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十一章 我的女人

    唐谨言心中疑惑不解,干起活来就浑身不是滋味了。硬生生强忍着停下了抚摸,开口道:“你是不是家里遇上了什么困难?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

    徐贤愤怒地睁开眼,冷冷道:“唐谨言,你这装模作样的不恶心吗?”

    唐谨言皱眉道:“明白。”

    徐贤怒道:“你用我家人的安全来威胁我上床,还问我家里是不是遇上了困难?难道要我配合你演一下,恩公帮我解决家里的麻烦,女子粉身相报?”

    唐谨言一怔,瞬间就把前因后果融会贯通,失声笑了起来,然后越笑越大声:“这……这真他妈……原来是这样……李允琳这个该死的……”

    你还笑!徐贤气得连话都不出来,气喘吁吁地瞪着他,胸口剧烈地起伏。

    唐谨言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语言,摇头笑道:“这件事是这样的。我和一些官员合作,在做一件大事,此事我志在必得。合作方既然提了要求,我肯定会去想方设法满足。”

    徐贤睁圆了眼睛,慢慢坐直了身体。

    唐谨言叹了口气,伸手帮她整了整乱了的衣襟:“明白了?要你的另有其人,不是我。”

    徐贤呆呆地任他整理衣襟,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么,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对象根本就不是他!!

    “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我的弟兄们都认为必须去做。但你曾经帮过我,我很矛盾,举棋不定。”唐谨言摊手道:“于是兄弟们趁我去上课,自作主张绑了你,想要背着我把生米做成熟饭。情况就是这样……”

    徐贤茫然道:“那你……我……我……”

    唐谨言道:“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知道他们绑你,但没有阻止……因为我内心也想事情能成。正好你告诉我,你自愿,你要钱……那我也就心安理得,要多少钱我都给,要不然你以为你值那么多啊?那是我在买心安啊……”

    徐贤茫然愣了半天,忽然想起一事,问道:“九哥是你】☆】☆】☆】☆,m.⊙.c¢om?”

    唐谨言头:“我行九,兄弟们喊我九哥。”

    徐贤一松手,脑袋砸在膝盖上,再也抬不起来。这真是……原来那些人顾忌的九哥就是他,所以他们一直不敢强迫于她,始终以礼相待,否则喂了药直接送过去,什么都玩完了。这么来其实自己该感谢他才对啊……这好像是自己对他先入为主的偏见,导致自己坑了自己?

    徐贤又羞又气,又快哭了:“那你又亲又摸的干什么!”

    唐谨言哭笑不得:“喂,你自己叫我要就快来,速战速决,我这还不上岂不是傻鸟?老子是黑社会,没打算先强来一炮已经是看在我们同学的份上了,你当我十世善人啊?”

    初吻就这么送了,还被他摸光了,然后好像还没办法怪他?徐贤风中凌乱,这次的误会简直蠢爆了,误会成他是雇主也就罢了,居然还误会他喜欢她,甚至真诚表白来着……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不过想到这,又想起其实真正的雇主还在,事情还没解决呢。徐贤心地看着他,嗫嚅道:“你……你也要逼我去陪那谁吗?我不要钱,我不去陪那谁……我们好歹是同学……帮帮我好不好……”

    唐谨言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哈哈大笑,笑得差喘不过气来。

    徐贤眨巴着眼睛,心中忐忑地看着他。

    唐谨言笑了一阵,轻松地靠在沙发上:“性质早就变了,你还不明白?”

    徐贤懵然,真不明白。

    唐谨言笑道:“现在的性质是……我唐谨言会把自己的女人送人?开什么玩笑。”

    徐贤的俏脸腾地飞起了红霞。

    他的女人?是这样了吗……

    她暂时无心分辨这个问题,心翼翼地问着:“那……现在怎么办?”

    唐谨言洒然一笑,掏出手机拨通了苏哲的电话。

    苏哲的声音在对面响起:“哟,九爷,可是有好消息要告诉兄弟?”

