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七十一章 两极相吸?

    唐谨言站在门口,和apink大眼瞪眼地对视着。apink全员可都记得那场雷雨,在惊雷之下的那句话。

    我要玩个idol……她们是……apink!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姐妹们齐刷刷地后退了一步。

    剩下郑恩地突兀地站在那里,仰头看他。目光却让唐谨言很是意外的,居然带着些不易察觉的惊喜:“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谨言忽然想起了刚才的徐贤,那句“你也在这里啊……”

    他感觉这里有共通的地方,但没去细想,郑恩地的态度让他很是高兴,笑道:“我是来给素妍捧场的。你又不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发歌。”

    “哦……”郑恩地挠挠头:“早知道你今天会出现在这里,我早该邀请你,那样还能显得我比较大气。”

    唐谨言也笑了起来:“你本来就很气。”

    郑恩地笑道:“我邀了智孝欧尼来玩,她现在就在我们的待机室玩呢。”

    “哈?”唐谨言神色怪异,这场音乐中心真是吊炸天了,他最熟悉的四个女人居然在这儿凑了一桌麻将!他有些无语地问:“智孝今天怎么会有时间?”

    “欧尼的电影拍完好几天了啊,你不知道?”

    “呃……最近太忙,真不知道,她也没啊。”

    “她知道你最近很忙,不打扰你,谁知道你居然会来看演出?”

    “呃……”

    话间,郑恩地探头看了看屋内,t-ara八双眼睛闪烁着八卦的光芒,目光灼灼地盯着门口看,连化妆都顾不上了。她尴尬地咧了咧嘴,转头一看,自家姐妹也满眼的八卦之火,跟烤炉一样。她神经再粗也觉得脸上滚烫,跺脚道:“你堵门口干嘛!放我们进去拜访前辈啊!”

    唐谨言让开身位,apink鱼贯而入,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神色都很是古怪。从乍见时的惊恐戒备,变成了一暧昧的打量。

    从刚才的对话来看,他显然不会…………,m.↖.co∽m想玩什么apink了,不定会成为队内第一个女婿倒是真的。实话,大家对他的观感并不差的,初见时就挺有好感,后来那事他确实是在保护大家,反倒是大家的偏见导致了不好看的结局,认真起来,大伙儿欠了他一句道歉才对。

    团队处于上升期,恩地作为这段时期的主捧ace,谈恋爱是很不妥当的事情。可如果对象是他的话,大家真觉得找不到什么立场反对,而且也弱气得很,没谁敢反对……

    郑恩地的脸一直红扑扑的……她知道今晚回去要被审问了。

    就在这各异的心情里,apink列好了队,齐齐向t-ara行礼。

    t-ara也列队还礼,双方队长代表团队互换了专辑,各自了几句好听的恭维话,祝愿大发什么的,这所谓的拜访礼仪就完成了。

    唐谨言抱臂在一边笑,他觉得朴素妍和郑恩地两个一本正经的互相行礼的样子很好玩……

    然后他忽然想到什么,脸色慢慢绿了。

    同期发歌,互换专辑……漂亮的礼仪之下隐藏着的……是活生生的竞争啊!

    草尼玛!

    acube,ccm,你们俩公司要玩死老子?

    ****************

    唐谨言在那边快要蛋碎,而此刻音乐中心mc的待机室里,徐贤怔忡地坐在那儿发呆,金泰妍和tiffany像看神仙一样看着她。

    少时的姐妹们年纪普遍不了,比如金泰妍今年二十三周岁的生日都过完了半年,出去已经是二十四的大姑娘了。大家到了这个年纪,有谈恋爱的念头是人之常情,只不过这些年来被公司压制习惯了,如今禁令即将到期,大伙儿却也有了惯性,暂时没人去考虑那方面的问题。另外在这件事上,大家还有个共识——哪怕八个姐姐都嫁出去了,也许贤还没谈呢……

    可没想到,第一个为了男人流眼泪的,居然会是大家认定为尚未开窍的贤……而且从场面上看,似乎是贤倒追,对方还不领情的模样,这简直崩碎了姐妹们的三观,震撼无比。

    “那个……”金泰妍心翼翼地问:“你和那个唐……唐谨言,是怎么熟起来的啊?那次梦想演唱会不是闹得很不开心的吗?”

