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十五章 老八遗泽

    徐贤回家的时候,唐谨言也回到李允琳的公寓,开始为下一步计划密议。

    “向苏哲告密说他老婆有外遇这事没用……说不定这事苏哲本来就有数,老八就是因为这个躺进棺材的。”

    “是,即使苏哲不知情,得到这个告密也可能反倒恼羞成怒?对我们不见得有什么益处。”

    唐谨言沉吟片刻:“从徐贤的反应来看,任何女人骤然被绑架,再聪明的也会惊慌失措,容易产生错误的判断,或者陷入莫名的心态……”

    李允琳沉吟道:“你想绑白黛?”

    “我有些想法,你看看可不可行。”唐谨言道:“我们手头有白黛和老八通奸的真照片,只是那张照片用处较小。我在想,找人扮成这两人,在同款车上来一次,多拍几张……”

    “九假一真,白黛遭遇绑架惊慌失措的情况下,会以为我们手头真有一堆她的黑料?”

    “可行么?”

    “岂不是画蛇添足?绑了直接拍片子就是了,一样是个好把柄。”

    “允琳,你谋划事情总是不够全面。”唐谨言摇头道:“我们并不确定白黛在苏哲甚至金武星那儿到底是怎样的地位,弄个不好,强拍果照反倒让她成了个受害者理直气壮地找人哭诉,我们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把他们得罪狠了。所以关键在于让她自己心虚,才能为我们所用。”

    李允琳沉思半晌,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的计划可不可行,寄托在对方的心态产生错误,似乎太缥缈。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试试……可笑大家都认为是我帮你出谋划策,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绞尽脑汁,我在这方面从来没帮上过什么忙,却总是做些弄巧成拙的事。”

    唐谨言没好气:“你也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

    李允琳笑道:“少时忙内的滋味如何?啧,wuli谨言,身上红线可不少……”

    唐谨言忽然沉默下去,良久才低声道:“允琳,我一个坏事做绝的男人,跑去和女人谈感情,你们心里是不是都在怪我不知所谓?”

    “坏事做尽又怎么了?能有兄弟情,自然也能有男女情,谁能怪你?”李允琳淡淡道:“你说这话,大概是徐贤那里又有什么不对头的事吧?”

    唐谨言苦笑道:“只是感觉和她们总有很多隔阂,不单是徐贤。”

    “无非是她们觉得你并非良配吧。”李允琳冷笑道:“男男女女的事,隔阂只在内心,真要喜欢你,管你手里多少血腥!当年我虫子都不敢踩,现在不也陪你堕落至此?只是她们对你的感情没到这一步而已,说实话,你对她们这么好,我不服气。我倒是很想看看,第一个让我服气的将会是谁!”

    离开李允琳的公寓,慢慢走向酒店,唐谨言心里还回荡着他的话语。

    说来也是,多少故事里,人鬼殊途阴阳相隔、国仇家恨不共戴天,这都能相恋呢,怎会因为区区黑白之分就咫尺天涯?无非是感情没到不顾一切的地步而已。可惜的是,大家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成年人,他自己也是现实主义,而那几位身处污浊的娱乐圈,若是心中没个自我警醒与取舍的标尺,早就被人吞得骨头都不剩,可不是什么情窦初开不谙世事的学生妹。

    大家都太理智了,理智到能把情感和现实剖开去看,分辨得明明白白。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苏哲的事还需要布置。唐谨言甩甩脑袋,把纷杂的思绪甩了出去,大步踏进自己的老巢。

    ******************

    要绑架白黛,和绑架徐贤是不同的。绑架徐贤就算失败了,拍拍屁股开溜也没什么后遗症,还有机会卷土重来。可绑架白黛失败,很有可能会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

    所以绑架徐贤可以几个人说干就干,而绑架白黛就需要缜密的策划。

    唐谨言机关算尽,为此兢兢业业的设定了无数方案,密会不知道开了多少场,清凉里精英尽出,折腾了一个多星期,可最终大家无语地发现事情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复杂。

    唐谨言的别墅里,唐谨言端坐在沙发上,眼神极度古怪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兄弟们跟踪了白黛整整一周,四处收集她的情况,本意只是收集她的出没规律、社交状况,方便制定绑架策略,可最后愕然发现,这女人的黑料比他们想象中的多得多,他们制定的什么假照片方案完全可以丢到臭水沟里。甚至都不用白昌洙提供的那一张,因为白黛一周内连续和十几个男人幽会,兄弟们暗中拍的片子都足够出合集了,玉泽生还对着撸过一管。

    “苏夫人……”唐谨言神色古怪地拿一叠照片拍着手:“您可真是不挑食,下海男优你都搞得上……”

    白黛也不是他们绑来的,而是从某酒店房间里客客气气地请来的。直到坐在这里,这女人还媚眼到处抛,一点都不觉得身处险地。

    听见唐谨言的问题,她毫不介意,妩媚地笑着:“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

    唐谨言笑道:“苏秘书的庄园门口,我与夫人的车子交会过一次。”

    白黛依旧笑意吟吟:“总不会是苏哲让阁下来找我的吧?”

