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77.77 心思

    在走进露台的时候,子里坐着四男四女,男的高大帅气,女有容貌靓丽,虽然慕容纤纤没有比较的心思,但同性相斥是天地法则,不免相互打量对比。

    相互介绍之后,慕容纤纤心中是一片坦然,她本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自然是没什么印象,不过祝立豪是见过的,而另外七人却是在打量这个最后频频听人说起的女孩子,毕竟将近一亿的资产继承人还是一个相当值得关注的人物,况且对于这个继承,不免有一些花边传闻,说不感兴趣那是假的。

    杨茹外表柔美,内心却是十分骄傲的人,所以当另外六人起身迎接的时候,她却不动分毫地坐着,脸上挂着应有的微笑和二人打了个招呼,她既然都没有站起身,原本已经站起身的孟静雯眼神中露出微微的犹豫之色,但此时再坐回去的话已经落了下乘,所以她站在原处露出矜持的笑容向二人打招呼。

    几个人的表情都落在慕容纤纤眼中,她不由得好笑,祝氏兄妹显然是得到吩咐的,对她的到来虽然不以为然,但表面上还维持着基本的礼貌。而孟静雯和杨茹分明是对文强有些意思的,只是那杨茹却是一个外柔内刚的角色,而且……是一个武者。

    武者,不是通常的所说练习武术的人,而是一个经过了系统的传承,在武术方面有一定造诣的人,就像公园里打太极拳的那些老头老太,就算是练了一辈子,也称不上是武者。

    杨茹和慕容纤纤眼神交汇相对,刹那间便又分开来。杨茹有些疑惑,她觉得这个女孩,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她就算不重视慕容纤纤,也会引起好奇心。但今天有些不同,因为文强的原因……尤其是文强纤纤时的眼神,刺激了她内心的骄傲。

    于是她只不过对慕容纤纤点到时即止的淡淡一笑,又转头和祝立豪说话。文强的脸色有些不好大约也和刚才慕容纤纤在下面说的那番话有关,倒是祝丽妍儿端倪,却也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除文强之外,众人都是学生,大家多是谈一些校园的逸闻趣事,杨茹也文强的脸色,可她虽然喜欢文强,但让她俯就,却是有几分难度,所以她宁可与其他人聊那校园之事。

    晚宴在一片浑浑噩噩中度过,慕容纤纤喝了两杯酒,白皙的脸庞上已经布满了酡红,接过来无论是谁劝酒,都是坚决不饮,最后藉口要回去备考,不到十点便打车离去,却拒绝了文强相送。

    夜色已深,文家的酒宴已经散去,在复式二楼的主卧室中,文佑福与祝士英夫妇还未睡着。

    “你也听到了,那个女孩说她在上学期间不会考虑交友的事情,难道就让文强等下去?人家可没做什么承诺。”文佑福不满地说道。

    “女孩子说‘不’,往往是靠不住的,我当初还说决不嫁你呢。”祝士英不以为然道。

    “这能一样吗?人家可把辈份的差异都搬出来了。”文佑福道。

    “又不是亲姑侄,都什么年代啦。”祝士英摇摇头,她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我知道你是想着杨家的姑娘当儿媳,可你也知道,文强的性格是绵里藏针,而杨茹根本就是一根锋芒毕露的针,他们两个人将来真的能走到一块儿?而且杨家不止一个女儿,还有儿子,将来的财产也甭有多少指望,哪有放着现钟不敲去寻锣的?”

    “市侩!”文佑福没话了,只能来了一句这么个评价。女人太能干,即便是一个平庸的丈夫也会感觉到不自在,而一个想有所作为但才能又不及的丈夫就更加的悲催。很不幸,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是否也要让儿子重蹈前尘呢?

    “总比小市民幸福。”祝士英倒不觉得丈夫说的有什么不妥……市侩就市侩,只要达到一定境界,那就是睿智。

    在另一个房间的浴室之中,文强刚刚放出热水,躺在浴缸里,脑子里也在旋转。今天的家宴是为了庆祝新居搬迁不假,可未尝不可以说是个相亲会,只是……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三个女孩的面容。

    孟静雯杨茹慕容纤纤,三张面孔走马灯似的在他面前旋转,相貌就不必说了,孟杨二人的家世不错,尤其是杨茹,本人也很能干,但文强总觉得她的控制欲太强,虽然他觉得自己没什么控制欲,但被人控制总是不太愉快。

    但慕容纤纤呢?

    这个女孩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怎么说呢……用‘云淡风轻’似乎可以形容,可以以赏,但总有一种抓不牢留不住的感觉。她很和气,但隐隐的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或许孟静雯才是最适合的,可自己真的需要一个那样的女朋友吗?”文强自己也有些迷惘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温润的雨丝在夜中摇曳,拂去浓浓的暑意,空气不知不觉的清凉起来。

    ****************

    砰!

    发现眼前火光微闪,早已经有所准备的慕容纤纤立即闪身跃出,一团火光之后,又是一块未成功的玉符炸得粉碎,幸好这是未成功的巫符,否则这张石桌也完了,饶是如此,上面已经隐隐出现了裂痕。

    这已经是第十件失败品了,虽然慕容纤纤很自信,但此时也有些不淡定了。从文家回来,慕容纤纤便投入炼制巫符的工作中来……无它,危机意识而已,刚开始几块巫符的失败,她归结为酒意尚存,但现在嘛……只能说是手法欠精了。

    不过反复失败了十次,大体上的问题也摸清了,取出第十块玉符,然后用毛笔蘸着符墨,将巫力缓缓灌注其中,然后蓦然落笔……刹那间,笔走龙蛇,随着一个个符文的完成,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完成,当最后一笔完成的时候,所有的符文同时散发出一片柔和的光芒,待光芒散去之后,玉符安安静静地放在桌面上,其中隐约可见朱红色的符文,但并不明显。

    “耶!”

    慕容纤纤兴奋地挥舞了一下拳头,终于成功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阅读网(read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