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十九章 死要面子的男人

    “谁能告诉我这只奇怪的生物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唐谨言终于换好鞋子,站在大厅指着郑恩地:“又来千里送?”

    郑恩地还愣在那里,宋智孝懒洋洋地回答:“我在路上遇见的。你把人家一个人丢在街上,人家没钱没卡,被人拐走了你可别心疼。”

    唐谨言愣了愣,沉默下去。

    那时候,笨拙的表白被毫无余地的拒绝,他面上沉静看着窗外,其实心里不知有多少羞恼。骂她胸平嘴大水少功夫差,然后赶她出门,其实都是恼羞成怒的具现。一时之间并没有想过,她一个人流落在街上会不会发生什么……

    他放缓了语气:“还好你遇上了,这是我没考虑周全。”

    宋智孝悠然道:“本来以为路遇了一个圈内的小妹妹,后来才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一般小妹妹。”

    唐谨言抿着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郑恩地这时候如梦初醒,嗖地站起身来,往外就跑。

    唐谨言伸出手去,随意就将她拎在原地:“得了,来都来了,在这吃饭。”

    郑恩地奋力挣扎:“放开我!”

    唐谨言淡淡道:“再啰嗦,脱你衣服。”

    郑恩地一下就萎在那里。

    唐谨言将她拎回沙发上丢了下去,然后一屁股坐在对面,撑着下巴看了看宋智孝似笑非笑的脸,又看了看郑恩地一脸吃了翔的表情,终于叹了口气:“你们剧组就驻扎在我的酒店,你可以让李正雅把你的用品送过去,明天开始好好拍戏,不要被这些事影响了。至于今晚……先在这休息吧。”

    宋智孝眨巴眨巴眼睛:“今晚……要我让位么?或者你想一起?”

    唐谨言奇道:“我不记得有和你说过这事,你怎么知道恩地?”

    “白昌洙露过只言片语,我猜的。”

    “啧……连白昌洙都看得出,我自己却一直看不出。”

    宋智孝微微一笑:“我上楼换身衣服,你们聊。”

    看宋智孝潇洒地起身转上楼梯,郑恩地右手动了动,似是想拉着她,可终究没伸出去,颓然缩了回来,坐在那像等待审判似的。

    唐谨言闭目靠在沙发上,好几分钟都不发一言,睁开眼第一件事是去口袋里摸烟抽。

    烟雾缭绕,郑恩地满脑子烂翔,默默抱着果汁喝。哪怕她不喜欢烟味,可也知道这时候最好少啰嗦为妙。

    谁都能看得出他被这种感情上的事搞得已经很烦躁了。毕竟常年刀光剑影把脑袋拎在裤腰带上的男人,对待男女之事惯常直来直往,就是上或者不上。何尝牵扯过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而且他面对的情况貌似比普通男女还更复杂点……遇上这样复杂的事情,换了某个姓安的说不定心中盘算怎么把两个都收了宫再说别的,可换了是唐谨言却只想骂娘。

    唐谨言一向自认是个很有毅力的人,说要戒什么东西都很轻松,少年时连毒都吸过,依旧是说戒就戒连一丝障碍都没有。烟酒是属于“工作需要”,混黑的说自己不抽烟不喝酒,有些场合下会很别扭,也不利于和兄弟们打成一片,当真觉得有必要戒了的话,随便就戒了。

    可是连戒毒都这么轻松的他,说要戒了郑恩地,一看见她出现在面前,又知道她下午过得挺委屈,那心肠一下就软了下来。别说狠心让她赶紧滚蛋,就是她自己要跑都舍不得,这还戒个毛?

    真是活见鬼。

    戒不掉,那发挥大佬本色,干脆点长期包着吧,却又舍不得她就此失去了笑容。这下进又不是退又不是,还怎么搞?

    李允琳说得是对的。老虎和羊的生物链都崩了,怎么能不乱呢?

    光是一个郑恩地已经让唐谨言蛋都快碎了,还要加上本来就鸵鸟似的在一起,始终弄不清互相关系的宋智孝,那蛋已经可以打成蛋花了。还好宋智孝很聪明的暂时回避了,否则让唐谨言直接面对两个的话,那真是不如让他一个人拔刀冲向釜山七星帮总部还更舒服点儿……

    唐谨言吸了最后一口烟,狠狠掐灭在烟灰缸里,开口道:“你是挺倒霉的。你说得没错,被我这样的人喜欢,不是什么好事。普通男人你不喜欢可以让他滚蛋,可对我你无可奈何。”

    郑恩地叹了口气:“是挺倒霉的。”

    唐谨言道:“其实我们本来就不合适,真要凑一对儿,我怎么想都觉得那会是一出格格不入的别扭剧本。所以我本来就没想要继续,只不过既然这么巧到了我家来,那留你吃个饭,明天该干啥干啥吧。”

    郑恩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宋智孝此前说的话一句句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她轻声叹了口气。——有些人,你看着再怎么不搭,可人家就是爱上了,没什么道理可言。

    她觉得他喜欢她真是世间最荒谬的事,同样他也觉得他和她一点都不合适,根本格格不入。

    可结果就是这么没道理。

    唐谨言又道:“恨我入骨吧?觉得遇上了命中衰神?”

