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七十二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第七十二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三江暂居第一,大家太给力了,我爱你们~

    ——————————————————————

    那边apink回到自己的待机室,郑恩地遭遇了惨无人道的逼供。

    大家遣散了工作人员,关好屋子,六双碧油油的眼睛围着她:“快,和唐社长什么情况?”

    宋智孝作为郑恩地邀请的客人,笑嘻嘻地倚在窗边,抱着手臂看她们胡闹。对于恩地被人逼问和他的关系这种事,宋智孝也觉得非常有趣,很想知道恩地会如何回应。

    郑恩地抱头蹲防:“没什么情况啊……”

    “还不老实!”姐妹们齐齐扑了上去。

    “呜哇……别别……好痒啊哈哈哈……我招我招……”

    “早招了不就得了!快,什么情况?”

    郑恩地抱着脑袋悄悄环视一圈,姐妹们的表情还是很热情的,她心中略微安定了。

    要坦白他们的关系,实在不知道怎么。理论上,她郑恩地目前处于被他强占的状态里。出于各种心态,她没有反抗,而是做出了妥协,是到电视剧拍摄离开清凉里为止都随他的意。这个意思是,在这期间,她会暂时安于作为他的女人的角色存在。

    所以她也真的按照那样去做了,在他出门的时候,劝一句少喝酒。在她因事不回酒店住宿的时候,会打电话跟他一声。意外在此见面,她知道要是遮掩躲藏,也许他的心里会不舒服,所以她并没有在姐妹们面前遮遮掩掩的意思,而是大大方方的和他交流。

    这是对自己男人该做的吧。

    当然,毕竟不是真的男女朋友,所以煲电话粥诉别情之类的就不可能了。可是郑恩地很无奈地发现,其实这一星期来,她会想他。

    真的会想。甚至有好几次拿起手机想要给他打个电话,只是犹豫了很久很久,最终没有拨出去。乍然见到,她居然有惊喜……

    人非草木,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任何女人的感情都是很特∧∟∧∟∧∟∧∟,m.≠.c▽om别的。尤其他对自己确实是真心的,她又怎能没有一感怀、没有一思念?

    这样的奇葩关系,要怎么和姐妹们?

    而且智孝欧尼还在旁边,要是是他的女朋友,智孝欧尼会怎么想?

    她犹豫了一阵,心翼翼地给出了一个经典答复:“正处于相互熟悉的阶段……”

    姐妹们面面相觑,纷纷做了个捋袖子的动作:“揍她!”

    “救命啊……”

    “嘿嘿,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能救你的!除非让你家唐社长来……”

    郑恩地咬牙切齿:“他要玩apink的时候你们那一张张脸白得跟蜡似的!这时候不怕他了?还打趣。”

    洪瑜暻嘿嘿笑:“嘿嘿,我们算是看出来了,就算是弱水三千,人家心里也只有uli恩地这一瓢呀……”

    郑恩地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扭头去看宋智孝,宋智孝笑眯眯的没什么反应。郑恩地沉默下去,任由姐妹们怎么胡闹都只是赔笑不做声了。

    闹腾了一阵,大家兴致过去,也渐渐散开,准备一会的舞台妆。郑恩地慢慢挪到宋智孝身边,宋智孝摸了摸她的脑袋,微微一笑:“你该知道,她们的没有错……”

    郑恩地喃喃道:“欧尼,我到底该怎么办?只有你能帮我想想了……”

    宋智孝笑眯眯地道:“何不试着真和他谈一场?他会对你很好的,你应该相信。”

    郑恩地脱口而出:“那你呢欧尼?”

    宋智孝有些玩味地打量着她,郑恩地猛省,脸色咻然变得通红。

    会这么问,明是真有想过这件事啊……

    ******************

    音乐中心的表演舞台即将开场,宋智孝戴着个墨镜悠哉悠哉地踱到场馆,一眼就看见了唐谨言。然后她就笑了起来,因为他俩的座位正好在一起。

    作为今天唯二两个被艺人带进来的关系户,预留的座位分配在一起倒也正常。

    公众场合,两人都很默契地故作不认识。宋智孝坐了下来,脑袋直挺挺地对着舞台,目不斜视:“最近窃国大计如何?”

    唐谨言道:“颇有成效。大概很快就是杰出青年了,你再晾我,可就被人抢走了。”

    “切,稀罕。”宋智孝故作不屑地丢下一句,静了几秒,又忍不住:“我觉得恩地和你越来越有戏了,果然短暂分别才更能检验感情吗?”

    唐谨言面无表情:“那你呢?”

    “哼。你们倒是默契,问题都一样。”宋智孝右手探在座位底下,很想偷偷过去拧他一把,又怕被人发现,五指下意识地抽动着,一脸愤然的样子。

    唐谨言干咳两声:“想网络上传遍宋智孝和神秘男人打情骂俏吗?一会再吧,看节目先。”

    随着话音,tts三人组出现在台上,开始主持这期音乐中心舞台。

    徐贤此刻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短袖大花裙,斜戴着圆帽。明明是滑稽活泼的造型,但她的笑容却很是勉强,话也得很少,美目时不时地掠过台下,落在他的方位。

    唐谨言微微皱眉,徐贤的态度实在让他想不明白。

    宋智孝很敏锐地发现了,终于顾不上装陌生,扭过头惊奇地打量着他。

    唐谨言干咳道:“注意影响。”

    “怎么又来了个徐贤?”宋智孝语气惊叹:“这太夸张了……”

    唐谨言面无表情。

    如果面对郑恩地,宋智孝还有三分大前辈看妹妹的感觉,可是面对少女时代,她就有虚了。再大的前辈也架不住人家如今遮天蔽日的恐怖人气啊……

    “如日中天的少女时代啊……”宋智孝还在碎碎念:“我才不信她和你有关系。追她们的男人可以从这里排到法国去,该多蠢才会看上你这种人形暴龙?”

    唐谨言道:“嗯,所以不必多虑。”

    “多虑你个头,真来个狐狸精把你抓走了拉倒!一了百了。”

    “呵……”

    唐谨言没再多言,只是靠在椅背上欣赏舞台。没过几分钟他就忍不住了:“这组什么鸟男团,难听死了。”

    宋智孝笑道:“歌曲嘛,每人的口味不同,没什么的。这舞台前面几组都是新团推广,韩国每年这样的新团很多很多,可惜最终能被人记住的却寥寥无几。”

    唐谨言头:“大浪淘沙,世事莫不如此。”

    紧接着几组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新团舞台,歌曲也不太合唐谨言的意,可历来没什么耐性的他,这回却端坐得四平八稳,一急色都没有。

    因为他知道后面会有apink,会有t-ara。而且……每隔几首歌之间,都有徐贤。

    尤其是徐贤的台词,明明知道是设计好了的台本,却总让他觉得很那个……

    比如眼下,台上的徐贤一副很郁闷的样子,靠在身边tiffany的肩膀上。tiffany:“可能是由于最近都是阴天,很多人都觉得心情很don,徐贤i也很don吗?”

    徐贤苦着脸:“是啊……很don。”

    她的目光似是不经意地落在他的方向,唐谨言总感觉她若有所指,绝不仅仅是在背台本。然后他的心情也变得很don,看着台上蹦跶的男团,觉得他们好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