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五十章 涟漪

    吃饭的时候,唐谨言端坐主位,宋智孝一身家居服,郑恩地一身中学校服,分坐左右。这一眼看上去居然有点像一家三口,两个早婚父母带着个半大女儿的模样……

    说起来好像很逗很温馨,可实际上场中的气氛是极其沉闷的,三个人都跟闷蛋一样不说话,电视机也没开,空气一片安静。倒是宋智孝时不时给郑恩地夹菜,郑恩地小心翼翼地回着“谢谢”,好像怕大声了会引起什么不良后果似的。

    唐谨言三两下扒完饭,有些恹恹的坐在沙发上抽烟。宋智孝微微一笑,起身取了红酒倒上两杯,给他端了过去。

    唐谨言接过红酒,宋智孝就挨着他坐下,在他耳边道:“摆个扑克脸干嘛,真当我要走啊?”

    唐谨言微微叹了口气:“不是……这件事上,我自认是对不起你的。你真要跑路,我也只能认了……”

    宋智孝举杯和他一碰:“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我们从来就不是在谈恋爱,我起初就说过不想打扰了九爷找女人的兴致不是么?”

    两人干了杯,唐谨言捏着酒杯转着,有些出神。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他并不觉得他俩真是那么随意的砲友关系。

    宋智孝又道:“真要说起来,你心里一直存有娶我的念头,倒是我没想嫁给你,岂不是我先对不起你?”

    唐谨言道:“那是因为我有太多不便,与你无关。”

    宋智孝摇了摇头:“不,谨言……你心里担忧的那些,诸如不能陪我出现在阳光下、或者你的身边很危险这类的,这都不算什么,问题不在这里。”

    唐谨言转头看着她。

    宋智孝也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问题在于,我并不想嫁给一个坏事做尽的男人,我自问无法与他同进同退。我甚至不能确定,若是长期在他身边目睹一些事情,我会不会对他产生反感。”

    唐谨言沉默半晌,点了点头,忽然失笑:“我们一直说不清是什么关系,实际上只是不愿说。真正说穿了,还是很简单的嘛。”

    宋智孝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姿态:“所以说,你找女人我从没介意过,我还建议过你注意卫生呢……管你是玩女人还是动真的,实际上与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一时恋奸情热想要腻着你,而且你那方面功夫不错,我很满意。等哪天姑奶奶腻味了,你就滚蛋。”

    唐谨言笑出声来,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你啊……表面上什么都豁得开,内里也是个死要面子的女人。”

    宋智孝眨了眨眼睛。

    是啊,所以我们太配了,配得过火了。

    她忽然生出恶作剧的心思,侧身过去搭在唐谨言肩膀上,附耳道:“小姑娘孤零零坐在饭桌上,明明吃完了还是傻愣愣的不敢动,你不关照关照?”

    唐谨言有些无语:“怎么关照?说哎呀呀吃完了还坐那儿干鸟?”

    宋智孝小声指点:“追女孩子是要哄的。你的嘴巴挺能说的啊,只要你能放下那点黑老大的死面子来哄人。”

    唐谨言表情怪异地抽了抽嘴角:“不会。”

    “真没用。”宋智孝鄙视地看着他:“老娘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

    唐谨言无语地道:“因为你本来就不吃花言巧语那套。”

    “对哦……”宋智孝好像茅塞顿开似的一拍掌,又笑嘻嘻地附耳过去:“可是她吃啊。”

    唐谨言的神色越来越古怪:“你到底想干嘛?”

    宋智孝眨眨眼:“我想看两件事。第一呢,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恨你入骨,是不是真的完全没可能喜欢你。你不想知道吗?”

    唐谨言一怔,有些意动:“这倒是有点想知道。第二呢?”

    “第二……”宋智孝嘻嘻一笑:“想看唐九爷低声下气哄人的模样到底是怎样的。”

    唐谨言哭笑不得:“别恶趣味了。”

    “你不知道我是玩综艺的女人?”

    “我真不会。”

    “要不要我教你?”

    “……”唐谨言没好气地站起身来,直接走到郑恩地身边,**地道:“傻坐那儿干什么,吃完了去洗澡,你好像连昨天都没洗澡,大热天的一小姑娘这么腌臜也不害臊。”

    郑恩地本来还一脑子混混沌沌的坐那儿,这一句话直接刺得她一蹦三尺高:“谁说我昨天没洗澡!”

