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87 终结

    “大师一一一一一一……

    李公子刚招呼一声,就见那个少年颇微微的抬手指向他的身后他缓缓地转过头,只见一柄灰色的长剑正悬浮在与他的眉心平齐的地方。www.tsxsw.com

    “不……不关我的事!”他刚要跑,剑光一闪“噗,的一声刺入他的眉心在他的意识完全消失之前,他隐隐听到两声惨叫。

    那柄灰色飞斜在斩杀了李公子之后,剑光闪了两闪,那名大师和少年的眉心也出现了两道剑口,身体颓然倒下。

    砰!砰!砰!

    房外传来激烈的敲门声,传来服务员的喊声貌似有好几个人喊,也听不清都喊些什么,那柄飞剑却是一闪,穿出窗户,眨眼间消失在夜色当中,等服务员找来钥匙打开房门后,只发现房间里三具还没有失去温度的尸体。

    江家。

    一道灰色的飞剑邃尔出现在墓容纤纤的面前,剑光一闪,化作一道纸符飘然落下,慕容纤纤双眼蓦地睁开,伸手接住那道符箓。

    此时的慕容纤纤格外狼狈,不仅脸色苍白,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她轻轻地吁了口气,看了一眼手中的符箓,喃喃道:“元神取剑果然厉害,只是这消耗的也太大了,只可惜这张剑符也只能再使用一次了!”说罢,将那张符箓收进了储物手镯。

    这张符箓就是得自胡真人手中的剑符,在胡真人留下的遗物中,有关于如何使用这张剑符的法门,只可惜这张剑符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使用完这一次之后,只剩下一次的使用机会。

    “那三人,一老一少是修行中人,就是化们二人施法加害大表哥,另外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委托者,希望这件事情能够一了百了,不遗后患。”

    慕容纤纤发出一个火弹术一颗火球落在那只断臂上“橡哧,的燃烧起来,不多时已经化做一滩灰烬。

    因为在开始的时候,那柄妖刀并不怎么厉害,她以为施法者最多与胡真人修为相当,待到那皮偶出现,才醒悟道对方的实力远远高于胡真人,留他们不得。故此在破其法术之后,以元神取剑之术,祭出剑符,循着施法者留下的气息追踪而去,在诛杀三人之后才飞掣而回。

    “表小姐!你没事吧?”娴姐终于能够站起来了,现在她看慕容纤纤的目光虽然不像是在看妖魔鬼怪,但绝对是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这没办法,刚本慕容纤纤的表现实在是太有颠覆性了。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

    慕容纤纤看了看娴姐,微微顿时了一下接着说道:“娴姐,我这身本事是在给弟弟求医的时候,跟一位高僧学的,虽然不必刻意保密,但也不必张扬,今天的事情你我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晓得的,表小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娴姐的模样是恨不得指天发誓。

    这时,外面想起汽车的声音,慕容纤纤向门口方向看了一眼,忙对娴姐道:“娴姐,二表哥回来了,我先上去休息。”当慕容纤纤上楼的时候,听到汽车在楼前停下的声音还好,一切都没耽搁,她迅速地返回房间,放水洗澡、睡觉。

    翌日清晨,慕容纤纤从后院晨练回来,一入大厅便看到江海天正在那里看报纸,心中一动,走过去问道:“1小舅舅,有什么比较有意思的新闻吗?”

    “有意思?呵呵,你不会对金融、赌马感兴趣的。”

    江海天笑了笑,递过来几张报纸:“这有些娱乐版的内容你可能会有兴趣。”

    她扫了一眼,撇撇嘴:“我才不追星呢,有没有黑社会火拼和什么暗杀、情杀、谋杀的事情?”

    “纤纤,女孩子应该多看点儿文艺片,那种枪战片都是胡编的,香港的殡仪馆可不是闲着没事光处理死人的。”江海天很有些无奈地说道。

    “文艺片就不是胡编的?我看编的更厉害!”荀美玲走过来坐在慕容纤纤的旁边。

    “纤纤,你早晨打的拳很好看啊,是什么拳?”荀美玲问道。

    “普通的健身拳,是在公园跟一位老师父学的。小舅妈,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姥爷和姥姥?”慕容纤纤含糊带过,转移话题。

    “再过几天,你舅舅还要处理一些事情,你也熟悉一下香港,可惜菁儿不在,只能让上松陪你去了。”荀美玲说道,江海天看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又继续看报纸。

