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86 破法

    “表、表小…姐,这、这是怎么回事?…比较而言,娴姐还算是镇定的,后来慕容纤纤才知道她曾亲眼目睹黑社会火拼的场面,眼前的情形虽然怪异,却还在她的忍受程度之内。(/吞噬小说网  www.tsxsw.com)

    “娴姐,别紧张,千万不要将别人惊醒了。不过是一些障眼法罢了。”

    慕容纤纤柔声安慰娴姐,她倒不是担心暴露,而是对方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如果将房子里的人都惊醒了,那很可能在下次的攻击中造成误伤,毕竟她一个人护不了太多,倒是目前的情况更容易处置。

    “表小姐,我该怎么做?”娴姐的情绪有些稳定了,香港这边对鬼神之说是特别迷信的,她可不相信是什么“障眼法”只是没想到慕容纤纤竟然能够扼制这种鬼神才有的神通,看着她的眼神便有些敬畏。

    慕容纤纤现在可没有什么时候进行心理辅导,她微一沉吟,只好吩咐道:“娴姐,你现在去屋里待着,无论听到什么、见到什么都不要出声,如果有其他人被惊醒,一定不要让他们出来。”

    “是,我知道了。”

    娴姐连忙进屋,在临关门的时候探头招呼道:“表小姐,你也要1小心一些。”

    “我知道。

    ”慕容纤纤点点头,等娴姐关好门,她索性也不回露台上了,就坐在楼后的台阶上。

    如累对方识趣不来,那自然更好,但如果对方执迷不悟,她也不介意来个一劳永逸而具从刚才那柄妖刀的火候来看,比起那天的老道所使用的剑符差多了。

    一阵幽幽的鬼哭声从远处传来,一团拳头大小的鬼火从外面飘了进来,落在慕容纤纤面前,光华骤然收剑,做为一个小人一阵阴风刮过,1小人身形暴长,眨眼间便成了一个身高逾两米身形硕大无朋的披发鬼王,双眼如碗闪着碧光,可怖之极。它呲出獠牙,双手箕张,向慕容纤纤作势欲攫。

    慕容纤纤嘿嘿一笑:“长得这么快,莫非是气吹的不成?”

    说罢,她左手往右腕一搭,一根尺许长的金针蓦然绷得笔直,她的手腕轻颤,金针刹那间幻化出八点金星“嗤嗤,有声的没入那鬼王胸前的八个穴道之声。

    …

    真好像扎破了一个气囊似的,那个鬼王刹那间身躯开始缩小

    不一会儿功夫,鬼王化作一张皮萎落于地。

    “咦?竟然用的是百年银鲨的皮炼制的傀儡,若不是我手里阴极针也是一件宝物,还真未必能够降伏呢。”

    慕容纤纤上前捡起那个破碎的皮偶,发现这张皮竟然是经过炼制的宝物虽然已经被她的阴极针破坏但伤损不大,如果是普通的枪弹,都未必能够洞穿这张鱼皮这也算是意外的缴获,她翻手将这件鱼皮人偶也收了起来。

    呜~

    一阵阴风倏然刮起,天上的星月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遮住了光线,周围一片黑暗。阴风愈刮愈紧,吹的庭院平枝柯摇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幸好房子的隔音不错,否则江家人肯定早被惊醒,而一直躲在屋里向外偷窥的娴姐已经双腿发软,瘫在了门后,幸好她的神智一直保持着清醒,没有失声惊呼。

    呜~

    恍若鬼哭一般的风声越来越大,无数鬼火忽然自院外飞了进来向慕容纤纤汇聚。

    “破!”

    慕容纤纤低喝一声,口中念诀,右手不时地扬起,一道道碧光〖激〗射而出,射向那些鬼火这些碧光只要一射中鬼火就与鬼火同时消失,诡异之极。

    就在江氏别墅中发生灵异之事的时候,一辆跑车正向别墅区驶来,开车的正是江上松“奇怪,刚才还满天的星星,怎么只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

    他一边减速,一边纳闷的抬头突然,一道绿虹从上方向着前方飞射而去,江上云心头一跳“那是什么?”

    他下意识的提高车速想要追上去。

    江家的院子中。

    慕容纤纤的脸色有些发白,不过在她面前的鬼火也所剩无几了“噗,的一声轻响,最后一朵鬼火与青灵箭偕灭,她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一声怪响传来。

    娄!

    一道绿虹从远处天际一闪而现,绿光照得她眉发俱碧,显得十分可怖,就在那道绿光进入江家院子上方的时候,那道绿虹突然涨大,幻化成一只鸟爪似的枯手,像是从无限远的天空上伸来,向着慕容纤纤兜头盖脸的抓了下来。

    “哼!”

    慕容纤纤闪电般的掏出一张符纸,口诵咒语倏地向空中一扬,那张符纸蓦然闪过一片光华,幻化做一柄灰色的飞剑“噗,的一声斩中那只怪手。

    “啊~”

    一声惨叫蓦地响起,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地上有一条平常矢小的断臂,满手皱纹而皮肤枯黄,像是一个老人的手臂。

    慕容纤纤虽然有些疲惫,却差没有休息,她盘膝坐下,默运玄功,眉心光华一闪没入了那柄灰色的飞剑之中,飞剑轻轻一颤,发出一声轻响,破空向远处飞去,一闪不见。

    房间里,娴姐已经如同一个橡皮人似的瘫软在了地上,幸好她现在看不清楚,否则还不知道要惊恐到什么地步。

    在某豪华九店的房间里,李公子心神不定的不时看着手表,在他的身旁有一只黑色的皮箱,在他的对面坐着那个为他开门的少年,正以轻蔑的眼神看着他,但在看到那个皮箱的时候,眼神又变得炽烈起来。

    “啊~”

    一声惨叫突然从屋里传来,少年一惊,猛然站了起来,冲到里屋,旋即传来惊呼声:“师父,您怎么了?”“快,快离开这里!”听声音是大师气急败坏的声音。

    李公子心里发慌,一个箭步冲到门口,看到那位大师脸色白的像鬼一般,右臂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大半截,鲜血淋漓将半个身子和床铺都染红了。

    “大、大师,这是怎么回事?”李公子惊慌地同道。

    大师是一个年约六十来岁的道士,满脸的皱纹,此时一脸的戾气,他看着李公子咬牙切齿地道:“好你一个姓李的,这笔帐回头再跟你算!啊?”

    他的眼睛中突然露出恐惧的神色,就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了一般!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