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民国二十六年我来自未来

第五百一十九章 批苏整风(中)

    延安的红党中央准备借着这一次苏日和解并且出卖中国的机会对内部进行思想上统一时,重庆的戴笠也得到了苏日中立条约的消息,他飞快的向蒋中介做了汇报。

    ——重庆

    “委员长,这个消息我已经多方面确认过了,现在在日本国内的高层中,这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据说这一次苏联和日本是一拍即合,从开始洽谈到正式签字连一个星期都不到啊!”戴笠拍着胸脯对蒋中介表示自己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蒋中介长叹一口气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我们一直和苏联联系。希望苏联能加大对我们的支持,甚至在满洲采取积极态度...一切都成了泡影了,邵力子难道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吗?”

    邵力子此时是国民政府驻苏联的大使。

    戴笠哼道“委员长,这邵力子当年也是红党的一员啊,现在他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国内了吧!”

    蒋中介眯着眼睛,点点头,是啊,这苏日和解,谁知道延安会怎么做呢。

    其实苏日谈判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传出来了,早在苏德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时候,路透社就发表文章表示日本和苏联也在谈判互不侵犯的中立条约,当时蒋中介就派人向苏联政府询问,苏联政府当即表示,苏联和日本谈判的悬案有很多,大部分都只是开始却没有结果,如果日本愿意和苏联谈判,苏联也是愿意谈的,只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违反中国之利益及危害中国之抗战,还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苏联支持中国抗日的决心和态度都不会发生变化。

    但现在,苏联却承认了满洲国,今天能承认满洲国,明天是不是就能承认南京政府了呢?后天是不是就要和重庆政府断交了呢?至于那些援助是不是也要停止了呢?这些才是蒋中介最关心的事情。

    蒋中介立刻对侯在旁边的陈布雷说道“布雷,立刻让崔可夫来见我,另外发电给邵力子,先询问是否真的有条约一事,如有,为何不汇报中央,如无,也需速报!另外,如果有的话,要质问苏联政府,为何和原来的承诺不一致!”

    崔可夫是此时的苏联驻华军事总顾问,在此时的重庆政府心中,地位极高,他来到蒋中介的办公室,对蒋中介敬礼道“蒋委员长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蒋中介看着崔可夫问道“我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希望崔可夫将军能够给我们证实一下真假,据说苏联政府和倭寇已经签署了中立条约,不知道是否有此事?”

    崔可夫耸耸肩说道“很抱歉,的确是这样,我正准备将我们这个消息转告您,这是我们《苏日中立条约》正文,但是请您理解,我们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另外我们还得到了我们政府的指示,由于中国和日本并未宣战,所以这次的中立条约不会干扰到我们之间的合作,最后我们援助的物资也会继续运来,一直到物资全部达到约定的数量为止。”

    蒋中介心里是又气又喜,气的是苏联政府果然抛下了中国,和日本签订了条约,喜的是苏联援助的物资并不会立刻中断,但是听话听音,蒋中介也听出来崔可夫的意思,这些物资是最后的一批了,也只是为了履行约定,等约定的物资全部送来后,苏联就不会再给中国什么帮助了。

    蒋中介脸上挂着笑容说道“好,这样就好,我明白贵国政府的考虑,我也相信我们两国的友谊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你辛苦了,可以回去了。”

    崔可夫对蒋中介敬礼退下,陈布雷走过来说道“委员长,消息果然是真的啊!我们该怎么办?”

    蒋中介挥挥手说道“苏联没有和我们立刻撕破脸,我们也不要做坏人,当年德国不就抛弃了我们吗?现在不过是换了个人罢了,苏联先是和德国一起攻击波兰,现在又和日本和解,我看他们是越走越近了,也好,苏联人不帮我们,我们就去找他们的敌人去,英国人自身难保靠不住,倒是美国人已经给了我们不少的援助,现在就看他们的眼光了,如果帮助我们,我们就有实力继续打下去,否则的话....”

    陈布雷点点头,心中明白,国民政府没有多少军工生产能力,如果真的没有了外部援助,只要几次大战役,重庆政府就连机枪子弹都无法给前线提供了。

    苏日签订中立条约的事情立刻飞快的传遍了整个重庆,不得不说,有的时候,重庆政府的信息传递速度几乎可以比肩后世的信息时代。

    当晚,蒋中介翻开自己的笔记本,带着愤怒的心情写下当天的日记“倭寇可恨!苏联不可信!抗日终究不能靠别人!自强!自勉!!”

    写完后,蒋中介长吐一口气,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下,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他睁开眼,关上日记本,拿起电话,拨通个号码说道“明天召开中常会,另外让《中央日报》准备就苏日签订中立条约一事发表社论,我要过目!”

    1941年6月22日,重庆政府外交部部长王宠惠发表正式声明:“苏联与日本签订中立协定时所发表之共同宣言内称日本尊重所谓‘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之完整与不可侵犯性,苏联尊重所谓‘满洲国’领土之完整与不可侵犯性。查东北四省及外蒙之为中华民国之一部,而为中华民国之领土,无待赘言,中国政府与人民对于第三国间所为妨害中国领土与行政完整之任何约定,决不能承认,并郑重声明,苏日两国公布之共同宣言,对于中国绝对无效。”

