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01、一脸懵逼

    手术室内的灯光十分敞亮。

    手术台边围着几名身着手术服的医护人员。

    而手术台上,则躺着一个双目紧闭,表情安详的年轻男人。

    他理着圆寸,面部线条硬朗,肤色是那种干干净净、经常沐浴阳光的微黑,身高一米八出头,安静地躺在那里流露出一丝清秀的气息。

    观其样貌,不过十七八岁高中生的样子。

    病号服的上半身都被褪至胸膛两侧,此刻的他胸膛袒露,胸部肌肉匀称的轮廓清晰可见,由此看来他平常并不缺乏锻炼。

    “强度三百焦,第三次,准备,一二三。”那中年医生绷紧的声音道。

    两名女护紧张地注视着心电图的仪器,然而那画面却一直是平稳的一条直线,并未出现任何波动。

    “唉……”

    医生端着电击器的两只手慢慢垂了下来,然后表情凝重地将之放下,轻轻叹息了一声后对着身边的两名女护摇了摇头:“死亡时间,三二十三------”

    他的声音落下后,场内寂静了足有十多秒钟。

    随后那个医生便开始脱去术服以及手套,两名女护的动作则要比他慢上许多。

    死亡见过次数多了之后,人也就开始变得麻木了,这个医生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真的死了吗?”其中一名还处于实习阶段的年轻女护弱弱地问了一声,似乎仍不太敢相信面前一条年轻生命就此消失。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有病人在她面前被宣布死亡……

    脱掉口罩之后的这名女护皮肤白净,竟然相当漂亮,而旁边另一个女护就要逊色多了。

    一般情况下,资历老的医生都不太愿意搭理实习护士,或许是因为她漂亮的缘故,这回中年医生竟然语重心长地道:“梁呐,做我们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要理智,你是湘大毕业的,更应该清楚地知道,这人的生命体征已经彻底消失了,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等以后你见得多了,也就不怪了。行了,还得去通知病人家属呢。”

    漂亮护士吐了吐舌头,头道:“好吧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中年医生摆了摆手,率先走向门口。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了,剩下的事交给两名护士和其他医务人员就够了。

    “长得蛮帅的,还这么年轻,真是太可惜了,要是没死的话……”

    那个年长的护士推了推镜片,“啧啧,没死的话你就嫁给他?”

    “嫁给他倒是不敢,拍个拖那是没问题的啦。”

    “变态,真没看出来,你长得这么漂亮,也能这么花痴,不过你的也没错,他这个样子,要是没死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你这样的姑娘要栽在他手里。”

    “切-----”

    然而就在两人互相调笑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心脏突然重新跳动了起来-----炙热,而较之他生前更强有力地。

    “哎?怎么回事,这是……”

    “老师,你等等…你快来看……”漂亮护士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连忙叫住了即将走出手术室的中年医生。

    她此刻抬手指着仪表,满脸的惊讶。

    中年医生见到女护士的反应后大吃一惊,旋即一边念叨着“不可能“,一边回过头去一看,那表情就变得相当精彩了。

    “这…怎么可能……”

    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手术台前,将手轻轻探到了那个年轻男人的鼻尖。

    在那之后,震惊之色顿时布满了他的脸庞,一时间无以复加。

    两女见此一幕,也立即兴奋地围了上去,三人顿时又一次将手术台给围在了中间。

    “血压10/66,脉搏50-----活了。”中年医生的声音有些颤抖。“刚才生命迹象明明消失了足有十分钟-----这…简直就是奇迹…”

    死而复生!