    郑恩地低声道:“不知道。”

    “不知道?”唐谨言有些惊讶,再次重复:“不知道?”

    “不知道……”郑恩地有些茫然:“……除了那事之外,你对我真的很好了,我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啊。但是那事又怎么可能就这样揭过去了呢……我直到现在,有时候还做噩梦……”

    唐谨言摸了摸鼻子:“其实我那时候挺温柔的,到最后我看你也挺爽的啊……不该做噩梦才对吧。”

    郑恩地怒目而视,眼底却带了些不易察觉的羞恼。

    他说中了。她确实没做噩梦,有时候甚至还做过春梦,梦中的对象居然是他。

    不管是她拍的电视剧里想要表达的那种青春萌动也罢,是因为女人的第一次无法忘怀也罢,反正她心中时不时浮现的,真的是他,从那一天起就一直都是他。到了这两天的交集之后,就更是他了……

    “反正……”郑恩地咬了咬牙,终于说道:“素妍前辈的事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了你,但是你有智孝欧尼,这总是不会错的。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不该是你这种自诩汉子的人做出来的事,专注点对待欧尼吧。”

    唐谨言淡淡道:“你曾说过,认为素妍不该找我这样的人渣。那么你现在让我专注对待智孝,究竟是觉得我不人渣了,祝福我和智孝的感情呢,还是觉得这个人渣赶紧甩给智孝的好?”

    郑恩地张目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宋智孝换了套家居服,倚在二楼栏杆上笑。谁要觉得唐谨言人如其名是个拙于言辞的木讷汉子,那就真走眼了,这货嘴炮很厉害的。这个问题问得真是毒啊,要是前者,说明她认可了他并不人渣,要是后者,说明她自己是个不顾前辈死活的心机婊……恩地本来就不是那种玲珑心的女孩,相反大咧咧的很是女汉子,她怎么绕得来这样的逻辑?

    好在唐谨言没有进迫,反而抬头喊:“别在那看戏了,下来吧。”

    宋智孝悠然走了下来:“看你泡妹子挺好玩。”

    “得了,我哪会泡妞。”唐谨言摇头起身,扩了扩胸:“日常锻炼不能落,我去锻炼,你陪恩地坐坐。”

    宋智孝斜睨着他:“这话的意思是……”

    唐谨言从她身边经过,走向器材室:“意思是,你是女主人,招待一下客人。”

    宋智孝看着他的背影,淡淡道:“不再考虑考虑?”

    唐谨言脚步不停:“她不可能会喜欢我,也不适合我,强扭没意义。”

    宋智孝叹气:“可你喜欢她。”

    唐谨言平静回答:“时间会冲淡一切。”

    “问题是……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她。”

    唐谨言终于停下脚步,静了几秒,才道:“如果你因此想要离开……”

    说着又顿了好几秒,才接了下去:“那就离开吧,那也是我应有的结局。”说完走进房间,很快里面响起杠铃推动的声音,宋智孝静静听着,她知道这声音的频率比平时快了很多很多。

    宋智孝看了器材室的门很久很久,才微叹一声,转过脑袋。然后看见了郑恩地的目光。

    小姑娘也在看器材室的门,她的目光里,除了迷茫,竟出现了一丝同情。

    她在同情一个强暴了她的男人……

    宋智孝低声道:“觉得他挺可怜的是么?”

    郑恩地抿着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宋智孝又道:“无端端卷入不该有的感情漩涡,你又可不可怜?”

    郑恩地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宋智孝笑了笑,又道:“明知道他心里喜欢的是别人,我却还觉得挺正常的,我又可不可怜?”

    郑恩地目光微动,看了宋智孝半晌,终于小声开口:“他也舍不得欧尼的,他刚才……好难过的。”

    宋智孝支着脑袋出了会神,忽然扑哧一笑:“真是个死要面子的男人。”

    郑恩地心下赞同。

    真是个死要面子的男人。

    他要是说几句好听的求智孝前辈别离开,智孝前辈绝对不会走。

    可他就是选择了刚。

    他要是低声下气对她郑恩地说几句情话什么的……呸呸呸,想这个干嘛!郑恩地无力地捏着脑袋,最近真是有点精神错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