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混世王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下武功出少林

    河南嵩山久负盛名的便是少林寺了。?  秦厉突然想起要去嵩山,那无疑是要去少林寺了。东南沿海形势危急,按理说秦厉应该抓紧去剿灭倭寇,可是此时他倒是有闲心去少林寺,这就多少有些不着调了。小李飞刀李欢和周帆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毕竟他们都是好武之人,秦老大说出要去少林寺,他们心里倒也欢喜。

    秦厉三人昨晚落脚的客栈距离嵩山本就不远,所以他们早早的便上山了。此时火红的朝阳刚刚升起,把整个嵩山笼罩在了一片红彤彤之中。正是六月的天气,今日不用说又是一个大热天。不过嵩山上的树木倒也苍翠,秦厉三人走在树荫之下,一时倒也觉得不是很闷热。

    沿着崎岖的山路走出了大约有七八里的路程,秦厉等人俨然已到了半山腰。少林寺建设在山顶之上,此时便能清晰听到少林寺传出的沉闷钟声。那钟声好像和这天气一样闷重。

    周帆看了一眼秦厉,道,“老大,少林寺这可是千年古刹了,我们这一去和寺院里的僧人并不熟,是不是应该置办些礼物呀?怎么说老大也是朝廷堂堂的平南将军,我们可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呐!”

    “是呀,老大,小人前些年曾去过少林寺,少林寺虽说名声在外,但寺院里的僧人好像并不是很好客,他们对小人的态度很冷淡呐!”小李飞刀李欢敲边鼓道。

    秦厉微微一笑,道,“不用,我们去少林寺,你们二人不要说话,只看我眼色行事。呵呵!少林寺嘛,的确名声不小,但我秦厉却不怕他们。”说的很随意,但听在周帆和李欢耳朵里却有一种气势。

    是呀,秦老大跟着世外高人李良钦学习了高棍法,他应该不会忌惮少林寺的。我们既然有幸跟着老大出来了,自然也要挺直了腰杆子,可不能让少林寺的僧人小觑了呐。

    两人打定了主意,便立刻把腰杆子挺的笔直。

    又是行出了约有四五里的路程,少林寺那巍峨的寺院已近在眼前了。

    我的天呐!千年古刹就是千年古刹,到处透出一股浓重和庄严。单单是那阔大的寺院,高高的院墙便让人徒然增加几分敬仰之情。

    寺院的大门敞开着,出来进去烧香拜佛的人倒也不少。河南虽然很穷苦,但无论多么穷苦的人家也有富人,也有达官贵人。

    这些人有些就是河南本地人,有些则是从外地而来。

    本地人可能在祈求风调雨顺,让河南降下甘霖,摆脱这旱情。外地人来此地,有的纯属游玩,有的则是慕名而来,有所目的了。

    秦厉三人像是普通人一样慢悠悠的踱进了的少林寺。

    寺院里有不少小沙弥,他们正接待着来往的香客。秦厉三人站在寺院中,四处看看,闲来无事,胡乱转悠的样子。小沙弥自然现了他们并不是来烧香拜佛的。可是即使不来烧香拜佛,但到了这千年古刹中,怎么说也要给点香火钱吧?

    让小沙弥们失望的是秦厉三人看也不看他们,在院子里转悠了一通,便走进了殿堂,在各处佛堂胡乱转悠,俨然是参观游玩的架势。

    乖乖隆地咚!到这千年古刹来游玩是可以的,可总不能就这样没有表示吧?要知道,但凡是旅游胜地,那都是要收取门票费的。

    此时的少林寺自然不会收取门票费,但必要的香火钱是必须要有的。即使没有香火钱,也要买上寺院的几柱香吧?连香都不买,一两银子都不花,寺院的小沙弥们自然是不干的。要知道,僧人们每天也要吃饭,眼下河南这般穷困,米价俨然是天价了,没有银子他们如何能填饱了肚子?

