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大魏宫廷 第868章:年初发兵

第868章:年初发兵

    时至十二月份,赵弘润已返回了雒城,准备在这座属于己方势力的城池中,渡过在三川的第一个冬季。??

    曾经的雒地,是整个三川东部地区地理条件最优越的平原,这里水源充足,土壤适合作为牧场,也适合作为耕地,因此,当初有许多羱族人与羝族人拼死守着这里,软硬兼施,终于将这片草原从羯族人手中保了下来。

    不过如今,雒地已不单单只是在地理条件上受到各部落的垂涎,这里已建立起了三川郡内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城池,六成的羱族人、与至少九成的羝族人居住在这里,将这座城池视为他们保护的家园。

    当然,除了羱族人与羝族人外,在雒地西边一条称之为谷水的河流旁,亦居住着数万人。这些人,正是当年三川战役的战败方——原羯角部落联盟的成员,这些人在这里建立起了一座附庸城市,谷城。

    谷城属于川北部落,而雒城属于川雒联盟,前者作为上一场三川战役的战败方,臣服于后者。

    此时的谷城与雒城,重兵驻扎。

    谷城内驻扎着大督军博西勒的五万川北骑兵,而雒城,则有越来越多的商水军与鄢陵军,在更换完新式装备后,乘坐魏国的运输船只从大梁抵达盟津,随后在雒城聚集。

    谁都知道,来年开春之后,川雒联盟将与盟主国魏国联手,起战争,至于战争的对象,那便是目前侵占了三川郡许多土地的秦国。

    如今的秦国,可谓已经成为三川人的公敌。

    而趁着这个机会,赵弘润叫人不遗余力地抹黑秦国,借此淡化砀山军那支魏军当年在三川郡内的屠杀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毕竟因为那场屠杀,仍有许多羝族人对魏国抱持地不同程度的恨意,只不过,雒城这座贸易城池如今的价值太大,而某位肃王殿下在三川郡的积威又过大,使得有些人纵使是心中带着诸多不满,也不舍得放弃现有的一切,与强大的魏国为敌。

    而赵弘润所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使这些人抛却曾经的恩恩怨怨,使双方的文化水乳交融。

    其实这一点,如今在雒城内已可以清楚看到。

    比如说,在雒城内开设店铺、或者售卖货物的羱族人或羝族人,几乎个个都会讲魏言,这里的流通货币,也逐渐以魏国圜钱为主。

    而从穿着上,居住在这里的三川人,他们也逐渐尝试像魏人那样打扮,用锦袍取代了难看的羊皮袄,可以说,魏国正在向三川输出人文文化。

    而更让赵弘润感到高兴的是,雒城的三川人,接纳了魏国的文化输出,以至于城内的建筑装设,逐渐向魏国风格靠拢,城内各店铺,也逐渐出现了适合魏人口味的烤羊肉以及羊汤、羊羹等等。

    或许十几年、几十年以后,川雒联盟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魏国一块新的郡地——雒郡。

    而这片土地上的羱族人、羝族人,或也将被魏人所包容,成为魏国的新的国民。

    当然了,那是以后的事,不过赵弘润相信,终有一日他魏国会再次真正意义上收复三川郡,连带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

    临近中午,赵弘润再一次被川雒联盟的几位族长邀请过去庆贺。

    其实说实话,最近没啥可值得庆贺的。

    庆贺什么?庆贺羷部落在秦军面前吃了败仗?还是说庆贺秦军攻占了三川郡的西部?

    亦或是前几日那场冰雪冻死了川雒联盟不少羊只?

    全特马是灾难好不好!

    说到底,就是今年的这场冰雪依旧是冻死了川雒联盟许多羊只,本着不想浪费食物的原则,川雒联盟随便扯了个理由,想尽可能地消耗掉这批肉材而已。

    拜此所赐,赵弘润近几日不知吃了多少回的烤羊肉、炖羊汤等等当地菜色,几乎是到了一闻到那股羊膻味就倒胃口的地步。

    好在这附近还有三个消耗大户,即川北骑兵、商水军、鄢陵军三支军队,因此,川雒联盟将冻死的羊只制成腌肉,低价卖给赵弘润作为军用肉材,好歹是挽回了些损失。

    对此,三方皆大欢喜:川雒联盟挽回了一些大批羊只被冻死的损失,赵弘润则替军队弄到了一批上好的肉材,而川北骑兵、商水军、鄢陵军这三支军队,则为能吃到上好的羊肉而感到高兴。

