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驭香

88 炼气

    杀人绝对不去一件愉快的事情,慕容纤纤毕竟是一名学生,两声杀人虽然都是情非得已,但如果说是完全的心安理得,那也不尽然。(/吞噬小说网  www.tsxsw.com)

    说来也奇怪,小小虽然刚开始被江上松吓到,但现在却是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江上松,后者索性带他去公司。

    慕容纤纤原本不想让小小去,但荀美玲却力说“无妨”而且江海天似乎也持行旅的态度,再加上她刚刚杀完人,心绪激荡,如果不想办法解决,恐怕会影响到今后的修炼。

    房间里开始安静下来,慕容纤纤直接在地上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虽然江家别墅中的植被不如闻香坊,但这一带也是傍山依海,想对于其它地方,灵气不审不错的,汹涌的木属性灵气源源不绝地转化为巫力,不但她的肉身更为坚固,灵智也更为活泼,而就在巫力运行的同时,在她的丹田之内,水属性元气也在活泼的聚集,当她锻炼了一会巫力之后,觉得今天的巫力转化速度似乎比以往更快,巫力也更为精纯,便内视丹田……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

    气漩!

    在一年之前,慕容纤纤已经迈入先天武者之境,但由于功法的缺失,她想再做突破却非易事。

    按照祝国恩曾经说过的话,在踏入先天境界之后,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获得下一步的功法,然后进入炼气、凝液、元丹从进入炼气期开始,就算是真正的修行中人,而炼气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真气在丹田中结成气漩。

    祝固易修炼了一辈子,先天真气精纯无比,但就是差那临门一脚无法达臻炼气期的地步。而今,慕容纤纤可以说是懵懵懂懂的就进入到炼气期了。

    其实若说全是懵懂也不尽然,慕容纤纤知道由于她之前练习的《观潮诀》是水属性的功法,而《长生诀》是巫属性的功法。虽然两套功法并非源出一门,但属性是相生,而且先后天相互间添遗补缺,在运行《长生诀》的时间,《观潮诀》被带动的自动运行,而且无行中暗合了《观潮诀》的下一步修炼方法。

    虽然是暗合,但毕竟不是完整清晰的修炼,所以能够达到炼气的地步,已经是极致了,想要再进一步不仅需要更清晰明确的功法,还要更为浓厚的积累。

    缓缓收功,慕容纤纤心中十分的欢喜,既然是境界提升了,那去开启接下来传承也不是什么问题了,她当然高兴。

    “咦?现在既然已经是炼气期了,那《天香秘录》上的禁制岂不是可以全部解开了?”睁开眼睛之后,慕容纤纤忽然想到了一个大问题。

    《观潮诀》、《天香秘录》、逆水行舟针诀、八门金锁针诀,这是慕容纤纤这一门的传承。在《天香秘录》的前十五页中,记录的是各种炼香、调香和培育药草的秘诀。不过这些香料的配方都是普通的香料,最多是安定心神或者滋润皮肤的效果,而真正的传承是在后面。

    慕容纤纤早就好奇后面记载的是什么内容,但是,修炼没达到炼气期之前,是无法解开剩余禁制的,就算是祝国恩这一辈子也没有达到这一高度。

    想到欢喜之处,慕容纤纤连忙取出了那块玉悄,将其紧贴在额头之上,真气缓缓注入。

    随着真气的注入,玉简中的禁制如同沃雪遇到沸汤一般纷纷消融,紧接着里面的内容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入她的脑海。

    里面的主要内容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炼香,不过,这后面的炼香与前面的炼香大不香同,霸道之处可以杀人于无形:神秘之处可以肉白骨而生死人。

    第二部分是取香。这才是整本秘录中的精髓之处。这套传承就是要以香制人,取香是具体的安用法门,非常的深奥玄奇。

    这股信息量十分的庞大,慕容纤纤好一会儿工夫才将玉简放下,脸色有些发白,这是精神力过于损耗的原因,她收好玉简后,又运行了一会儿《长生诀》这才恢复。

    炼制香料需要各种药草,而且需要丹炉,而且其中有不少材料都是源于上古时期的植物,幸好她得了句芒的传承获得了许多上古时期的植物种子,否则纵然得到了炼香配方,也是无计可施一饮一啄,俱是天意,慕容纤纤想及此,也不禁暗自称奇。

    修炼也算是忙碌,而且消耗也大,慕容纤纤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再看看表她决定不跟时间呕气,先填饱肚子再说。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娴姐!”

    敲敲地溜进厨房,正看到娴姐奇怪地看着她,慕容纤纤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打了声招呼。

    “表小姐,你是想喝点什么还是想吃点点心?”娴姐问道。她现在可不敢把慕容纤纤当作普通的女孩子来看,神情无比的恭敬。

    “娴姐,你这是怎么了,我还是那个慕容纤纤,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有一些小本事而已,你依然是我的长辈,如果还这么客气,我以后见到你可真要落荒而逃了。”慕容纤纤开玩笑道。

    听到她这么说,娴姐忽然眼泪流了下来:“表小姐,你不仅长得像小小姐,性格也像。小小姐对待佣人是出了名的好,而且”

    她突然笑了起来:“小小姐也很喜欢悄悄的溜进厨房找东鼻吃。”

    “是吗?”

    听到娴姐说起母新事情,慕容纤纤就觉得心中涌起一片温馨:“娴姐,你给我说说妈妈的事情。”

    “好,我慢慢说,你想吃点什么?”娴姐脸上又恢复了慈和的神色。

    十分钟之后,慕容纤纤端了一个大大的果盘和一大盘各种各样的点心来到了餐厅,她一边吃一连回想刚才娴姐说过的母亲的趣事,眼睛不由得有些湿润。

    忽然,外面传来门铃的声音,不一会儿,女佣过去开门,旋即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丁小姐来了!快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