    徐贤除了开玩笑的时候腹黑,正事上从不习惯瞒骗姐姐,只是那件事实在难以启齿,于是避重就轻地回答:“在大学同桌了两回。后来……后来我出了事,他救了我。”

    难怪了,英雄救美啊……

    金泰妍和tiffany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事着实蛋疼。那个人可是黑社会啊……贤这种奇葩,几乎可以类比为游戏里全身沐浴着圣光的圣骑士,结果倒追一只憎恶?明明天生相性不合啊,不,何止是不合,明明是相克啊……

    两个姐姐都觉得此事不妥,大大的不妥,但多年姐妹,她们太了解徐贤了,这丫头表面上听话乖巧,心中却极固执,一旦认准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她们不觉得自己有劝解的能力。不过好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想到这里,金泰妍叹了口气,劝道:“贤啊,喜欢什么人,自己是控制不了的,而且对方看起来倒还不是个骗色的人渣,欧尼也不劝你。不过既然对方无意,不定是有女朋友了,咱们怎么也不该掺和嘛!”

    金泰妍觉得自己虽然不太了解情况,但这个劝解的角度应该是正确的,不料徐贤听了,怔了半晌,幽幽地叹了口气:“原来我真是喜欢他啊……”

    金泰妍和tiffany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好奇怪……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呢?”徐贤托腮想了半天,很是不解:“真没道理啊,按理他那样的人,我不避如蛇蝎就不错了啊……允儿欧尼,爱情是不看这些的,可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啊?”

    两个姐姐倒没觉得多离谱。金泰妍道:“有人一见钟情都至死不渝,你这好歹还有个英雄救美呢,哪里离谱了?”

    tiffany也道:“可能他喜欢学习也合了你的口味嘛,本来就有好感。”

    徐贤愣了一阵,心里隐隐接受了这个法。

    她不知道在那事件之前对唐谨言算不算有好感,不过她知道自己并不讨厌他,否则也不可能和他共享教材。

    他强势、霸道、恶念甚深,总有一种稍微忤逆他就要被碾成肉酱的压迫感,本来她是应该讨厌这样的人的,可真正接触却又讨厌不起来。

    人们总她徐贤是个娱乐圈里的奇葩,可在她看来,唐谨言甚至属于男人中的奇葩,她见都没见过这样的人。和平时接触的娘娘腔的男星们、娱乐业从业者、甚至是那些故作清高的各行业精英相比,他太让她觉得新奇,甚至有一种“男人原来该是这样”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传中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对……应该是磁铁的异极才能相吸?

    那件事之后,就更不一样了……没有经历过从绝望中得到拯救的人,无法体会那种因绝望到救赎而产生的极致的依赖感……

    “我唐谨言会把自己的女人送人?开什么玩笑!”午夜梦回,他的话语总是时时回荡在脑海里,她知道自己当时没有对“他的女人”身份产生任何排斥,甚至隐隐安于那种感觉。不管最后是因为感恩还是因为补偿,总之被他压在身上亲吻的时候,只有一种即将失去什么的迷茫,并不是被迫,也没有任何反感。

    原来真是喜欢上他了,所以当初的决裂才会如此心痛,所以这些日子才会魂不守舍……

    徐贤呆呆坐了半天,忽然站起身来:“我要再见他一面。”

    金泰妍愕然:“你现在哪还找得到他?”

    “他在仁静欧尼那里,我知道。”

    这句话让两个姐姐脸色都十分难看:“贤,如果人家和仁静欧尼是一对儿,你真不该掺和。”

    “不,他们不是一对儿……他在这种事上是没必要骗我的。”

    “可你找他什么?表白?”

    “我……”徐贤愣在那里。

    是啊,找他什么呢?

    表白这种事,徐贤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出口。即使真的出口了,又能怎样呢?

    多半……是被他玩玩吧……徐贤颓然坐在椅子上,幽幽自语:“算了……不可能有结果的。”

    见徐贤失魂落魄的表情,金泰妍和tiffany在身后你看我我看你,神色都很是惊悚。这就是恋爱嘛?如果恋爱代表了痛苦,那她们宁可不去谈恋爱了……

    有些事情,或许只有不懂,才不会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