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十一章 请回答1997

    这话让剧组十几号人面色都变得很奇怪。`

    看不出来啊……郑恩地居然和这黑老大认识?难道他忽然的暴走是为了恩地?这可有意思了……

    郑恩地听了这话也愣了一下,细细一想,面上也带了几分古怪,继而摇头笑:“你如果不弄得这么血腥,那还是能领你的情的。”

    她的态度让唐谨言也觉得颇有意思。这丫头有种让人很舒服的爽朗和朝气,即使遭遇那样的事,即使加害者就站在面前,她都从来不会表现出哀哀怨怨凄凄切切又或者畏畏缩缩的那种模样,每次唐谨言看见,都觉得很对胃口。

    此刻的郑恩地扮相更是有意思……她穿的是一件中学校服,还背了个橙色书包,黑长直,齐刘海,看上去是在扮演一个女学生的角色,让唐谨言觉得分外适合她……

    他没有回答郑恩地这句话,只是挥了挥手。身后的玉泽生会意地招呼了小弟们上前,把地上的人扛了出去略作检查,然后对唐谨言做了个安全的手势,示意只是昏迷。而那几个小混混早就瑟瑟抖地蹲在一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唐谨言走过去,在混混面前踱了个来回,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中丢下一沓钞票,驻足道:“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因这种普通小事而对不懂门道的未成年下了有可能致死的重手,犯了道上的大忌,这里没人能罚我,我自罚,以后你们真的混出头了,记得这一天,这个规矩。”

    话音未落,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号的水果刀,猛地扎在胳膊上,鲜血长流。

    郑恩地猛地捂住了嘴巴。

    蹲在地上的黄毛和申元昊这些剧组成员都全部呆若木鸡,极度震惊。

    唐谨言身后的玉泽生等人却都点着头叹了口气,玉泽生掏出伤药走上前来,帮唐谨言拔下小刀,敷上伤药。

    唐谨言自始至终面色不变,等玉泽生敷好药,才笑了一声:“刺得太浅……这罚得轻了点,加上那沓钱差不多么?”

    玉泽生低着头有点难过:“其实掏钱就可以了……”

    唐谨言笑笑:“那能骗过自己去?”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但是一旦当你处在无人能够处罚你的位置上,人们往往不会再去恪守它。`偶尔犯了错误,别说自罚了,认错都难。唐谨言以身作则甚至带着规矩相传的意味,彻底打破了在场所有人对这个黑社会的认知。

    但对于玉泽生他们来说,类似的场面却已经看见过很多次。

    自己守规矩,别人才会服你的规矩。

    清凉里服唐谨言,并不是没有理由。

    唐谨言又对地上的黄毛们说道:“道上的事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爽,一个个毛都没长齐,家里的老娘说不定还在炖着鸡汤等你们回家,出来装什么黑社会?回去该读书读书,实在不想读,要出来混那也跟个靠谱的老大去混,混黑先也是为了赚钱养家,别傻比似的以为黑社会就是染几根毛为了能够欺负人。”

    有个黄毛带着点崇拜的目光抬头看着他:“这位大哥我们能跟你混吗?”

    唐谨言摇头失笑,玉泽生他们都笑了起来:“玩网游还得升级呢,你个新手村都没出的就想跟波ss混?”

    唐谨言摆摆手:“废话少说,现在把地上这家伙带医院去,检查检查有没有颅内出血,要是让我知道你们不带人检查自己带着钱回去了,人死了的话你们就准备陪葬吧——那时候宰了你们可是合规矩得很。”

    “大哥放心!我们最讲义气的!”

    “呵……”看着黄毛们抬着人走了,唐谨言的目光落在剧组里转了一圈,又落在申元昊脸上,笑道:“申导演,会在这拍摄多久?”

    “不会每天在这,但6续有来,持续时间挺长。”申元昊看了看他染血的白衬衫,胳膊处早已经红得透了。他的语气多带了几分小心,对自己狠的人,对别人狠起来那可想而知,千万得罪不得。

    唐谨言环顾周围:“主要为了这些十几年前风格的房屋和街道?”

    “是的,我们拍的是十五年前的故事,因此不能选择太繁华的地方。`这边主要的场景是附近的学校,我们谈好了租约。”申元昊解释:“室内场景大部分不在这,台里另有地方。另外还有部分场景得去釜山,我们的故事背景是釜山。”

    唐谨言点点头,指着郑恩地问:“不要告诉我这背书包的小姑娘是女主角。”

    申元昊笑道:“恩地确实是女主角。”

    唐谨言惊讶地看着郑恩地,郑恩地正在看着他的胳膊愣。唐谨言叹着气摇头笑:“总不会为了釜山背景就找个釜山小丫头做主角,这破剧会有人看?”

