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十四章 长大,最重的词汇

    徐贤无力地拖着脚步,打开了自己的公寓门。

    里面灯火通明,林允儿笑嘻嘻地在沙发上对她挥手:“我还以为你要在外面留宿了呢。”

    徐贤勉强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呢欧尼……”

    林允儿凑了过来,神秘兮兮地问:“是哪位大侠救了你?你以身相许了对不对?”

    徐贤沉默。如果那会儿没有那个电话的话,真是什么都发生了,自己并未反抗,说是以身相许也没什么不对。

    林允儿悚然一惊,后退了两步,睁着大眼睛:“不会吧!你真的……”

    徐贤摇摇头:“没有呢。”

    虽说是没有,可林允儿却轻松不下来。徐贤的神情简直可以算失魂落魄,声音无力,笑容勉强,让林允儿看得心中抽痛:“到底怎么了啊小贤……”

    “那个人……为什么他和我决绝之后,我会这么难受呢……”徐贤伏在林允儿肩膀上,低声抽泣:“我这是怎么了……”

    林允儿张大了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我的心会痛?”徐贤喃喃道:“他那么坏的人,决绝了不是最好吗?为什么我的心会痛?”

    林允儿神色古怪地僵在那里,完全没办法回答。

    “我只是想和他做朋友,可是他连朋友都不和我做了……”徐贤越说越难过,终于痛哭失声:“欧尼我好难过……”

    这妥妥的是失恋啊小贤!你失恋了!林允儿心中狂喊,老娘是不是在做梦啊?小贤恋爱铁树开花,已经够让人吃惊了,可居然一眨眼就失恋了!对方到底何方神圣啊!

    徐贤哭得累了,又沉寂下来。林允儿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小心翼翼地问:“他是谁呀?”

    “他是个坏人!”徐贤小嘴一扁,眼看又要哭了。

    林允儿忙道:“好好好,坏人坏人。你们就今晚认识的?”

    “不是……”徐贤抽着鼻子想了想:“五月十二号认识的。”忽然想起他当初被自己逼着捡烟头,气鼓鼓的拿自己没辙的样子,对比他平时的模样,觉得分外反差萌,扑哧一下又笑出声来。

    林允儿目瞪口呆。完了,小贤疯了。

    她一时没想到五月十二是梦想演唱会的日期容易记起,只觉得这小贤居然连初见的日期都记得这么紧,那到底是多刻骨铭心的一见钟情啊?这么看来两人交往有段时间了嘛,小贤倒是藏得深啊……

    她想了一阵,低声问:“今天是他救了你?”

    “嗯……”

    “然后你献身了啊?”

    徐贤红着脸,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可以算吧……但是最后没有……”

    林允儿脸色难看起来:“难不成是他想骗你的身子,发现骗不到就甩了你?”

    “不是!”徐贤像是生怕他被姐妹误会,急忙解释:“是我提出不想和他在一起,只想做个朋友……他、他伤心了,连朋友都不和我做了。”

    这倒是小贤这货会做的事,林允儿恨铁不成钢地跺着脚:“你说你这不是吃撑了吗!既然那么喜欢他,好端端的说什么只做朋友啊!”

    “啊?”徐贤茫然地看了她一阵:“我……喜欢他?”

    林允儿简直要被气笑了:“你这都不算喜欢他,还要怎么才算是喜欢啊!”

    “我、我应该只是感谢他吧……还、还有,想补偿他吧……”徐贤有点慌,努力给自己的表现找着缘由:“我怎么会喜欢他?”

    “要只是什么想感谢想补偿的,那你现在伤心个屁啊!”林允儿气得都爆粗了:“真是个笨蛋!”

    徐贤又快哭了:“可他真的是坏人,他是黑社会啊!他还有很多女人!”

    林允儿的表情僵在脸上,然后慢慢消敛,神色十分严峻:“那断了岂不是好事?”

    “我不是说这个啊欧尼!”徐贤很慌:“我是说,他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喜欢啊!”

    林允儿定定地看了她半晌,低声一叹:“爱情不是挑商品,小贤。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管这些的。”

    徐贤呆呆地问:“欧尼你为什么这么懂?你不也没谈过恋爱嘛……”

    林允儿有些尴尬:“这叫天赋,知道吗!再说追我的男人太多了,多少比你懂一点!”

    “那个李胜基……”

    “别提那个李胜基了!今天的事不都是他害的!”

    “其实和他没关系……”

    “不管!老娘迁怒他不行吗?总之他是个没用的家伙这总没错吧!”

    这么一打岔,徐贤的心情平复了点,挠了挠头,虚心求教:“欧尼,我这真是爱上了他?”

    林允儿神色严肃:“肯定。不过既然他是黑社会,还有很多女人,那长痛不如短痛,断了是好事。”

    徐贤低头看着鞋尖,没有回答。

    她觉得这所谓的喜欢他,应该还是存疑的。今天的遭遇太特殊,心情也太特殊,难过未必是源于所谓失恋,说不定是源于被他摸光亲光了呢?

    再说了,他那样的人……欧尼说得对,断了是好事……

    徐贤幽幽叹了口气,起身去洗澡。站在喷头下,她却不知不觉又流下泪来,水流冲刷在脸上,再分不清哪些是水,哪些是泪。

    和欧尼说了这么久的话,心已经不痛了,可是为什么还是这样难过,总觉得像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就像是本来抽痛的心被直接摘走了,从此空无一物……

    ——时针不知不觉地指向了零点整,电子日历跳向了六月二十八。这象征着一个很特殊的日子来临,只是徐贤心思全无,根本没记起来。

    她不知道此刻手机里收到了全体姐姐和亲故好友的祝福短信,粉丝站里也在张灯结彩,庆祝大家的忙内……又长大了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