    当天的《中央日报》发表社论说:“苏日协定,是两国间的事,我们原不必加以任何推测及解释,惟一九三七年八月所缔结的中苏互不侵犯条约,其第二条曾明白规定:‘倘两缔约国之一方,受一个或数个第三国侵略时,缔约国之他方,约定在冲突全部期间内,对于该第三国不得直接或间接予以任何援助,并不得为任何行动,或签订任何协定,致该侵略国得用以施行不利于受侵略之缔约国’。中国受暴日侵略,历四十七个月,已为举世所共知之事实,苏联政府及人民不但同情于我国抗战,且时予以精神上的鼓励与物资上的援助,按照中苏互不侵犯条约的规定,在中日战事未终了之前,苏联似不应与侵略的暴日缔结任何协定,致于中国抗战有不利的影响。乃苏日协定竟成立于中国正在抗战的途中,而且在苏联累次声明反对侵略行动之后,这不免予中国国民以奇异的感想。”

    整个重庆政府对这件事情的论调出乎意料的低调,几乎是在为苏联进行辩解,而此时大部分人都并不在乎重庆政府的动作,而是看向了延安,毕竟延安的红党可是和苏联是一个体系的,他们会怎么说这件事情呢。

    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这一次的新华社发表了可以说极为强硬的文章——《中国红党对<苏日中立条约>发表意见》

    (一)苏联与日本此次签订的中立条约,并不是所谓的无奈之举,而是大开历史倒车,这个条约的意义,一是解除了苏联东方的压力,使得苏联可以加大对欧洲的关注。二是解除了日本帝国主义北方的压力,使得日本帝国主义可以肆无忌惮的调动在伪满洲国的关东军对中国甚至南洋地区进行侵略,这个行为和英法当年的绥靖政策如出一辙,而绥靖政策的结果是什么?现在的欧洲就在用事实告诉我们。苏联的这种做法,是损害他国利益而保证自身的利益,这是对世界和平无益的。

    (二)苏联以及一些人也许会认为这一次的苏日条约使苏联的国际地位极大的提高了,使得苏联无论在东方在西方都增大了他的发言权,但事实上,无论是爱好和平的人,还是热爱战争的法西斯政府,对苏联都只有更加轻视,一个不能坚守和平和正义的国家是不会被其他国家信任的,更不是红色主义所提倡的。从波兰到芬兰,从《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到《苏日中立条约》,我们无法理解为何苏联不坚持帮助被侵略的弱者对抗侵略者,就像前几年对中国做的那样,而是逐渐和侵略者同流合污,我们无比的怀疑,苏联红党中是否有一小撮人忘记了红色主义的原意是解放全世界的劳苦大众,而不是成为新的帝国主义,即列宁同志说的社会帝国主义!

    (三)我们必须承认,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对中国帮助最大的就是苏联,中国人民的希望,只要说到外援,便是首先寄托在苏联身上的,而苏联在这次条约上虽然没有限制苏联援助中国进行独立的正义的对日抗战,但是必须注意到,苏联的这次条约,宣布了对伪满洲国和伪蒙古人民共和国(即外蒙古)的承认,根据1924年《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中的第五条:“苏联政府承认外蒙为完全中华民国之一部分及尊重在该领土内中国之主权。”因此,伪蒙古人民共和国(即外蒙古)理应为中国一部分,此为中华民族最高利益,任何人不可侵犯!伪满洲国(即东北四省)理应为中国一部分,此为中华民族最高利益,任何人不可侵犯!

    (四)我们无比理解苏联在当前国际局势下被迫选择和平中立政策的原因,同时也希望全国上下明白,根据苏联的和平中立原则,无论是否和日本签订条约,都不会进攻满洲,说到东北的收复,原是我们自己的事,绝不能象有些投机家,总是希望苏联同日本打起来,以便坐收渔人之利,及见苏联声明不打满洲,他就认为苏联不对,这种人至少也是毫无志气的家伙。我们必须收复全国一切失地,必须打到鸭绿江边,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这是中国全民族的神圣事业,红色苏联如作为正义一方也必然会支持我们这项伟大的事业。

    (五)在苏日条约之后,中国必须坚持抗战、团结、进步三大方针。第一,任何对抗战的动摇是不许可的。第二,红白两党合作必须继续,解散新四军一类的分裂行动必须保证以后再不可发生此类行动。第三,各种反动的对内政策必须停止。循此以行,抗战才可期胜利。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则必至众叛亲离,危亡可立而待。我们红党愿意和所有支持正义的力量联合起来,无论这个力量来自于哪里,因为我们坚信,只有这样,民族的解放才可期!抗战的胜利才可期!

    整篇文章可谓是夹枪带棒,处处讥讽,不但对苏联这一次的条约从上到下批评了一顿,更是表示怀疑苏联红党还是不是真正的红党,这可以说是让全世界都大吃一惊,谁都没想到中国的红党居然会发表这样的文章,这几乎是在和红色国际以及苏联叫板了,中国红党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凭借这样对苏联?蒋中介看着新华社的文章只感觉背后的汗都流出来了,这红党是在做什么啊?自己还等着那些苏援下锅呢,这是反间计还是苦肉计?自己怎么看不懂了?

    蒋中介看向北方,只感觉在北方的延安似乎出了什么变故,否则的话,怎么会对苏联变化如此之大。

    其实这是蒋中介不在延安,如果此时蒋中介在延安也听一听学习课,就会发现延安论调变化之大,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延安会议室

    “这实在是太急了,这样的文章公开为什么不多和同志们商量一下,这样的文章出去,其他人会怎么想?同志们会怎么想?苏联和莫斯科会怎么想?我看马上莫斯科的电报就要过来了,主席啊!这..这文章我们能不能撤回来?”张闻天摇着头说道。

    “的确是,苏联这次是做的有不对的地方,但苏联和红色国际毕竟是我们的上级,我们做下级的发现上级错了,内部说一说就可以了,何必这样激烈呢。”王稼祥也表示不满道。(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