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四十章 天要让我还债

第四十章 天要让我还债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ps:新的一周继续裸奔求点击推荐稳住新书榜

    “今天你真出名了,唐先生。”下了课,徐贤和唐谨言并肩走向车库,脸上还带着晕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笑的:“以后大家再也无法直视桃花源记了,这回你真是想让大家忘了你都难”

    唐谨言捂着脸不说话。

    徐贤捏着额角:“真被你害死了。”

    徐贤这是真被他害死了,以后同学提起今天的趣事,少不得来一句“那个坐在徐贤身边和徐贤共用教材的男人巴拉巴拉”,连带着徐贤一起出了个大名,当然徐贤绝对不想要此大名

    唐谨言理亏,挠头道:“请你吃饭赔罪”

    徐贤无力地道:“免了。下次别坐我旁边就对了。”

    唐谨言倒没计较她对自己的排斥感,问道:“你怎么这么有空的我看tara忙成狗了,你比她们红,反倒更闲”

    “今年我们少女时代基本没有什么动作,我因为小分队的缘故倒还忙些并不是什么团都像tara时时刻刻这么拼的。”徐贤叹了口气:“其实她们太拼了,反倒不是好事”

    唐谨言有些不解:“努力怎么不是好事了”

    徐贤抿了抿嘴,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半晌才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对这些事我没欧尼们看得明白。反正运营安排上的事,自己是没法决定的,无论结局是好是坏,也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去做。”

    “这就是看着光鲜,无非是被牵着的木偶而已。”唐谨言冷笑道:“所以说,还不如老子自在。”

    徐贤认真地道:“人并不能只图自在。”

    唐谨言嘿然:“你们图的也不过是钱,是名,是万人追捧的虚荣,又能高端到哪里不要告诉我还是为了艺术奋斗终身。”

    徐贤并未否认,只是淡淡道:“无论我们图什么,我们并不害人,而你恰恰相反。”

    唐谨言哈哈大笑:“你这么好学,有句中文不知道你学过没有虽然我也忘了是从哪看来的了。”

    “什么中文”

    “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唐谨言淡淡留下一句,转身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启动了车子。

    五鼎何意,徐贤并不知道,但这句话深重的魔性扑面而来,一听就能了解主题思想。徐贤呆立车外,嘴唇都有些发抖:“这是这是很可怕的思想到底是什么古人能说出这样可怕的话简直简直”

    简直了半天说不下去,唐谨言把手臂倚在车窗上,好笑地道:“其实如果我想粉饰自己一下,给自己面上贴个金,还可以这么说:清凉里没我唐谨言,每年要多死几个人,要多流入多少来历不明的毒品。这样你会不会反而觉得我是个英雄哎哟喂这么一说忽然感觉我逼格好高,曹操似的哈哈哈不过很可惜,我并不是为了这么高大上的理由。”

    “轰”地一声,路虎扬长而去。

    徐贤怔怔地呆在那里,直到唐谨言的车子早就不见踪影,她的眼里还一片迷茫。

    唐谨言驾车回去,却把这点事忘在脑后了,他是典型黑道,并不是身处黑暗心向光明的迷惘者。

    也许包括他在内的每个黑道人士,心中都会有点对美好的期盼,那是人的天性。但是在根子上,黑与白之间截然对立的观念冲突基于各自生活成长环境与教育环境的巨大差异,体现于庞大的人生观世界观的各处不同角落,岂是寥寥几句小辩论就能说得分明成熟如宋智孝、朴素妍,都绝对不会去和他扯这些方面的问题,他也不会去揭她们的难堪处,无论做情人做朋友,求同存异互相包容是成年人的相处方式。只是在这样的差异下,想要爱得死去活来那可就有点难了。

    唐谨言当然不会把和徐贤的几句扯淡放心上,他此刻心中反复回荡的是李教授的九龙夺嫡。

    巧合吗

    应当是巧合,宋智孝不至于把他的底子泄给外人,就算泄露了他的身份,也不可能去把他们兄弟当下的处境说给人听。当然不排除李教授从别处了解了他的情况,可是人家开的什么课也该是既定的,不可能为了他而开。

    既然是巧合,那么在一定程度上也象征着命运。

    天意要让我认知一下古时的兄弟争位,究竟是个怎样的过程

    然后有所借鉴

    唐谨言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种什么情绪,连开车都有点走神。好在没出什么意外,一路直达自己的夜场门口,刚停下车就看到几个亲信气势汹汹地拎着球棍什么的往外冲。

    “诶诶,泽生,什么情况”

    领头的大汉叫玉泽生,也是早年就跟着唐谨言打江山的老伙计了。见唐谨言出现,笑道:“上午不是有剧组来拜过码头么,结果这会儿就被几个不开眼的傻鸟骚扰了,九哥既然收了保费,我们总得表示表示,免得坏了名头。”

    “这样啊左右无事,我也去看看。”

    “九哥去了,那些傻鸟还不屁滚尿流”

    “得了,他们要是认我招牌,也就不会犯傻了。”

    “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黄毛,怎么一年比一年多”

    “大多是学校里看了些黑帮电影的小毛孩。这可是很有必要的泽生,要是没这些小屁孩,我们从哪发展新人”

    “说来也是,哈哈”

    一伙人说说笑笑地走向片场,老远就看到几个头上染得黄黄绿绿的少年,申元昊带了剧组人员正在交涉。

    走得近了,可以看见一个领头的黄毛笑嘻嘻地冲着剧组的一个女孩勾手:“小妞长得不错,这么小就当明星了啊陪哥哥们去兜兜风呗”

    女孩怒目圆瞪:“滚蛋”

    “哟,还挺有脾气,见都没见过的三流货色装毛的大明星啊”黄毛掏了掏耳朵:“兄弟们脾气可不比你小,万一失手砸坏了什么东西可就不好了,听说摄影机很值钱”

    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有人淡淡道:“老子的脾气更不好。”

    黄毛刚要转头,一股大力摁在他的脑袋上,带得他整个人腾云驾雾一样飞了起来,“砰”地一声,脑袋被摁在一边墙上,鲜血飞溅,黄毛身子抽搐了一下,直接晕死过去。

    从剧组到混混再到唐谨言的小弟们,全都呆若木鸡,怔怔地看着忽然暴走的唐谨言。

    唐谨言松开手,像拍灰尘似的拍了两下。目光静静地对上女孩略带着戒备疏离的眼神,忽然一笑:“挺有趣的,恩地xi。不知道是不是天要让我还债,为什么我每次与你相遇,都是以一种保护者的身份,并且还注定不会被领情”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