    不管是圣人也好,普通人也罢,终归都是要吃饭的。饿着肚子是啥也做不成的。

    “三位施主请留步,寺院乃清静之地,三位施主来了这里不为上香,也不为邱佛祖,不知肾三位施主来这里做甚?”一个个头很高的小沙弥上前,双手合十问道。

    他虽然对秦厉等三人很尊敬,但察言观色是秦厉的强项,秦厉分明现那小沙弥两只小眼睛中流露一丝不屑。

    嘿嘿!本官等的就是就是你这个态度。

    秦厉暗暗想道。

    刚才三人还在不断的品凭着这千年古刹的神圣庄严肃穆。周帆和小李飞刀相谈甚欢。可那小沙弥这样一打扰,顿时兴趣大减。

    奶奶滴!少林寺又怎么了,千年古刹也是一样呀,值得这样看不起人么?难道我们就没有观看的权利吗?真是奇怪了,真不知道你们这寺院平时是怎么教育人的。

    因为事先秦厉曾叮嘱二人凡事要听从秦厉的吩咐,所以两人心中虽然老大不快,但也并不说话。

    秦厉淡淡一笑,道,“我们三人只是路过,知道这是河南少林寺,便来看看,顺便呐,再讨碗饭吃。当然了,听说少林寺的僧人个个都武艺不弱,顺便再瞻仰瞻仰那就更好了。”

    “哎呦,原来看你们像是游玩的,其实是没事来找事的。”小沙弥立刻沉下脸说道。

    “怎么说是来找事的呢?久闻少林寺的大名,过来看看难道不行吗?”秦厉眉头一拧问道。

    “怎么说也要有个香火钱吧?”小沙弥怒气更盛,问道。

    “没有香火钱难道就不行了吗?难道少林寺就是这样一个待客之道吗?”秦厉索性把话说的更狠一些,惹的那小沙弥更加怒。

    “你这是什么话?不行就是不行!“小沙弥旋即怒道。

    也难怪了,白白的在少林寺转悠也就罢了,说话还这么冲,要知道这是庄严圣地,什么人到了这里不是老老实实的呀。

    “不行你能咋的?”秦厉笑道。

    “咋的,当然是请你们出去了。三位施主,请吧!“小沙弥的一张脸几乎成了酱紫颜色,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秦厉道,“没见过这样的道理,我们三人来了少林寺,没见到一个武僧,也没有见识过少林寺的武艺,焉有这样轻易离去的道理?”

    他说的已经非常清楚了,来了少林寺就是要见识武艺的。这不是明显来找事的吗?

    小沙弥到了现在确信了秦厉三人就是寻衅闹事的。哪里还有半分的客气,顿时叫嚷道,“来人呐!有人闹事!”

    只是一嗓子,片刻功夫便有十几个精壮的僧人不知从哪里蹦出来,围拢了秦厉三人。

    秦厉面不改色,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道,“咋的?想打架吗?呵呵!就你们这几个人,显然不够我塞牙缝的。我不和你们动手,怕脏了我的手呐!”

    乖乖隆地咚!狂妄,太狂妄了。

    蹦出来的这十几个人其实是寺院里的武僧,只不过他们的地位低下,只是处于武术的入门阶段。

    怎么说秦厉也是李良钦的徒弟,看人还是很准的。尤其是对人武艺强弱的判断,从气势上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他朝周帆微微使了个眼色,周帆立刻会意,说道,“过来,由我这书童和你们走上几趟,你们几个确实不需要我家老大出手呐!我家老大出手,那是要山崩地裂的。”

    说的很是邪乎。

    那十几个武僧根本不理会周帆,直接朝秦厉便是挥舞起了拳头。秦厉看也不看他们,周帆却早已挡在了秦厉身前。作为秦厉的贴身保镖,这点儿手段还是有的。行动必须要迅捷呐。

    周帆和十几个武僧立时打斗在一起。十几个武僧只是处于入门阶段,他们其实说不上会武艺,很简单的事情,只是短短的功夫便被周帆一一掀翻在地。

    “哎呦,有人闹事!有人闹事呐!”小沙弥们围拢过来不少,一见情形不好,立刻大声喊叫起来。

    少林寺本是清净之地,别看人来人往的,但大家都是低声说话,没有人喧哗。小沙弥们的声音立刻传出很远。很快寺院的钟声敲响。钟声敲的很是急躁,显然是报警的声音。

    呵呵!周帆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十几个武僧,不禁学着秦厉的样子嘴角微微扬起,撇撇嘴道,“我还以为少林寺多么了不起呐,原来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呐!”