    唐谨言嘿然道:“唐某无能,徐贤的事,爱莫能助了。”

    苏哲沉默片刻,悠悠道:“少女时代本来就不好搞,这些年多少人觊觎,还不是碰壁而归?这事也怪不得九爷。只不过那分成,就没得商量了。”

    唐谨言掏掏耳朵,笑道:“苏秘书别急着下定论,时候还早呢。我相信会有让苏秘书更满意的东西。”

    “哦?”苏哲倒被得有些期待:“那苏某拭目以待。”

    挂断电话,唐谨言又直接拨给了李允琳:“你安排了谁去徐贤家?”

    李允琳在那头笑:“压根没去,吓她的。”

    徐贤:“……”

    唐谨言瞥了她一眼,失笑道:“不许去了。”

    “知道了,我的好九哥。”李允琳咯咯笑:“我刚才就有预感。看来你们孤男寡女**的,真弄出事来了……既然成了嫂子,那种事自然做不成了……”

    唐谨言冷冷道:“还笑得出来?你见了我的面还敢继续瞒,还有那所谓的三百亿你压根就没去筹对吧?都这么自作主张,看来你是想做大哥了?”

    李允琳赔笑道:“别生气,谁都知道我从来只想做大嫂嘛。”

    “你他吗的……”唐谨言怒道:“你这次已经够得上断肢之刑了知道吗?”

    李允琳咯咯笑:“早准备好了……此间事了,我自去泰国,断第五肢。”

    “你这是算无遗策了是吗?”唐谨言倒被他得哭笑不得:“你这回的瞎折腾眼见起到反作用了,还在那装什么算人算己的大军师?”

    “人算不如天算啊……”李允琳赔笑了一阵,又低声问:“这事……接下去怎么办?”

    唐谨言道:“允琳……这事你们自行其是,有过。我优柔寡断,也有过。事已至此,还去纠结毫无意义。既然取巧不成,自有他途,无非困难了而已。我们兄弟齐心,又怕什么事做不成?”

    虽然隔着电话看不见人,李允琳还是站直了身子,正容回答:“是。”

    唐谨言打电话的时候,徐贤一直心地看着他的侧脸,慢慢的,心翼翼的神色没有了,变得有感激,有欣赏,还有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他自责优柔寡断,其实也不对的。起码这句话里,看得出他干脆利落的决断,和不畏艰难的豪情。那一刻的自信睥睨,真是很能触动女孩子心弦的。

    而他眼都不眨的为她放弃了一份重要谈判,按他此前的法,那是志在必得的、无法用价格来衡量的东西……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她。这同样能像一把重锤,重重在女人的心里敲下无法磨灭的印记。

    他的女人……想到刚才躺在那里任他施为,徐贤的脸蛋再度开始泛红,直接走神到不知哪里去了。

    唐谨言终于打完电话,随手把手机丢在一边,靠在沙发上,了支烟,似是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走向。

    徐贤侧头看了看他的烟,想什么,终究没有出口。

    恍然间,想起了两人的初见。那时候她看见他抽烟就反感,看见他丢烟头就教训他,演变成了他当面抽烟,她却默许。两人的关系逐渐掺杂了奇怪的东西,变得不再纯粹。

    不管怎么,这次的事还是该谢谢他的。徐贤终于还是开口道:“谢谢你。”

    唐谨言醒过神来,看了看她红扑扑的脸蛋,心里又有热了,往她身边挨近了,凑过脑袋笑嘻嘻地:“真要谢我,那就让我们完成刚才未竟的事业吧。”

    “不、不要!”徐贤满脸通红地推着他的胸膛。

    唐谨言叹了口气:“所以,还是做恶人好啊。做好人就是没好报的。”

    徐贤被得有几分惭愧,但要继续什么未竟事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声道:“我、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唐谨言笑道:“我现在只想吃你,怎么办?”

    徐贤也不知自己为何很弱气、很心虚,只是在低声哀求:“不要这样……”

    这态度有意思……唐谨言目光奇异,一手托起她的下巴,慢慢凑过去:“我可当你是我的女人,才那样做的……”

    “我……”徐贤神色复杂地推着他,可却觉得自己的双手根本就没有力气……她只能向后仰退着,仰退着,他跟着覆过来,覆过来……然后被他压倒在沙发上。

    半截烟头随意地飞在大厅地板上,两人的唇舌再度交缠在一起。徐贤闭上眼睛,心中一片迷茫空白,只是本能的迎合着他的索取,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愿意。

    算是报恩?还是……已经有了些其他的东西?

    ps:再猜推没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