    “你不是没衣服换?”

    “不换衣服就不能洗澡吗!”

    “那也腌臜。”

    “这都是你害的好不好!”

    唐谨言摆摆手:“智孝带她去洗洗,你的衣服找一身给她换换,我看你们身量差不多。”

    原来你低声下气哄人是这样的?宋智孝憋着笑,跑过来拉着郑恩地就走。郑恩地愤愤然跟着宋智孝屁股后面去了,直到进了房间她才忽然醒悟过来——这不是吃个饭就该闪人的吗?怎么还留这里洗澡了?

    宋智孝从柜子拿了条崭新的浴巾丢了过来,郑恩地条件反射地接住,然后哭笑不得地说:“欧尼,我还是走吧。”

    宋智孝笑嘻嘻的:“他今天得罪我了,我要晾他一晚。恩地晚上陪欧尼睡吧。”

    郑恩地有些为难:“不是我不陪欧尼……总是感觉好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哎呀呀都说恩地是个爽快人不是吗?”宋智孝不由分说地把她往浴室推:“晚上就留这陪欧尼说说话,去洗去洗,欧尼这里胖次都有新的,一会给你拿。”

    根深蒂固的圈内习俗使得郑恩地实在不好跟大前辈犟嘴,无奈地被推着进了浴室,眼睁睁看着宋智孝拉上了浴室门。郑恩地很是蛋疼地打量了一下浴室,拍着脑袋自言自语:“这都是什么事啊……居然在他家里洗澡,还要过夜……”

    郑恩地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感觉今天一整天都像在梦游一样。不过她确实如宋智孝所言是个爽快性子,既然都到这一步了,索性当真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站在水头下,她仰着脸蛋,任由水流哗啦啦地冲在脸上身上,一时之间那些烦恼似乎都尽数被冲散了似的。

    她知道今晚还会有个很大的麻烦……住在这里,等于把一切后果交给了那个男人的自控力。最麻烦的是,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必要自控什么,又不是没上过……

    是啊,又不是没上过。郑恩地对自己说了一句,索性不再去想,大热天的冲个澡多舒服啊,何必想这想那的尽给自己添烦恼呢对不对?

    披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宋智孝已经不见了,床上摆了一套崭新的内衣裤,还有一件睡袍。郑恩地穿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开门一看,外面也没人,对面有个房间门开着,亮着灯。

    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隐约可以听见房间里传来对话声,再走近点,听出宋智孝的声音在说:“……所以你把教授给打了?”

    唐谨言的声音传来:“是啊,公众人物不好搞,不然我都想把他沉江。”

    郑恩地打了个哆嗦。

    里面宋智孝叹了口气:“这事不怪你。”

    唐谨言道:“李教授不错,你怎么认识的?”

    “前些年一个慈善义演的酒会上认识的,确实是个有学问的先生。”

    “嗯,过两天我还要去听他的课。”

    “能帮上你就好,自学总归是瞎摸索。”

    “不是你的倡议,估计我这辈子都没想过去听课这种事,总觉得那与我是两个世界。就算允琳都没这么想过,当初是他建议我自学。”

    “允琳是谁?”

    “李允琳,我的左膀右臂,最信任的人之一。本来叫允林,后来自己改成了琳,说起这货我也是头疼……”

    “怎么了?”

    “咳,没什么。和恩地这件事比起来,什么都不够这个头疼。”

    “哈……小姑娘估计正洗得香喷喷,你有没有兽性大发?”

    “实话说,有。想到她在旁边洗澡,我的心就静不下来了。”

    宋智孝笑道:“哈,我还以为你真改吃素了呢。不过今晚不许啊,人家当我欧尼看待才留下来,我可不能坑人家。”

    唐谨言默然半晌,轻声道:“就算你不阻止,我也不会那么做的。”

    “为什么?真改吃素了?”

    “因为那没什么意义啊,我真正想看见的,是她的笑啊……”

    郑恩地咬着下唇,觉得自己的心怦地被什么东西拨动了一下,就像湖面上丢下了一颗石头,溅起一圈涟漪,慢慢地散开,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