    也就是说,她在外面胡来是苏哲默许的,那这些照片还真是无用功,只能说贵圈真乱……唐谨言腹诽了一句。

    事实上这些天的跟踪收集不是没有其他收获,整个计划早已完全走样,他们根本就无需拿她的把柄,因为他们与她实际上是天然的盟友,这是此前完全没有想过的事情。

    也许此前没有昧着良心卖徐贤,这就是上天给予的奖励。

    唐谨言笑容一收,认真地看着白黛的眼睛,轻声道:“金世泽是我义兄,他行八,我行九。”

    白黛脸色骤变,很快又平复下来,语气也变得冷漠:“与我何干?”

    唐谨言淡淡道:“据我所知,我八哥去世之前,苏夫人还不像现在这么……爱交际。”

    白黛媚笑道:“你八哥技术高,一个顶俩,我当然没必要多找谁。”

    唐谨言微微一笑:“八哥在认识夫人之后,早年的马子全甩得一干二净,公司的女员工尽数炒了鱿鱼,之后再没招过女性员工。”

    白黛的媚笑一僵,身子微微颤抖着,良久才冷冷道:“那又怎样?且不论你们兄弟有几分真情,就算你真当他是兄弟,难不成还敢为此找金武星报仇?”

    唐谨言平静回答:“我至少可以让他吃亏。”

    白黛冷笑道:“说得好听,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唐谨言沉默片刻,认真道:“如果有朝一日我有了足够的力量,会尝试的。不管你信不信,世上现在也许只有我愿意这么做。”

    是的,老八之死伤透了兄弟们的脑筋,哪怕老爷子费尽心思都查不出所以然,偏偏谁都没想过这事从白黛身上居然一查就清,把一些情况和关着的光头豹所知的线索一印证,得来几乎全然不费力气。

    光头豹表示,老八没有想过搞掉伊织这么大的事,他纯粹是觉得自己的3%太少了点,想要和苏哲做些沟通,之后的事老八就开始偷偷摸摸,他再也了解不到了。

    光头豹如今已被释放,因为唐谨言完全可以勾勒出整个事件的轮廓——老八去和苏哲沟通,期间也许是无意认识了白黛,也许是有意勾搭,总之他走了夫人路线。这事很严重,当然不能让人知道,哪怕亲信光头豹都蒙在鼓里。

    让人意外的是,老八和白黛一来二去的居然真就这么双双坠入爱河……为了向这个女人表明心意,老八甚至连公司正常的女职工都炒了鱿鱼,也是敢笑杨过不痴情的超级情种一枚。

    然而这是一出悲剧的爱情。

    苏哲是靠卖老婆巴结上金武星的,金武星占有欲有点扭曲,连苏哲都不能碰自家老婆,所以愤而天天在外面玩女人,也就玩成了现在这副纵欲过度的样子。这种情况下老八敢和白黛偷情,简直色胆包天,严重触犯了金武星的逆鳞,被一枪爆头也毫不稀奇了。而白黛死了情郎,反而豁出去到处勾搭男人以此报复,金武星不知出何考虑,却睁一眼闭一眼了。

    “不知出何考虑?”白黛冷笑着回答:“他可不是一手遮天,今年这么敏感的年份,他居然敢杀人,死的还不是等闲人物。他的对手那边无时不想找他麻烦,你们的义父也一直在暗中调查,他不知花了多大力气去遮掩,甚至上面那位朴槿惠都发了话才彻底摆平。朴槿惠对此极度不满,他为了表明不再因私废公,连派来保护监视我的人都撤走了。没了耳目,他高高在上的哪里知道我的事?只要苏哲那只王八不说,我就算找一万个男人他知道个屁!”

    唐谨言不语,若有所悟。

    看起来上面那些大人物,一样的浑身破绽,也不见得有多了不起。

    不过话说回来,金武星很喜欢这个女人啊,为了争风吃醋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杀人,搞得不好拉着整个派系万劫不复都有可能啊……

    白黛忽然靠了过来,媚笑道:“唐先生……不知道想不想先狠狠的弄一次金武星的女人,小小的为世泽报个仇呢?花样越重口越好哦……”

    清香袭来,柔软的胸脯靠在手臂上,唐谨言无动于衷,淡淡道:“老实说这个提议我很动心,但我必须劝告你,你这不是在报复金武星,而是在折磨你自己。”

    白黛一怔,缓缓坐直身子,胸脯再次离开了他的手臂。

    唐谨言转头看着她:“你就是折磨死自己,金武星也不会有什么伤心。你的报复方法根本就错了。”

    白黛两眼一眨不眨地和他对视了几秒,终于轻声道:“现在我真相信你有为世泽报仇的心。”

    唐谨言摇摇头:“我只能说将来有机会我会尝试,不敢保证一定会做。甚至不做的可能性更大些。”

    “已经足够了。”白黛平静地道:“要我怎么帮你?”

    唐谨言问:“你能影响苏哲多少?”

    白黛微微一笑:“对苏哲而言,我代表的是可以涂抹他命运的人。”

    ——老八你真有眼光,走的夫人路线价值连城。

    当天下午,唐谨言到老八墓前,真心诚意地上了三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