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一八九三 > 第六百一十九节 又过了一个月

第六百一十九节 又过了一个月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一场所有人都能参加的盛大表演?

    章炳麟不喜欢这个主意。虽然秦朗的宏伟计划听起来很美好,很有操作性,不过他就是不喜欢它。

    他冒着极大的风险跑到北京是为了处理同盟会制造的灾难,不是为了让易水向他宣布,秦朗有一个计划,可以解决那个灾难,但是需要他和他的同志放弃过去数年取得的绝大部分成果。

    这就像某个人的手上长了一个疮,于是医生决定把他的手和腿全部锯掉,然后告诉他,他已经痊愈了,而且手上再也不会长疮。

    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这位医生得很有道理,但是没有人会接受这种治疗方案。

    如果它还能被称为治疗方案。

    “我不喜欢这个计划。”章炳麟直言不讳的告诉易水,“不管秦先生想要做什么,他正在要求我们放弃已经取得绝大部分成果。易先生,你应该很清楚,我们为此付出了许多精力和代价,不可能接受他的安排。”

    他很生气,只是控制得很好,几乎没有表现出来。易水暗自叹了一口气,露出一副充满歉意的表情,努力让他的声明听起来不那么像是最后通牒。“但是你必须接受它,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而且现在已经太迟了。”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它已被执行了一段时间,接近一个月。”

    易水尽量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只不过这没有任何意义,一廉价的歉意不会让章炳麟的感觉变得更好。

    秦朗的计划让他的组织遭受了沉重打击——他肯定会这么认为——就在一个月前,他的同志还控制着三个齐装满员的师,而现在则是两个,建制内的人数只有过去的一半,数千名军官和士兵不得不离开军队,剩下的也会被分散部署到远离北京的地区,再加上张绍增已经决定前往华盛顿接替那位不走运的谭锦镛上校……

    总的来,站在章炳麟的角度,没有一个消息是好消息。

    易水认为他会火冒三丈,还有一担心,也许他会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那么他就真的需要一个医生了。

    他谨慎的注视着章炳麟,等着他的反应。

    但是章炳麟看上去很平静,让人觉得要么他已经预见了这样的局面,要么已经接受它。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易水的消息既超出他的预料,也不在他可以立即接受的范围,只是不能让他感到意外:一个月,他用同样多甚至比这更多的时间通过一条极为曲折但是安全的迂回路线前往北京,与外界暂时失去联系,如果秦朗有一个计划,肯定不会等他这么久。

    虽然他应该这么做——至少易水应该这么做。

    “作为合作伙伴,我认为你应该与我讨论以后再开始下一步。”他谴责到,仍然把怒气控制得很好。

    这是一个好现象。易水想,同时解释到:“我和其他人讨论过了,他们同意执行秦朗的计划。”

    “其他人?”

    “陶成章、张绍增,还有陈天华。”易水提到了几个名字,然后继续解释,“我们的时间不多,这里的情况很糟糕,对军队的广州湾分校毕业生的审查一遍接着一遍,如果我们不能立即采取行动,迟早会有人承受不住压力。”

    “易先生,你正在暗示会有人出卖同志!”章炳麟的音调提高了,控制情绪的努力正在失去效果。

    作为组织的领导者,他不喜欢这个暗示,不管它是事实还是毫无根据的推测。易水理解他的感受,不过丝毫不为所动,继续陈述他知道的信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审查开始以后,至少有上百人主动切断了与组织的联系。”

    “这不能证明他们会出卖其他人。”

    “迟早会有人那么做。”易水提醒到,“切断联系只是第一步,一旦这些人意识到这样做还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们就会做得更多。”

    “但是我们挑选新同志的标准和程序很严格……”

    章炳麟依旧试图争辩,然而他的努力没有任何意义。易水已经与其他人讨论过这一,陶成章、张绍增和陈天华的观与他如出一辙,但问题在于,他们制定的标准和程序并不像他们认为的那样准确有效。

