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71.71 治病

    “很好吃的。 ”

    慕容纤纤用手指拈起一颗草灵丹在宋老爷子眼前晃。

    “胡闹!这药是能乱吃的?”

    钱正清实在忍不住了,这药可不是糖豆,可以随便吃……话说糖豆也不是可以随便吃的,防蛀牙血糖……老爷子现在还想不到那么远。

    慕容纤纤已经懒得跟他争辩了,手继续晃,“不理他,来一颗试试?”

    “来一颗试试。”

    宋老爷子虽然心里有些小犹豫,不过他并不糊涂,既然将命都交给对方治了,再防来防去有意思吗?

    老爷子很配合地张开嘴,慕容纤纤一松手,草灵丹脱手落下,进入口中……一股清凉的充满青葱芳香的液体顺喉而就,就像是一股清冽的甘泉在干涸的河沟里流淌,宋老爷子在这一瞬间,觉得身体似乎恢复了些许的力量。

    “再来一颗。”他容纤纤道……这颗药吃下去实在是感觉太好了,就算是类似于鸦片的那种东西他也认了。

    “那可不行。”

    慕容纤纤收起药瓶:“现在该治病了,等治完病后,我会给您留一些。”

    “我的病恐怕好不了了。”老爷子对自己的病倒是非常的了解,已经不做什么治愈的期望了。

    “您的情况比我预计的要好,医生救治得很及时,也很到位。”

    慕容纤纤微微一笑:“宋爷爷,相信我,治疗完之后,您至少可以无忧无虑的吃上十二十年的饭。”

    “老而不死谓之贼,活那么久做什么?”宋老爷子倒是显得十分豁达。

    “享儿孙福呗。”

    慕容纤纤取出针包,回头正清:“钱老,我现在要做治疗,如果你不能够始终保持缄默,那在治疗过程中或者之后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概不负责!”

    “放心,我们只,也不动。”

    眼清气咻咻的不出声,宋元哲连忙将话接过来,请钱正清在靠墙的沙发上落座,自己也坐了下来,心中也是无奈……这女娃儿,脾气忒大了点儿。

    将针包展开,慕容纤纤的神情顿时变得专注而凝重,即便是钱正清也收敛了负气的神色,面带几分诧异……在这一眨眼的工夫,眼前这个刚才还显得有几分稚嫩的女孩,俨然已经是一付专家作派。

    这是有真本事……仅靠装腔作势或许能够欺瞒外人,却无法欺骗内行的眼睛,钱正清不得不承认,至少他是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就在二人的注视中,慕容纤纤已经完成了消毒解衣的过程,但见她手上金针微微颤动,不停的在老人的身上取穴施针,那根金针化作一片针影,急速的起落,而她的左手也每隔一段时间便将一根短上许多的金针刺入穴道,仅留下微微颤动的针尾。

    慕容纤纤这次的治疗可以说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逆水行舟针法将所有病气驱回病灶;第二阶段是以八门金锁针法封锁病灶,便病气不至于四处扩散;而最后阶段则是以巫力锻炼病灶,灭杀其中的致病细胞。

    考虑到老爷子年纪已大,肌体和元气已经大幅亏损,所以她才先喂服一颗草灵丹,待药力发散之后才余余施针。

    片刻之间,第二阶段已经完成,慕容纤纤收起长针,取出手帕,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取出一颗草灵丹自己服下……这不是补充巫力的,不过可以充当一下红牛的效果。

    第三阶段就是要消灭那些带病的细胞,这是最为辛苦的,而且不容中断。要知道,癌症之所以是顽疾,就是因为癌细胞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无论是什么治疗方法都很难完全彻底的消灭它们……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绝对是对癌细胞的生动写照。

    虽然还未治愈,但老爷子脸上的神色已经好多了,而且还罕见地有了淡淡的红润,心电图也非常的平稳,宋元哲舒了一口气,钱正清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轻视了,无论如何,他得承认,就凭慕容纤纤刚才那一手针法,就绝对有了给人治病的资格。

    歇息片刻之后,慕容纤纤神色凝重,右手中拇两指相扣,蓦地向一根金针的针尾弹了过去,那根针尾被他轻轻一弹之后,微微颤动起来,同时宋老爷子的神色也随之一动,但他立即平静了下来,微微闭上眼睛。

    慕容纤纤手势不停,双手如同弹动琵琶似的在那些金针的尾部输入巫力……随着一道道巫力的进入,她随之打入巫诀,那些巫力在宋老爷子的病灶处形成一张巫网,以独特的方式开始锻炼那些病细胞。与此同时,慕容纤纤打出另外数个巫诀,导引着一部分巫力修炼那些未完全死亡的细胞,滋润着那些完好的细胞,让它们加速分裂,产生更多的健康细胞。

    在灭杀带病细胞的同时催生健康细胞,这样一抑一扬,病人才能迅速恢复健康,否则就算是癌细胞全数被杀死,老人的身体机能退化比较严重,恐怕也拖延不了几年,而且木属性的巫力最富生机,这股力量将会滞留在老人体内一段时间,有益于他的恢复。

    治病的过程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先不说慕容纤纤累的全身香汗淋漓,被治疗者宋老爷子也不轻松,在治疗刚开始的时候,他只觉得病灶部分一点点的发势,很舒适的感觉,但渐渐的,微热变成了灼热,他不禁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听到了父亲的呻吟声,宋元哲忍不住想要去,却被钱正清拦住,他这回倒是慕容纤纤似乎在用一种气功结合针炙进行治疗,这个时候有外人加入,很容易引出难以预料的麻烦。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慕容纤纤才停下手,略为休息了一下,开始将那些金针一一拔出,插回针包,然后又跟吃糖豆似的吃了几颗草灵丹,再身上,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成了黑色。

    “木小姐,家父怎么样了?”纤纤好整以暇地开始收拾工具,宋元哲连忙上前问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