一道线。

    “得嘞!你闪开些别迸着!”

    伙计应了一声,开动了解石机,锯片飞速旋转,‘咔咔’的切了下去。

    ‘啪’的一声,一片石头落地,围观者们都发出‘唉’的一声叹息,白花花的切面上没有丝毫翡翠的痕迹。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