    只有真正的威胁才能让那些正在变得越来越多的革命者认清自己,究竟是真的想要参加一项很可能会让自己送命的事业,或者只是想要追赶最新的潮流。

    其实这是好事,只是还不够好:威胁的程度有一低,不能让所有人认清自己。

    按照秦朗的观,潜在的背叛者的数量应该更多。

    这是满清帝国的那些既愚蠢又无能的官僚的失误。这些人进行没完没了的审查不是真的想要找出军队里面哪些人是革命者,或者倾向革命,虽然最终他们还是能在那些惊吓过度的告密者那里得到许多名字,不过那是额外的收获。大多数官僚只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打击和赶走自己不喜欢的家伙,一部分官僚希望削弱美国人的影响,还有一些官僚的目标仅仅只是良弼。

    辅政大臣阁下是许多人的眼中钉,他太年轻,太偏向美国人,太有权势,只是他的政治对手一直缺少攻击他的机会和理由,不过现在,良弼亲自为他们提供了需要的一切:他亲自指挥了一次失败的搜查行动,毫无必要的动用了太多军队,最后,竟然擅自命令炮兵向北京城内的目标射击。

    他的最后一个举动愚蠢透。攻击他的官员提出了两个将会导致严重后果的推测:如果炮兵里面有叛乱份子,就会利用这个机会炮击紫禁城,危及皇帝的安全或者使他受到惊吓;或者即使炮兵里面没有叛乱份子,但是炮手可能没有瞄准甚至炮弹可能自己偏离目标,那么也是一样的结果。

    还有北京的满清显贵和高级官员,以及西方国家的外交使节。

    擅长政治斗争的官僚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就将事态上升到可能引发外交纠纷的危险程度,他们甚至得到了西方外交官的联名支持——除了美国公使,康格先生仅仅表示了有限的担心——即使皇帝仍然偏袒良弼,也不能对此无动于衷。

    最终,就在几天之前,良弼遭到了严厉的申饬,不得不待在家里进行深刻的反省。

    也就是,他燃了一把火,结果把自己烧着了。

    愚蠢的政治游戏。易水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我们应该感到庆幸,大清帝国的忙于内部斗争的官僚没有认真进行审查,否则告密者已经出现了。”

    “对于这一,我不像你那么肯定,易先生。”章炳麟表现出了一顽固。易水得出了一个令人遗憾的糟糕结论,他否定了精心设计的选拔制度,也否定了许多革命同志的忠诚,章炳麟没办法毫无保留的接受它。

    而且他正在怀疑,这到底是易水自己的结论,还是秦朗的想法。

    他担心这是秦朗的想法——担心这是秦朗破坏他的组织的一花招。但这是更糟糕的推断,如果它是真的,那么秦朗已经得手了,同盟会制造的大麻烦创造了绝妙的机会,而他对此束手无策。

    章炳麟开始头痛了。

    他的这种反应没有逃过易水的观察。即使没有秦朗的提醒,他也知道章炳麟会怎么思考整件事情:就像他的组织,章炳麟还没有遇到真正的危机,仍然对自己精心挑选的同志充满盲目的信任,同时又对秦朗带着一些显而易见的不信任,因此最后的结论很简单,他的思考将会误入歧途。

    同样,易水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什么也不用做。章炳麟是个聪明人,最终会回到正确方向,他的同志也会提供帮助。

    他没有必要劝章炳麟,那样做只会得到与预期相反的结果。

    现在应该暂时放过这个话题。

    “即使不用考虑可能出现的告密者,我们也要对整个组织的部署进行彻底调整。”易水让话题回到秦朗的计划,“你把全部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这是严重的失误。”

    章炳麟意识到易水正在否定更多东西……秦朗把它们否定了,而易水只是按照他的指示进行调整,现在只是告诉他结果。而他还是不愿意接受秦朗的计划,同时也在奇怪,为什么其他人同意接受它。

    他开始考虑自己的行动。也许,到达北京以后应该首先跟陶成章见面,而不是直接找上易水……

    也许应该留在广州湾,而不是浪费太多时间冒险来到北京。

    他摇了摇头,让思维留在正在进行的谈话。“同盟会的刺杀行动不过是个意外。”

