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章 用与不用各有时

    社长室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公司正业相关的东西倒是找齐了一大摞,可无论是光头还是唐谨言最重视的那份东西却毫无踪迹。

    老八的家里也已经被唐谨言派人开了进去,老八没成家,倒是方便了他们干活,可惜翻了三天掘地三尺,还是什么都没能找到。

    “恩硕,什么进展?”

    “真是神了,九哥……八爷在外面居然一个女人都没有,兄弟们打听了几圈了都没听说,只说八爷来了兴致都是嫖。”

    “……”唐谨言有些不可思议。他们九兄弟年纪普遍不小,老大都四十多了,自己今年已经二十六,老八也是奔三的人了,没成家还说得过去,可这特么混黑的人外面连个马子都没有,这简直就是童话故事了好不好……就是他唐谨言自己,也是有几个****的。

    莫非平时没看出来,老八其实是个GAY?

    唐谨言眯着眼睛,很敏锐地感觉到这种反常的事说不定才是老八真正的死因。

    “恩硕,撤回来,这事不能再碰了。”

    “是。”

    唐谨言静静地想了几秒,驱车直奔李太雄的别墅。

    听了唐谨言的汇报,李太雄沉默着,看了他几秒,才轻叹道:“谨言有心了。”

    “应该做的。”

    “我也知道你们不可能花太大的工夫在这事上,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让我意外,虽然只是附带产品,也比什么都不做的好。”李太雄淡淡道:“至于你们这几天在找的东西……”

    唐谨言一怔。

    却见老爷子微微一笑:“事发当时东西就到我手里了。”

    看着老爷子摸出个小本子一掂一掂的,唐谨言无力吐槽,只能沉默。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老爷子就等着自己能查到一些附带产品吧……倒是误会光头了,他真的毛都没找到,白挨自己揍了一顿。

    “不过谨言……”老爷子轻叹道:“我并不建议你接手走私事项。”

    “……请义父指点。”

    “你看上去比谁都野蛮,其实有颗玲珑心。给你适当的平台,就能做得很好。”李太雄淡淡道:“你真的……想要在黑道上一路走到底?”

    唐谨言继续沉默。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可不是说说而已,你不惹麻烦,麻烦会找你,彻底洗白这种事真有那么简单?

    历史有无数的事实证明金盆洗手这种超级flag的结局一般都是死全家,没几个例外。真能成事的洗白者,没有一个能脱离黑色的影子。

    李太雄把本子丢了过来,唐谨言伸手接住。却听李太雄道:“东西给你,至于用不用,看你自己。”

    ****************

    唐谨言回到家里,没有开灯。

    坐在窗边斜倚着,手上的本子抛起又接住,反反复复。窗外的霓虹闪烁,夜灯忽明忽暗地扫在他脸上,映照着阴晴不定的脸。

    他知道老爷子的意思。

    打架斗殴,涉黄涉赌,其实说穿了只能算小打小闹;夜场里卖个几传手的二道******,说是涉毒听起来可怕,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甚至手头有人命,只要有人担了去,也破不了天。可走私这玩意属于听起来没什么,实质上却是在和国家抢饭吃,与那些东西都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是真正的往这条道的最深处前行了。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就拿来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安保公司……怎么看都觉得蛋疼无比。

    话说,现在开着酒店,酒店下面有夜场,有赌场,忽然又来了个安保公司,算不算跨界经营的集团公司了?

    唐谨言自嘲地笑笑,清凉里终究不是江南区。看似一方大佬威风凛凛,实际上也只是武力值高点,经济上真和人家大集团比起来可是蚍蜉撼树,也好意思说这是个集团……

    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想起那个小姑娘——唐谨言这两天也略微了解了一下,原来她那Apink组合属于idol,严格来说和真正的“歌手”还有一段距离,甚至所谓Apink在idol里也是刚出道一年的新人,在女团界里还有个叫做少女时代的雄伟山脉横亘在面前,目测这辈子都无法翻越,这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歌手……

    看来大家半斤八两嘛。

    唐谨言看着日历上的时间,忽然又笑了起来。

    不知道这丫头商演的时候看见自己,会是神马表情?

