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十章 不在一个频道

    徐贤木然坐在梳妆台边,李允琳满脸笑意地帮她化妆:“哎呀呀,刚才哭成大花脸,真没看出来,化妆之后居然是这么漂亮的姑娘,难怪有人茶饭不思呢。”

    徐贤闭上眼睛,理都懒得理他。

    李允琳不以为忤,依旧笑眯眯的:“对了,徐贤i喜欢吃什么?我让他们去弄。”

    “不用了。”徐贤冷冷道:“吃不下。”

    “不吃东西很伤身子的……”

    徐贤转头冷冷地看着她:“保护了身子又有什么用?”

    李允琳倒被呛得不出话来。

    徐贤又道:“你也是女人,为什么会认同对女人做这样的行为?”

    李允琳莞尔一笑:“因为我当自己是女人的时候才是女人。”

    徐贤愕然不解。

    李允琳一边给她梳头,一边:“徐贤i如今既然自愿,那么见到对方的时候就该主动热情,别像现在这副被人逼迫的样子,可不好看。”

    徐贤闭上眼睛,淡淡道:“知道了。”

    妆已化好,李允琳左右端详了一阵,赞道:“真是漂亮。”

    徐贤不语。

    李允琳站起身来:“既然不吃,那就不吃吧。反正也就一晚上。”

    徐贤扶着梳妆台边沿,无力地喃喃道:“就是今晚吗?”

    李允琳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嘛。早回家,也免得你姐妹们担心嘛对不对?”

    “真是多谢你为我考虑得这么周全呢。”徐贤嘲讽了一句,又问:“对方到底是谁?”

    “你一会就见到了,又何必多问……”

    话音未落,房门被人推开,两人扭头一看,却是唐谨言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李允琳心中叫糟,特意把徐贤带到自己家里,他怎么还能找过来?瞥眼看了看徐贤,却见徐贤睁圆了眼,嘴微张,看似是想要喊他,却一时喊不出来。

    是他?居然是他?

    他用这种¥〖¥〖¥〖¥〖,m.♀.co←m手段要我陪他上床!!!!

    “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唐谨言当初的话语再度在心头闪过,徐贤冷冷盯着他,没错了……他这样的人,确实是会做这种事的。徐贤紧咬牙关,身躯都因愤怒而颤抖起来。

    唐谨言却没有看徐贤,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李允琳。

    李允琳心念电转,神色不变,脸上还挂着轻笑:“徐贤i已经带来了,她是愿意的……徐贤i,是吗?”

    唐谨言一怔,目光落在徐贤脸上。

    徐贤看了眼李允琳,想起了家人还受着威胁,长长深呼吸了一下,用上苦学的演技灿然一笑:“是自愿的。不过……我可以附加条件吗?”

    唐谨言皱了皱眉:“条件?你提吧。”

    徐贤淡淡笑道:“我要一……不,三百亿。”

    少女心中憋着狂怒,努力让脸上看不出表情。这是她在化妆时想好的自救措施,还没来得及向李允琳提呢。三百亿韩元可不是数目,想必他们要筹措这么一笔钱不是一晚上可以办到的事,或者他要讨价还价也行,能拖延时间就行。外界现在一定在设法寻找自己,有这么一个缓冲拖延,获救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注:三百亿韩元约等于人民币1.6亿。)

    而出乎徐贤的意料,唐谨言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只是平静地看了她一阵,淡淡了句:“可以,值得。”

    当然值得,她若自愿为钱,真是省却了无数烦恼,再也不用左右为难了。三百亿虽然有夸张,可再多钱也比不上一个心安理得。何况真能搞定苏哲,这钱会回来得很快。

    只不过……为什么心里有失望?她……不该是这样的女人啊……

    徐贤很是意外。三百亿啊,他眼都不眨?她就是再自负也不觉得自己能值这个价啊,这根本不合常理嘛……

    李允琳眨巴眨巴眼睛:“那我去筹措。”着目光在唐谨言和徐贤脸上转了一圈,慢慢走出门去。

    唐谨言没理他,依旧看着徐贤:“稍待,我们并没有这么多现金,需要一段时间准备。”

    徐贤心中忐忑,面上微微一笑:“没关系。”

    李允琳站在门口转头再看了看屋子里面对面站立的两人,偏头想了一阵,带着有趣的笑意关上了门。

    屋里只剩孤男寡女的,徐贤这会儿倒有心虚起来,咬着下唇道:“钱没筹到,可不能碰我。”

    唐谨言摇摇头,指了指沙发:“坐。”

    看唐谨言当先坐在沙发上,徐贤有犹豫。演戏就要演得像一,理都不理他可是不行的……她想了一阵,慢慢走过去坐在他身边,隔了半尺。吊男人胃口是不是这样的?若即若离嘛对不对?徐贤做不来这种活儿,有些拿捏不定。

    只听唐谨言道:“你缺钱?”

    徐贤心中狂怒,死命憋着自己不暴走,勉强“嗯”了一声。

    唐谨言叹了口气:“本来我不想逼你,你毕竟帮过我……既然你愿意要钱,也算去了我一块心病。”

    徐贤咬着牙不话,她怕一开口就想咬死他。

    唐谨言又道:“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如果之前我的兄弟们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我代他们道歉。”

    徐贤简直被气笑了,憋不住想要骂人,正要开口,唐谨言的手机响了。

    “允琳什么事?”

