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二十章 有与没有

    “听说你们新村派最近很不安宁,你唐老九怎么有空跑我这里来?”次日一早,Dispatch新闻社,董事权正阳皮笑肉不笑地接待来访的唐谨言:“我没记错的话,你唐老九是最正统的那类黑道代表人物,与白老六和我这样整天想往娱乐业混迹的不是一路人,我们应该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Dispatch得罪各大娱乐公司无数,却依然能活得滋滋润润,自然是有它的来路。董事权正阳就是它的来路之一,作为首尔最著名的黑道大佬金泰村的“泛西方派”内的重要人物,他不是D社的社长,却握有很大的实权。

    他们泛西方派与唐谨言的新村派前些年是小战过一次的,起因却是因为白昌洙。

    白昌洙早年经纪了一个艺人叫权相佑的,也算是有点牌子的明星了,后来因为想硬逼人家去日本发展,人家不去,彻底闹翻。白昌洙黑社会脾气发作,威胁权相佑,结果大佬金泰村不知道为何出面给搅和了。这么点小事你金泰村堂堂大佬居然来欺负我一萌新,白昌洙一怒回家找爸爸,事件具体是怎么个变化的,唐谨言并没有参与进去,搞不太清楚,只知道后来不知怎么的权相佑反而把金泰村给告了……当然最后也没个结果,不了了之,而权相佑这些年也基本扑街到了姥姥家。

    唐谨言很没素质地把脚架在茶几上,不悦道:“不要叫我唐老九,让我听起来感觉很像唐老鸭,叫唐九,唐谨言,随便你。”

    “好吧,唐老九。”

    “你MB……”唐谨言用中文骂了句,也不去较真,油然道:“你的人拍了我和明星的照片,你该知道我对这方面开始感兴趣了,还问这些岂不是放屁。”

    权正阳泛起一丝暧昧的笑容:“觉得出来混的女人没意思,开始狩猎明星了?话说那个朴素妍长得还算可以,有点眼光。”

    “随你怎么想。”唐谨言知道和他们解释这些没什么意义,只是道:“我对你们D社很感兴趣,你回头和他们商议一下,说我唐谨言想合作入股,你们能不能接受、能接受多少比例、什么价格,明后天给我个准话就行。”

    权正阳一呆,皱起眉头郑重地看了他一阵,才道:“昨天白昌洙对一家不入流的花边小报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目前看去想搞的形式和我们D社很类似,大抵是平时报道娱乐新闻,发发评论带节奏,偶尔才爆爆料什么的。你不去和他合作,跑来找我们干什么?”

    “老六那边,起步太晚了,等派上用场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我唐九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唐谨言摊手道:“如果你们不肯和我合作,那我没辙,也只能回头找老六。”

    权正阳犹豫了一阵:“D社不缺资金,你我两家也分属对头,平白掺你一股显然没道理。不过你唐九郑重提出合作,就我个人而言,并不想太驳你面子。让我回头和他们商议一下再答复你。”

    “你们泛西方,越洗越白,越来越软蛋。我看金泰村也没两年可活了,等他两腿一蹬,你们看似红火的各项产业少了铁与血的长城支撑,真能撑得住?”唐谨言漠然道:“唐九拭目以待。”

    权正阳静静地看着他,半晌开口:“D社有什么东西让你感兴趣?”