    “同盟会的刺杀行动不过是个问题。”易水用了一种秦朗式的不以为然的语气。这是秦朗和瑞切尔的看法,仅限于章炳麟的组织,对于秦朗和Umbrella来,那是一个大问题,而且会变成美国政府的问题。

    他会把它变成美国政府的问题。另一个他正在进行的计划。

    当然,它们与章炳麟无关,没有必要告诉他。易水考虑了几秒,重新构建了他的发言。“我想的是,将来……不是现在,将来,”他强调了那个单词,“不管我们准备用一场战争摧毁满清帝国和它的残余支持者,还是准备用武力扫除建立一个现代化国家必须扫除的那些障碍,三个师都太少了。”

    易水知道章炳麟的许多构想。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进行了很多讨论,并且一致同意,必须通过战争摧毁满清帝国并且铲除它的残余支持者,同时也只有武力才能解决建立新国家将会遇到的各种障碍——他们全都受到秦朗的影响,相信美国的内战是一个绝佳的证据——所以章炳麟竭尽所能想要将三个师的新军变成可以使用的力量,而且拒绝任何形式的改编。他的想法很好,但是注定导致失败。

    “三个师,这力量可能只够控制北京,而且不包括城墙之外的区域。”易水为自己的发言做了一个简短的阶段性总结。

    章炳麟知道他得很对,但他并非对此毫无准备。“有三个师的训练有素的军官和士兵,我们可以扩充军队。”

    “那么时间和金钱就会成为难以跨过的障碍。”易水肯定的宣称到,“我们的敌人和竞争对手不会给我们扩充军队的时间,并且三个师可以控制的区域也不能提供足够的资金让我们扩充军队和进行战争,那么你准备怎么做?增加税收的种类和额度,最后赢得战争但是输掉民心,还是寻求西方国家支持?”

    然而这都是章炳麟不愿意见到的局面,他知道,易水也知道。

    而且易水知道得更多。“即使你决定寻求西方国家支持,也不会找到支持者。不是因为你已被打上华盛顿的印记,而是与竞争对手相比,你不是好的投资对象,只有很微弱的力量,看上去不值得投资。”

    “与袁世凯相比?”章炳麟想了想,然后挤出一个嘲弄的笑容。“只是以现在的情况,他确实比我值得投资。”

    “首先是袁世凯,”易水肯定了他的推测,接着补充到:“还有其他一些选择,包括良弼。”

    “以及那位孙博士?”

    “不,不包括他。”

    “但他很有名望,而且还会变得更有名望。”

    “然而他连一个排也没有。”易水用耸肩表达了他对那位孙博士的看法,然后回到正题。“你有三个师,不过这没有意义,大多数人会认为你只是得到这些部队的高级军官的支持,毕竟军队就是这样,士兵服从军官,下级服从上级,只要能在关键位置放上自己人,一人就可以带走整支军队。”

    他仍然是对的。章炳麟极不情愿的承认到,了头。“请继续。”

    “所以我们没必要把三个师的人全部变成同志。”易水摊开手,“我们只需要少数人控制部队,再把大部分人安插到别的部队的关键位置。”

    “但你让几千人离开了军队。”

    “这是第一步。”然后才是第二步,“他们会以个人身份加入各个地区正在组建和改编的新式陆军,担任高级军官和士官。除此之外,即将被派遣到其他地区的那部分人,满清政府已经同意,以他们作为核心组建几支新的旅级部队。我已经与许多官僚达成秘密协议,他们将会提供足够的帮助。”

    “什么?”章炳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满清的官僚?”

    “他们只是想让自己不喜欢的人滚出视线,减少美国人在北京的影响,以及削弱良弼的势力,我满足他们的愿望,他们当然会满足我的一的要求。”

    “我认为这种人不会很多。”

    “不多,也不少,但我并不需要得到所有人支持。除此之外,你应该知道,”易水想起秦朗常的那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未完待续。)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