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驭香 49.49飞儿有约

49.49飞儿有约

    49飞儿有约

    “喂?是慕容小姐吗?我是苏志强。 (    .  . )”

    慕容纤纤刚刚吃完午饭收拾好,掏出手机正要给杜飞儿打电话的时候,却接到了苏志强的电话。

    “哦,苏总,有什么事情吗?”慕容纤纤现在淡定了许多,知道应该不是为他老爹打的电话。

    “就是上次说的那个病人,我把资料发到你的邮箱了。”苏志强说道。

    “我的要求你跟他说了吧?我不想去医院。”慕容纤纤道。

    “是的,他的家人已经在大连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因为病人身体虚弱,所以他们还要对房间做一番改装,请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人?”苏志强小心地问道。

    “今天不行,我还有事情。等病人转移到酒店我再过去。”慕容纤纤说完,直接将电话挂了,她觉得这位中年大叔太絮叨了。

    电话另一端的苏志强只能苦笑,以他今日今时的身份地位,还真的没有直接挂了他电话的,可今天却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把电话挂了,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慕容纤纤倒是没有想得太多,今天还有许多事情,她还准备解石,然后去买一些炼制巫符所需要的药物,晚上还要去参加那个生日宴,哪有时间磨蹭,而且她现在手上还有一大笔钱,对治病的那些钱也不是很。

    慕容纤纤收起手机,刚来到地下室,准备开工的时候,手机却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是杜飞儿打来的。

    “纤纤宝贝!”

    按下接听键,杜飞儿甜得发腻的声音传过来,慕容纤纤觉得很是亲切。

    “飞儿宝贝,再过几个小时就见面了,这么等不得?”慕容纤纤笑问道。

    “不是啦,是好消息,我可是第一个通知你的!”杜飞儿的语气有几分神秘,但更多的却是喜悦。

    “什么好消息?”慕容纤纤好奇地问道。

    “凯旋酒店邀请我去他们酒店当驻唱歌手,一晚上四支歌,今天就签约。”杜飞儿兴奋地道。

    “真的?那可太好了!哎……奶奶知道吗?”

    慕容纤纤也为好姐妹高兴。杜飞儿最大的梦想就是有那么一日能够站在真正的舞台上成为一名职业歌手,在酒吧驻唱,一方面是为了补贴家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圆梦。不过,酒吧那种地方太混乱了,前段时间因为慕容纤纤不去了,所以杜飞儿也不再去那里。正规的酒店显然要比那种街边酒吧靠谱的多,而且离家也很近,每天四支歌也不需要很长的时间……总的来说,是距离她梦想的舞台更近了一步。

    “我准备签完合同之后再告诉奶奶,等同她一定会高兴的。”杜飞儿喜滋滋地道。

    “那也好,不过……飞儿宝贝,用不用我帮你介绍个律师?”慕容纤纤忽然又担心地问道。

    “不用啦,我可是专门研究过这个的,想要在合同上占我的便宜,没那么容易。”杜飞儿自负地道,这丫头在合同方面确实是下过不少的功夫自学,用她的话说,是为将来做准备,没想到今天还真的用上了。

    “那你也得注意,尽可能不要喝酒,一定要警醒。”慕容纤纤再次叮嘱。

    “不会的啦,那些人都是正儿八经的白领,不像那些混混那么龌龊的。”杜飞儿道。

    “衣冠楚楚和衣冠禽兽就差两个字,也就是走两步的距离,你不小心的话,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知道啦,纤纤宝贝,小心你未老先衰喔!”杜飞儿笑嘻嘻的道。

    “衰你个大头鬼!”

    慕容纤纤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那你今晚还有时间过来吗?要不我让涛哥过来一趟吧。”

    “不用啦,我现在正在签约的路上,你到时候直接走人就是,反正冰箱里有的是东西,饿不着我和小小的。”杜飞儿道。

    “好,那也行,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还有,你在哪里签约?”

    “大富豪,名字很俗的那个,你放心,隔十几分钟我就给你发个短信报平安,安啦,再见!”杜飞儿果断地将电话挂了,她知道慕容纤纤上来一阵儿啰嗦起来是很恐怖的。

    “这个丫头!”

    慕容纤纤气道。其实这些年来她和杜飞儿结伴在外面打工,找了不少的工作,说到精细之处,杜飞儿犹胜她几分。

    将地下室的灯光调好之后,她将要解开的毛料抱到解石机跟前……这块料的形状有些像是铁道上的枕木,不过长度只有枕木的一半。里面的灵气气息与前几天解的那块冰种翡翠的料比较相近,而且感觉上里面的玉肉应该更多一些,品质也更高一些,所以她必须慎重对待。

    她没有透视眼,无法从哪儿下刀,但是,她可以通过灵气感知,确定哪一块儿地方强,哪一块儿弱,从这个强弱的走向来下刀……好在她不是求利的,稍微有些损失也能够承受。

    在反复确认之后,慕容纤纤用粉笔在毛料上画了几道线,然后将这块毛料抱到了解石机上,她准备将这块毛料的表皮直接切掉,没有够着的地方慢慢的磨削。

    插上解石机的电源,慕容纤纤按下了手柄上的按钮,顿时,合金制成的齿轮片“嚓嚓”的转动了起来,灯光反射在上面,微微有些刺眼。

    “咳……下一次说什么也不能在地下室里切了,嗯,车库很大嘛,下一次得将这些东西拿到车库里去。”

    对准画好的白线,慕容纤纤用力的按上手柄,将锯片向石头切去,随着‘咔咔’的声音,碎石屑四处飞溅一股呛人的灰尘弥漫在地下室里,慕容纤纤一不小心吸入了一口灰尘,被呛的连声咳嗽起来,不过那双手还是很稳健的从画好的白线往下切着……幸好地下室的其它物品都提前用布蒙上了,否则这损失可就大了。

    啪的一声,锯片切到底,被切除部分的石料掉在了地上,她连忙停下手,关上电源,然后用清水清洗了一下之后……断面处出现一片沁人心脾的碧色,只是切除的那部分也有一些翡翠的残余,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也让慕容纤纤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