    申元昊的脸色又有点怪,你居然还知道恩地的籍贯,这可不是一般熟悉了啊?

    郑恩地仿佛才从走神中清醒,怒道:“不要看不起人!”

    “哦?那好啊。”唐谨言伸出右脚勾了张椅子过来,随意坐了下去:“让我看看女主角的风采如何。”

    玉泽生一伙人傻眼了:“九哥……”

    唐谨言摆摆手:“你们自己回去,我在这玩会。看人拍戏也很好玩的。”

    玉泽生有些无奈:“你的伤口还要回去处理一下的。”

    “这点小伤打什么紧,回头让人送条绷带过来就好。”

    唐谨言的奇怪态度让大家想不明白又无可奈何,只能离开。离开前都仔细地看了看郑恩地,心想这他妈邪门了,莫非这学生妹似的小娘皮居然有可能成为大嫂?长得也一般般啊……

    如他们一般想法的人并不少,起码这会儿男主角徐仁国两腿就有点抖。

    这可是爱情戏啊……这下可怎么演啊……别惹得那头暴龙把自己脑袋也往墙上一摁,那可就好玩了……

    申元昊却没那么多闲心考虑这些,时间已经拖了很久了,今天的拍摄计划还得完成。招呼人员就位,便直接开始。

    “absp;郑恩地背着书包从徐仁国身边走过,准备打开家门。

    徐仁国转身看着她:“今天友珍向我表白了。”

    郑恩地故作轻松:“听说了。”

    “怎么办?”

    “你觉得呢?”

    徐仁国叹了口气,又紧紧盯着她:“要不要我拒绝她?”

    郑恩地垂下眼帘:“干嘛问我。”

    徐仁国逼前一步,目光锐利地追问:“要不要我拒绝她?”

    郑恩地抿着嘴不回答,徐仁国继续逼前:“要不要我拒绝她?”

    看着徐仁国步步紧逼的模样,坐在一边的唐谨言眯起眼睛,下意识地放下了一直翘着的二郎腿,身子重心似是微微有点前倾。

    徐仁国似有所感,急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直视郑恩地。

    “ng!”申元昊怒道:“仁国搞什么?”

    徐仁国为难地看了看唐谨言,不知道怎么说。

    申元昊也看了看唐谨言,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唐谨言似是有些歉意地微微一笑,后背又靠回了椅子上。

    申元昊也不知道怎么说,只好道:“恩地的表情很好。继续吧。”

    这场原计划很简单的戏,最终拍得很是艰难。不止是徐仁国,到了后来郑恩地的表现也越来越失措。唐谨言却像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锅,依然悠哉悠哉地坐在那,拿着小弟刚刚送来的绷带自顾自在那边包扎胳膊,让整个剧组蛋疼无比。

    好不容易勉强把这场戏过了,申元昊无奈地叹了口气:“收工吧。”

    剧组沉默着收拾东西,气氛有些别扭。唐谨言忽然开口:“申导演,我不知道你们去别处的室内场景要不要租金什么的,我有意免费提供场地给你,这样的话你们大量戏份都可以集中在这里拍摄,不用到处跑,你意下如何?”

    申元昊一愣:“集中在这?”

    “嗯……要是拍老场景来这,其他场景又在别处,想必你们也麻烦。再说清凉里又不是没有现代化场景,除了带有强烈釜山标识的之外,要什么有什么,何不集中在这拍?”

    “那自然是最好……”申元昊有些意动:“可是恕我直言,若是九爷一直旁观的话……”

    唐谨言摆摆手:“你当我吃饱了撑的?那么闲?”

    “那……”申元昊有些犹豫地问:“九爷这么关照,是否有什么要求?”

    “不要让任何人把郑恩地和黑社会联系在一起。封好你剧组的嘴,让我听见任何风传,你会很麻烦。”唐谨言留下这么一句,长身而起,离开片场。

    申元昊目送他的背影越走越远,转头看了看郑恩地,郑恩地低着头,半天才道:“那导演我先告辞了。”

    “今天表现不错,恩地的演技还是挺让我意外的,要不是确认你的简历,真要以为你是科班出身的演员。”

    “谢谢导演,这都是导演的栽培。”

    郑恩地收拾收拾东西走向停车场,老远就看见唐谨言的背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保姆车前。她看着唐谨言敲了敲车窗,车窗摇下,露出经纪人李正雅的脸。

    李正雅无奈地问:“唐先生有何见教?”

    “你可以走了,我会负责送郑恩地回去。”

    “……我不能这么做。”

    唐谨言漠然道:“在清凉里……就算是洪胜成亲临,我唐九让滚,他也得给我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