    既然秦老大刚才很狂妄,作为老大的跟班自然不能落后了,必须要狂妄起来。

    尽管周帆和小李飞刀李欢不知道秦厉来少林寺的真正目的。但老大要干什么,他们自然要怎么干,并且干的那是像模像样,有声有色。

    寺院急促的钟声好像有些日子没有响过了,一时间寺院的各个角落都有人出来。僧人确实不少,有年龄大的,也有年龄小的。但都是手里提着一条棍子,气势汹汹的样子。

    说白了,大明时候其实少林寺就是一个好勇斗狠之徒的聚集场所。只不过他们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声在外面罢了。

    这些僧人出来之后,全部按照队列站好,显然他们平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秦厉斜睨着他们的队形,内心不禁暗暗赞叹。行!单单是看这队列就有点儿样子,看来少林寺名不虚传呐。

    心里这样想,但脸上却一点儿也没有流露,仍然是那副举重若轻,不以为意之色。大约有百十个武僧全部站好了队列,这时候突然从殿堂中传出一个洪钟一样的声音,“稍安勿躁!稍安无踪!“

    单单是听那声音,秦厉不禁心头一震。声音底气浑厚,显然是武艺高强之人。

    随后便是看到一个个头不大,但分外精干的年老僧人从殿堂内徐徐走出。在他身后还跟着五名僧人。那五名僧人全都是身上穿着大黄的袈裟,庄严肃穆的样子。

    倒是领头的老僧眼角眉梢多了几分煞气。

    老僧迈着方步不慌不忙的走到了秦厉跟前,朝秦厉微微施礼,口念佛号后才说道,“施主这是为何,为何要打伤我寺院僧人?施主若是能迷途知返,那也是功德一件。

    施主呐,轻便吧,我少林寺不予追究便是!”

    显然他说话的口气很大,他这是来问罪秦厉的。秦厉让周帆把十几个精壮武僧掀翻在地,少林寺这样了事,显然是出于忍让了。然而秦厉是什么人?他是干什么来了?

    他们越是这样,秦厉越是要得寸进尺呐!

    秦厉的嘴角微微扬起,冷冷的一笑道,“不知你这老僧在寺院里是何职位?“

    “阿弥陀佛,老僧是本寺的方丈智化。”老僧很是淡然的说道。

    “原来是方丈呀,我这里有礼了!”秦厉淡淡道。

    说是有礼,可那礼在哪里呀,既不行礼,更是没有礼物。怎奈智化终究是寺院的方丈,既然是作为方丈,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呵呵!既然如此,施主请便,少林寺乃清净之所,不可以大声嚷叫的。你们几个,送这三位施主出寺。”

    智化朝着秦厉身后的几名道。

    那几个小沙弥连连点头。

    然而秦厉却说道,“方丈,我早就听说过天下武功出少林。我既然老远的来了这少林寺,还没有见识到高武艺,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离开呀?

    方丈,我看你本领很是不弱,不若就和我走上几趟,也好让我领教一二,这样也不枉我来少林寺一趟了。”

    秦厉这是公开的挑战了。

    到了这时候,周帆和李欢才明白了秦老大此行的真正目的。原来老大是因为这些天心情郁闷,来找少林寺撒气了。

    哼!可怜少林寺遇到了我们老大,想来他们这么多年的威名要荡然无存了。

    他们从来都是对秦厉深信不疑的。秦老大在他们心中就是无可战胜的神。

    智化方丈一双眉毛微微一拧,道“这么说施主是来少林寺讨教武艺的?”

    “不错,正是!”秦厉一挺胸膛,说道。

    声音坚定,铿锵有力,别有一番气势。

    “好!既然施主执迷不悟,那老僧自然不会客气。”智化说来也是好斗之人,立刻沉声道。

    随后他朝身后的一个个头稍高的僧人说道,“智杰师弟,你就让这位施主见识见识我少林寺吧!”(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