    话筒对面传来清晰有力的一句话:“钱筹够了。”

    一句话把徐贤的脸色打得苍白,差没从沙发上蹦起来。这这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三百亿,不是三百元啊!

    这下怎么办?

    唐谨言同样很意外,他自知他们的现金不可能有这么多:“怎么这么快?”

    李允琳笑道:“之前闵行长就答应过的酒店贷款,刚打了个电话,他表示随时能贷出来。加上我们自己的资金,再各处抽调,勉强够了。”

    “嗯……去贷吧。”唐谨言挂断电话,转头看向徐贤。

    徐贤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勉强憋出一个笑脸,又往边上缩了一……

    唐谨言看她的脸色,叹了口气:“还是下不定决心?”

    徐贤终于忍不住蹦出了一句:“宁愿贷款都要做这种事,该是有多不知所谓!!”

    唐谨言很认真:“我了,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如何能算不知所谓?”

    徐贤真是哭笑不得:“我有那么重要?那可是三百亿!一个上规模的娱乐公司都开起来了好不好!”

    唐谨言郑重道:“这事不能用简单的价值来衡量。”

    徐贤的心弦倒被他这句话触动了一下,这话听在她耳朵里无异于最郑重的表白,天知道其实由始至终两人的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也许……他真的喜欢自己,可是自知是黑社会,知道不可能在一起,所以选择了这样拙劣且激烈的手段,只为了得到一次?少女想到这里,倒是微微一叹。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其实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

    唐谨言道:“如果你愿意,我们今后可以加深了解。”

    徐贤摇头,很坚决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唐谨言沉默下去,低叹道:“正该如此。”

    他的语气有惆怅,徐贤沉默不答。

    唐谨言又道:“钱筹够了,你把账号给我。然后……”喉头动了动,还是很难出让她去陪人上床这种话,于是截断半句,反正她也懂。

    徐贤低着头,鼻子发酸,差又掉下泪来。

    筹钱拖延的战略失败了……徐贤感觉很是绝望。既然被那些人拿父母做威胁,她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应对这种大杀器,更怕多拖下去反倒激起了他的凶性,做出更无法预料的事情。她越想越是无措,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回是真完了……

    如果往好处想,这人好歹是真喜欢自己的,为她甩出三百亿都不皱个眉头,这么想的话心里似乎能舒服?而且他筹措这么多钱也是弹尽粮绝,很可能会因此发生资金链断裂的不良后果,也算报了仇对不对?徐贤慢慢地找借口服着自己,可泪水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溢出了眼眶。

    为什么我要碰到这种事……

    唐谨言默然,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递到她面前。看来就算是为了钱,她心里也不好受吧……这才对啊,那么正义感爆棚的胖丁,肯定是有很多复杂的原因才会为了钱做这事吧……

    徐贤抽泣着拍掉纸巾,又转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何必假惺惺,这不都是你做的吗!”

    话音未落,她忽然恶狠狠地抓着他的手,重重咬了下去。

    虽然这事主谋该是李允琳,但唐谨言也愿意背锅,便咬牙强忍着,一声不吭。直到手掌被她咬出了血迹,徐贤感受到口中的腥味,慢慢松开牙,看看他被咬得血肉模糊的左掌,微微喘着气。

    唐谨言柔声道:“好受了么?”

    徐贤怨气确实发泄了几分,心情平复下来,淡淡道:“算了……要就来吧,速战速决。”

    唐谨言拿纸巾擦拭着手上的鲜血,心中却十分困惑,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来着??难道是觉得反正要给别人了,心里难过,不如先给他一次放纵放纵?好歹是个熟人是吗?

    唐谨言暗自咽了口唾沫,这等好事傻子才不干啊……先给苏哲戴个绿帽也很爽啊!

    他慢慢伸出手去,试探着搭上了徐贤的腰。徐贤浑身一颤,咬着下唇没话。

    还真是这个意思啊?唐谨言右手微一用力,徐贤就认命般地靠了过来。唐谨言低下头去,准确地衔住了她的唇。双唇甫接,徐贤就像触电一样剧震起来,气喘吁吁地推开了他。

    唐谨言目瞪口呆:“初、初吻?”

    徐贤喘息着,满脸通红地了头。

    “尼玛……二十二岁的女艺人!还是初吻?你进的是娱乐公司还是幼儿园?”

    徐贤喘息片刻,缓缓平静下来,木然道:“这些干什么,难道你会就此罢手?”

    唐谨言二话不地继续吻了下去。徐贤紧紧闭上眼,一动不动地任他亲吻。

    唐谨言的手不由自主地往她的衣服里伸了进去,在身上游走起来。徐贤绷紧了身子,浑身都在颤栗。唐谨言摸着摸着,心中却起了疑惑。

    一个二十二岁连初吻都没有过的女人,一个被摸一下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女人,一个看人乱丢烟头都要逼着捡起来的女人,心中的刻板与坚持可想而知,真会为了钱把自己卖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苏哲?这该是有多大的麻烦才会让她做出这种严重违背三观的事?

    这事不对,肯定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