    唯一不爽的恐怕就是魏国朝廷户部,因为他们得到的,只是一张由本国某位肃王殿下签字的欠条而已。

    尽管赵弘润坐镇在雒城,但三川郡内最近生的战事,他还是格外关注的。

    据他所知,羷部落已将部落迁移到了『卢氏』,并赶在天降大雪前,急急匆匆地建好了部落营地。

    卢氏,曾经也叫做『虢邑』,数百年前赵氏灭了小国虢后,曾将这座城池封赐与一支赵氏族人。

    不过后来赵氏踏入中原后,卢氏也随之荒废,直到羱族的乌须部落进驻了这座古城。

    是的,卢氏正是『乌须王庭』的所在,这里有着整个三川郡堪称最大的天然牧场,是三川郡中部堪称地理环境最优越的地方。

    因为这件事,羷部落与羯部落的关系骤降,而乌须王庭亦对羷部落颇有微词,认为此举是羷部落想『祸水东引』,将秦国的军队吸引到王庭这边。

    对此三者的纠纷,赵弘润并不打算过多关注,毕竟除了川北部落外,绝大多数的羯族部落都拒绝臣服于魏国,更遑论是自认为依旧能与魏国平起平坐的乌须王庭。

    因此,赵弘润并不介意让秦国的军队好好收拾一下三川郡内那些不听话的家伙,免得某些人狂妄自大,在他魏国面前人五人六。

    “肃王殿下,乌须王庭送来了求援的书信。”

    在一起用饭吃肉的时候,禄巴隆向赵弘润递上了一份羊皮卷轴。

    此时赵弘润正喝着羊汤,连接过来观阅的兴趣都没有,随口问道:“说什么?”

    “请求援助呗,还能说什么。”

    见赵弘润没有接过来的意思,禄巴隆耸了耸肩,拆开羊皮卷轴看了两眼,随即便丢到了一旁。

    他是羝族人,乌须王庭在他心中的地位本就是可有可无,以往听从乌须王庭的号召,只不过是想找个靠山,而如今,川雒联盟背靠魏国这个强大的盟友,还要每况愈下的乌须王庭做什么?

    不过看到禄巴隆的态度,席间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面色隐隐有些不好看,不过也没说什么。

    事实上,就算是川雒部落内部的羱族人,如今亦对乌须王庭有些不满。

    毕竟当初川雒联盟成立的时候,乌须王庭连派人过来祝贺一下都没有,干脆是视而不见。

    而后来川雒联盟逐渐达了,在从与魏国的贸易中赚到许多财富,乌须王庭当中某些人就开始有些眼红了,一次次派人来,希望川雒联盟能与王庭一些资助。

    当时,白羊部落、青羊部落等羱族部落,力压纶氏、孟氏等羝族部落,无偿资助了乌须王庭一批物资,没想到后者贪心不足,居然想长期得到川雒联盟的无偿资助。

    这种事,川雒联盟岂可答应?要知道他们如今要养活的,可不再是如今几千族人、万余族人,要知道如今的川雒联盟,那可是有几十万人的。

    因此,川雒联盟拒绝了乌须王庭的要求,确切地说,是拒绝了乌须王那几个儿子要求,以至于乌须王庭与川雒联盟的关系骤降,逐渐演变到相互看不顺眼的地步。

    “回覆他们,我大魏以及川雒,将会在明年开春后组织联军,对秦军用兵。”想了想,赵弘润说道。

    禄巴隆点点头,随即又说道:“另外他们还想要一批粮食。……殿下您懂的,无偿。”

    “……”赵弘润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禄巴隆。

    说实话,魏国是产粮大国,而且今年秋收之后,国内的粮食储备还算可观,哪怕北疆战役打上两年,军粮方面也不至于出问题。

    可话说回来,凭什么要无偿送给乌须王庭?只是因为乌须王庭是三川之地名义上的拥有者?拜托,魏国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好不好!

    “就这么回覆。”赵弘润淡淡说道。

    “明白了。”禄巴隆点了点头。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转眼临近新年,赵弘润也抽空回了一趟大梁。

    毕竟他坐镇川雒,实际上也没啥事可干,要是赖在这里不回大梁,他父皇,尤其是他母妃那边,日后肯定没啥好果子吃。

    遗憾的是,他弟弟桓王赵弘宣没有从北疆赶回大梁过年。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如今秦国另外一支军队已踏进河东郡,东宫太子弘礼所率领的『北一军』,日子可不太好过。

    洪德二十年正月到两月,基本没啥可多说的,魏国这边仍然关注着『北疆战役』以及即将爆的『秦魏三川战役』,整个朝廷彻底运转起来,将大量的物资运往北疆,亦或是运往三川的雒城。

    至于冶造局与兵铸局这边,亦是十二分运转:兵铸局日夜赶工锻造商水军与鄢陵军的武器装备,而冶造局则将一件件战争兵器运往三川。

    洪德二十年二月初,三川郡境内的气候开始回升,而此时秦军亦兵出武丘,开始攻打卢氏。

    面对着接连不断从乌须王庭送来的求援书信,赵弘润终于作出了出兵决定。

    于二月初六,正式从雒城兵,对秦军动武!

    秦魏三川战役,由此拉开帷幕。(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