    唐谨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随手把本子塞在柜子里。

    想那么多干什么,真到了该用的时候就用,没必要的话就让它永远躺那儿就是了。

    ****************

    三星这次的发布会并不是什么主打产品,人们期待已久的GALAXYS3尚未推出,发布会的档次也就十分一般。所谓的请嘉宾表演,实际上并不是像唐谨言想象的那样在发布会过程中表演活跃气氛,而是在正儿八经的发布会展示之后,在对面的乐天商厦门口直接开展展销活动,那时候才有嘉宾做现场演出。

    也就是说,实际上他们安保公司做的是广场安保,而不是发布会安保。

    唐谨言不懂这种表演属于什么档次,理论上在广场上表演应该档次不怎样,可是任何涉及了“三星”两个字的东西,韩国人都不会觉得它的档次不够。事实上有资格被三星邀请来表演的,都足够抬头挺胸自称自己是人气idol了。

    要是能代言,那你就是巨星了……

    提前到了广场,前来接洽的三星广告公司经理有点纳闷:“这位是……”

    金亦光急忙介绍:“这位是我们的唐社长,之前的金社长已经转让……”

    话音未落,就被三星经理打断了:“我是和金社长签订的合同!不是和唐社长!”

    “可合同甲方是金氏安保公司,而我是社长。”唐谨言接过话头,对着金亦光摆摆手,摸出一包万宝路,试着分烟。

    三星经理接了过来,脸色还是不好看。唐谨言给他点上,自己也点了一颗,笑道:“金社长做和我做,实际上没多大区别,因为做安保靠的都是这帮兄弟而不是靠自己,他们有丰富的经验。”

    三星经理点点头,这个说法让他觉得比较靠谱,不像一般小毛头急着拍胸脯保证自己的水平。反正这时候了也不可能换公司,只得递过一张名片,道:“敝姓朴,希望这次能与唐社长合作愉快。”

    唐谨言回了一张刚刚做好的名片:“相信以后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朴经理离开了,金亦光看着唐谨言,神色有些惊讶。从来只听说九爷粗鲁脾气爆,可这画风,比八爷还像个做生意的啊……

    唐谨言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搞?靠你了。”

    金亦光指了指朴经理的方向,他正在指挥员工搭建舞台,布置音响:“我们的安保必须配合他们的舞台搭建结果进行,还要做产品展销的安保,都得等他们搞好了再说,现在自己瞎做没用。”

    “隔行如隔山啊……”唐谨言微微一叹。看着金亦光招呼兄弟挤了过去检查舞台受力,颇有些咂嘴。之前的安保工作草案他就有看没有懂,心底从来都觉得所谓安保就是竖个人墙,有人越界了挤回去,哪知道还有这么多七七八八的东西……

    所以说还是黑道好嘛……只要看你拳头大不大……唐谨言吐着烟圈,幽幽地想。

    正在这时,一辆商务车开了过来,突兀地停在广场边上。

    唐谨言没动,这种事自有商厦的保安跑过去交涉,哪有特么这样停车的,那边停车场是干嘛吃的?没料到保安过去说了几句,有些为难地转过身,直接向唐谨言走来。

    “这位……金氏安保公司的是吗?”

    唐谨言皱眉:“什么事?”

    “那车里是这次三星的表演嘉宾,来得早了,怕这样大庭广众钻下车要出乱子。”

    真是艹你妈的……老子还是个菜鸟,要不要故意给老子出难题啊?唐谨言有些牙疼地走了过去,语气不善地冲着车窗骂:“早来一个小时也不会给你们多一分钱,至于吗?”

    司机有些尴尬。

    她们组合是刚出道一年的新人,要不是因为不久前的新歌拿了几个一位,也不可能受到三星的表演邀约,所以导致妹子们都挺激动的,早早就催着来了。可到了这里才发现现实和理想是有差距的……连临时的后台都还没搭建好,这样下车被粉丝们看见,可是真要出乱子的……

    终究是自己这方毛躁了,挨了唐谨言的骂也不好回应,只能赔笑道:“这位……咳,事已至此,总得想个办法啊……”

    唐谨言眼皮一翻:“有什么可想?直接开舞台边上去等着,等后台搭好了躲进去就是了,在车里多呆几十分钟多大事?”

    司机苦笑:“您不知道……”就差没说图样图森破了,你真以为粉丝是认不出车子的?

    话音未落,就听到有小男生的声音在叫:“啊!那是Apink的车吧!”

    司机一脑袋砸在方向盘上,完了。

    Apink?

    唐谨言饶有兴致地眨巴眨巴眼睛,歪着脑袋透过司机放下的车窗往里瞧,隐约可见一批小妹子,看不太分明。

    小男生冲到了面前,兴冲冲地喊:“珑队……”

    还没喊完呢,唐谨言伸出大手,一把将他拎在空中,头也不回地道:“先开到舞台后面去,有地方遮挡一下也好,交代他们先给搭个棚再说。”

    司机有些犹豫地看着空中挣扎的小男生:“那他……”

    唐谨言终于回头看了小男生一眼,随手扔在地上,顺手捋起衣袖,露出森森刺青。继而咧嘴一笑:“小弟弟,抢劫。把身上值钱的交出来。”

    小男生惊恐地看着刺青,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