    “老实说,对娱乐业我一窍不通,但是我知道一个道理。”唐谨言淡淡道:“无论任何时候,都要有说话的地方,否则被人阴死都没处说理去。白老六想折腾的就是这个,我想要的也是这个。”

    权正阳摇头失笑起来:“呵……人家说唐老九不学无术,没想到灵醒着呢,目光直接就瞄上了舆论。”

    唐谨言神色严肃:“让我参股,无论多少,我平时不会对你们的经营放半个屁,只要在我有需要的时候能帮得上我就行。”

    权正阳点点头,又摇了摇头:“D社的影响力仅限于娱乐圈,你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要玩女星可不需要这个,你手上的刀子可比报纸管用。”

    “没找错。虽说现在我压根没有需要你们的地方,可我看见你们的人,忽然有种预感,走这一步终将对我有用。”唐谨言顿了顿,又有点不耐烦地道:“不必总是心怀警惕的试探来试探去,至少老子没有吃你们产业的那份精力,该说的都说了,行或不行一句话,再罗里吧嗦老子走了,老六那里又不是不能做。”

    权正阳笑了起来:“唐九果然是爽快人,权某平时和生意人互相试探扯皮的谈得多了,遇上你这样的还真不习惯。好了,其实我个人对这合作确实有些期待感,明天一定给你答复。”

    *************

    “你真的对这合作有期待?”

    “确切地说,我对和唐谨言合作有点期待。”

    “怎么说?”

    “唐谨言不可能有心思涉足这些全新的产业,清凉里和新村派内部的事情足够他焦头烂额,我看他确实只是不知道哪来的缘故,想要未雨绸缪做点布置,不是对着我们来的。”

    “这一点我相信,唐谨言没有把手往外伸的闲工夫。”

    “是的,而且……他的那句话很有道理。”

    “哪句?”

    “我们也需要新的铁血长城。现在内部的机制已经软了,和唐九这样的硬茬儿结个善缘没什么不好。看上去,挺双赢的合作。”

    “也就是说,唐九看似粗鲁没耐性,其实句句如刀,该说的早就说透了?”

    “是,很厉害的人物。其实他们新村派,真正有脑子的也就剩这么寥寥几个了。”

    “还有谁?白昌洙?”

    “嗯,白昌洙这王八羔子,也阴着呢。”

    *****************

    “智孝啊,你今天没什么事吧?”白昌洙笑眯眯地说着:“陪我出去吃饭如何?”

    宋智孝没好气地斜睨着他:“不去。研究剧本呢。”

    “啧……怎么对我越来越不客气了啊?之前还能给个社长面子……”

    “你说说自己从找人演戏玩英雄救美开始,到底还有哪点值得我客气了啊?”

    “有啊。”

    “哪点?”

    “让你认识了唐谨言。”

    “……”宋智孝偏过脑袋:“别说我和唐谨言没什么关系,就算真有关系,你俩也不是兄弟情深,难道我还得对六伯客气不成?”

    白昌洙耸了耸肩:“我杀人都被你知道了,要不是拿你当弟妹,你还能好端端坐这儿?”

    说起这种事,宋智孝还是有点虚,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也说过,他对我不是那种意思。”

    “那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希望我陪他上床?”

    “wuli智孝一直这么聪明。”

    “真是,撕下了那点假面具,你的面目立刻可憎起来。”

    “还好吧,至少我现在对你有一说一。”

    “真荣幸。”宋智孝伸了个懒腰:“去哪吃饭?”

    “清凉里。”

    “他约的?”

    “不。”白昌洙笑眯眯的:“我送的。”

    宋智孝愤怒地站起:“我不是妓女!”

    白昌洙依然笑容可掬:“放心,唐谨言在一天,就没有人敢当你是。你难道不知,你的后台已经是他了,而不是我白昌洙。”

    宋智孝怔了怔,沉默片刻,低声道:“其实不通过我来笼络,他也是拿你当兄弟看的,至少不会害你对吧?你又何必在我身上多费工夫?”

    白昌洙也怔怔出了会神,继而摇头道:“也许你说得对。那这么说吧,不谈那些肮脏的,反正我想去唐谨言那里坐坐,你有没有兴趣跟去见他一面?”

    宋智孝张了张嘴,良久才叹了口气:“有。”

    白昌洙摊手:“你看,有什么区别?”

    宋智孝瞥了他一眼:“有。”

    白昌洙微微一笑:“对你来说有,对我来说没有。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