    “这个就不麻烦二表哥了,我也不太喜欢逛街。”慕容纤纤说道。

    “他那个工作啊,有他不多,没他不少,再说女孩子哪有不喜欢逛街购物?小小也应该多出去走一走嘛,海洋世界很适合他去玩的。”荀美玲道。

    “妈,你又编排我什么?”楼梯上传来江上松不满意的声音。

    “妈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就不要抱怨了。”江上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这哥俩儿倒是连起床时间都是一致的。

    “老爷、太太,可以开饭了吗?”娴姐走过来问道。

    “人都齐了,那就开饭吧。”荀美玲说道。

    “是。”娴姐答应一声就要离开。

    “娴姐,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荀美玲忽然问道。

    “哦,没事啦,可能昨天睡的有些晚。”娴姐看了慕容纤纤一眼,见她回望过来,目光立即移来。

    得,我成洪水猛兽了。

    慕容纤纤很有些无奈这人还真是不能有秘密的。

    “这都怪我,昨天我回来的太晚,娴姐是怕我喝多了,给我煮醒酒汤。”江上松连忙解释。

    “你也知道回来晚了?以后没事少出去,早点儿回来。”江海天放下报纸杂志,瞪了二儿子一眼。

    江上松耸耸肩:“那就是有事可以”

    “别耍嘴皮子,过来我跟你有点事儿要说。”

    荀美玲倏地伸手,手法奇准的捏住江上松的耳朵。

    “妈,有什么事儿你松开手再说”江上松惨叫。

    小小这时也下来了,好奇地看热闹。

    “不用听他鬼哭狼嚎的,没那么疼,表妹,1小小,吃饭。”江上云笑道。

    就在快结束早餐的时候,江上云的手机铃响了。

    “对不起,我去接个电拖”他起身走出餐厅。

    “是不是嘉欣来的电话?”荀美玲问丈夫。

    “我怎么知道?”江海天郁闷了难道他是个很喜欢听儿子墙根的。

    “问问呗。”荀美玲白了丈夫一眼,颇有几分风情。

    “就是丁嘉欣,未来的大嫂,采菁没跟你说起过吗?”江上松发现慕容纤纤眼中的好奇,低声问道。

    “没有。”慕容纤纤摇摇头,她倒是记得江采菁说过江上云有个女朋友,却没有说叫什么。

    “前段时间刚刚订婚,两个人正热乎着呢,依我说干脆结婚就得了,省得还早晚请示汇报。”江上松继续低语。

    “你小子倒是有本事找一个!”

    荀美玲倒是听的清清楚楚:“你今天确定关系,我明天就可以给你办婚礼。”

    “妈,我错了,一定努力。”江上松低下头开始喝粥。

    没一会儿,江上云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地回到餐厅。

    “上云,怎么了?是嘉欣打来的?”荀美玲见儿子脸色有异,连忙关切地问道。

    “是警局的一个朋友打来的。”

    江上云似乎还有些震惊:“李忠义被人杀死了,怪异的是,和他一起被杀人还有一个道士和他的徒弟。”

    “怎么会这样?警方没说是什么人杀死的?”江海天夫妇都放下了碗筷。

    “目前没有线索,据说监控录像上除了服务员之外没人去过那个房间。”江上云摇摇头。

    旁边的江上松忽然来了劲儿,神神秘秘地道:“昨天夜里我回家的时候,差点儿把车开到了树上。你们猜娄么着?”

    他看了众人一圈,停了一下才说道:“我看到有一颗绿色的流星在天上飞过,就是往咱们家的方向飞的。”

    “胡说!哪来的绿色流星?“荀美玲嗔道。

    枷…

    门口忽然响起一阵瓷器摔碎的声音,众人惊了一下,连忙转头望去,只见娴姐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几个茶杯已经在地上摔碎了。

    “娴姐,你没事吧?”看到娴姐的模样,荀美玲顾不得责怪,连忙问道。

    “没、没事。对不起。”娴姐手忙脚乱的蹲下来要收拾茶杯碎片。

    “娴姐,我来吧,你别割了手。”

    慕容纤纤动作快,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来,这是一名女佣闻声过来,开始收拾碎片,慕容纤纤将娴姐扶到厅中的沙发坐下。

    “娴姐,将我那茶叶煮了喝,对你的休息有好处。”慕容纤纤轻声说道。

    娴姐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胆气略壮,可昨夜受到的惊吓毕竟非同小可,想一下子恢复过来谈何容易?

    荀美玲也走过来关切地让一名女佣送娴姐回房休息,慕容纤纤又连忙让人给她泡了一壶茶送过去。

    “娴姐年龄大了,有些工作应该让年轻人做了。”荀美玲轻轻叹了口气。

    “她不是年龄大了,是吓的。”慕容纤纤心里暗自说道,但这话是无论如何不能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