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57.57 往事如烟

    从出租车上下来,慕容纤纤仰着头眼富丽华大酒店那金碧辉煌的招牌,心中有几分感慨,小时候领着弟弟也数次走过这趟街,仰望过这间据说是大连最早的豪华酒店,也曾希望有一天能够堂而皇之的走进来享受高级服务,但这第一次要走进来时的感觉……真的很不美妙。

    “请问,是慕容纤纤小姐吗?”一个清脆柔和的女声在身前响起。

    “我是,请问你怎么称呼?”

    慕容纤纤收回目光,前出现了一个年龄比自己略大的女孩,身高中等,体形稍显纤细,那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穿在她身上绝对有时装的效果,而且布料和手工都堪称精良,比学校那几位大妈教授的套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没法儿比较。

    “我是江海天总裁的秘书沈蕙心,江总裁让我过来接你。”

    沈蕙心微笑中带着几分好奇,“我和采菁是同学,你们长得太像了。”

    “谢谢你,沈秘书。”

    慕容纤纤暗自撇嘴,想不到那位素未谋面的舅舅也好这口,竟然弄了个漂亮女秘放在身边……就算不用也是养眼啊。

    “别这么正式,就叫我名字好了,总裁已经在上面等你了。”

    沈蕙心做出邀请的手势,然后在前面引路,慕容纤纤没再说话,跟了上去,顺便这酒店大堂。

    有些事物,在你听而未见的时候,总觉得神秘,但当揭去了那层面纱之后,却后悔不如不揭。这座酒店的内部装潢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四个字足可形容——富丽堂皇,倒是应了它的名字,但也仅此而已。

    跟着沈蕙心乘电梯踏上八楼,慕容纤纤觉得有些奇怪,按照江采菁的性格,虽然不用去学校接她,但也会在这酒店门口等她才对,怎么快到地头了也没见人影?

    似乎是察觉到慕容纤纤的心思,沈蕙心回头笑道:“采菁出去了,说是要给你个惊喜。”

    慕容纤纤默默地点点头,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来到一间豪华客房前,沈蕙心先是敲了敲门,待里面的人招呼‘请进’的时候,这才用房卡打开房门,推门而入站在门旁道:“总裁,慕容小姐到了。”

    房间里,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猛然抬头口,慢慢站了起来:“像真像……你就是纤纤?秀荷的孩子?”

    “我是慕容纤纤,您说的秀荷又是谁?”慕容纤纤走进房间,打量着这个像教授多过像商人的中年男人。从他的面容轮廓上,依稀可以然和母亲有几分相像,她已经可以确认对方是她的舅舅,只是她很沉静,没有什么激动的表示。

    “当然是你的母亲我的妹妹江秀荷。”

    江海天很快便控制了情绪,向沈蕙心挥了挥手:“蕙心,你先出去吧,我们要谈一会儿话。”

    这件事是家事,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意思,所以沈蕙心毫不犹豫地退出房间。

    “坐吧。”江海天指了指沙发,等慕容纤纤坐下之后问道:“想喝点什么?”

    “不用客气,有什么话请说吧。”慕容纤纤淡淡地说道。

    “跟你母亲的性格一样,可能你母亲没有给你提到过,你还有我这么个舅舅,唉,当年也是我们兄妹几个没敢坚持,后来又失去了你们的消息,让你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江海天没有和慕容纤纤兜圈子,直接点明了自己的身份,他容纤纤身上的衣服,心里有几分苦涩……牛仔t恤,都是地摊上一二十块钱一件的货色,再想想自己的几个孩子,江海天的心里愈发增添了几分难过。

    “江……先生,您还是说一下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这些年我们的日子过得虽然艰难了些,但快乐与否并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至少我们过得很安然。”慕容纤纤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能叫出‘舅舅’这两个字来,毕竟这些年来,先是和母亲弟弟相依为命,然后又和弟弟艰难度日,突然多出这么个长辈,她心里有点难以接受。

    听到慕容纤纤喊自己‘先生’,江海天张张嘴,却又无奈地苦笑:“你这性格,还真是你妈妈的闺女!”

    这不废话吗?

    慕容纤纤翻了翻眼,没接这个话茬。

    “这事也怪你外公太倔,偏偏小妹的性格还随他,要不然也不于如此,那是在二十年前,你母亲跟你一般大小的时候。”

    随着江海天的回忆,江氏家族的一段秘辛在尘封了二十余年后,也重新揭开了。

    一个很老套的爱情故事,在美国出生长大的江秀荷跟着二哥江海天来到香港创业,认识了当时香港一位名门世家的公子慕容长青,二人一见钟情,坠入了爱河。才子佳人的事情一般来说是相当美满的,况且慕容长青一表人才,家世又不俗,在外人一段水到渠成的婚姻……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江家和慕容家的老一辈有宿怨,尤其是江老爷子非常厌恶慕容长青,认为他是一个花花公子,坚决反对女儿嫁给他,而慕容家族的长辈也不赞成这门亲事。

    但是,两个坠入爱河的人怎么肯服从家族的安排,同样坚韧不屈的性格让他们做了同样的选择,即便在没有长辈祝福的情况下,他们也举行了婚礼。慕容家是慕容长青的母亲出席,而江家则是江海天出席。在婚礼结束后,江老爷子宣称绝对不承认慕容长青是江家的女婿,而江秀荷则是因为娘家不承认丈夫的身份,而势拗的不再登江家的门。

    “你姥爷和母亲的脾气都是倔到了一起,就这么僵持起来,我们兄妹几个知道老爷子脾气大,身体又不好,想等过几年缓一缓再劝,谁知道这一等……”

    江海天摇了摇头:“慕容长青那家伙竟然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亏我当年还支持他们的婚事,你母亲婚变之后就消失了,无论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一直到今天遇到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