    一个医生终其职业生涯都未必见得到几次。

    然而眼下就有一例出现了……

    昏睡中的男人状若狂躁,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角淌下,令身旁的二护一医都好奇他究竟做着怎样可怕的一个噩梦,其中又以那个漂亮护士好奇心最甚,凑得最近。

    唐钦确实醒了,恍如从噩梦中惊醒。

    在几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唐钦突然毫无征兆地,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从手术台上高高蹦了起来,然后-----他果然没能站稳。

    脚底板跟抹了金龙鱼似的,一个踉跄,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脑袋砸进了面前护士挺秀的胸膛当中……

    重心不稳,唐钦下意识张开双手,将面前的救命稻草狠狠地熊抱在了怀中。

    暖暖的,很贴心。

    还带着女孩独有的淡淡馨香。

    唐钦很久没有享受过眼下这种安稳的感觉了,一时间都恍了神。

    那个漂亮护士甚至直到被唐钦的突然袭击给壁咚到了墙上,后背因为撞击墙壁微微生疼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你…做什么……”

    漂亮护士羞愤当中一把推开了唐钦,因为过度紧张,她随手就抄起了手术台边工具桌上的刀,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见此一幕,中年医生连忙出言制止:“梁,不要冲动,他可能是因为刚刚苏醒,所以神智还有些不太清醒。”

    “是啊是啊,快放下刀子。”

    就在这个场面极度紧张的关头,唐钦似乎一也没被灯光下在漂亮护士手里竖直对着他的明晃晃的刀子给吓到,反而是一脸茫然地盯着她。

    “好美,你一定就是天使吧……”

    漂亮护士微张着嘴,手里的刀子“叮当”一声落在了瓷砖地上。

    另外二人早已目瞪口呆。

    “咳咳……”中年男人咳嗽了一声打破沉静,语气古怪地道:“这家伙都这个节骨眼上还能想着泡妞,可见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大问题了----留院观察几天吧,到时候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你们俩,后续工作就归你们了。”

    吩咐完后,他就笑着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手术室。

    “老师,你…你胡什么呢……”漂亮护士脸色羞红,脑袋微微埋着,这时候的她,倒还真像是个天使。

    可能是因为抢救下一条生命心情不错的缘故,没想到就连向来不苟言笑的老师都开起了自己的玩笑。

    中年医生走后,另一个女护也是忍不住调戏道:“哈哈哈天使,看来你之前的话可以兑现了,为了不妨碍你,这手术室的清理工作和帅哥的安抚工作,就全权交给你咯。”

    “什么呀,你们……”

    没等她完,女护也离开了房间。

    就只剩下唐钦和她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漂亮护士气鼓鼓地瞪了唐钦一眼,也不搭理他,旋即一个人收拾起手术室,做起了扫尾工作。

    方才的一些对话唐钦都听到了,也注意到了周边的环境,饶是他敏锐的思维都无法判断眼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之前在北欧的经历的绝境只是黄粱一梦?

    而且----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这根本就不是原来的身体……

    军人的冷静令他强行将心中的震惊压制下来。

    唐钦蹲下身子,开始帮漂亮护士打扫起来。

    “你干什么呀,这些你不用做,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好,等一下带你去你的病房,好好休息,你可是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人。”

    “请问----这里是哪?”

    漂亮护士翻了翻白眼,道:“这里不是天堂,我也不是什么天使------”

    “华夏有句话,白衣天使白衣天使,你是护士,自然也是天使。”唐钦想到刚才自己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不着边际的言语,不禁老脸一红,不由得厚着脸皮胡搅蛮缠道。

    “哼,算你会话。”

    从漂亮护士的五官和肤色,以及她听到他的话后的反应来看,这里的确是华夏的某所医院没错了。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问吧。”

    “我是谁?”

    “你少来。”漂亮护士还以为唐钦这是在跟她开玩笑-----一个正常人怎么会问出这样弱智的问题呢?

    “我感觉我记不起来了。”唐钦撒谎了,他不是记不起来,而是他想确定某件细思觉恐的奇事。

    “你……你该不会是得了失忆症吧?你等一下。”

    漂亮护士匆匆忙忙地走了,不久后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又走了进来。

    她看着手上的资料喃喃地念道:“你叫唐钦,湘阳人,今年十七岁,嗯……下个月就是十八了------居然真比我耶。”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下意识地就插了这么一句。

    “你在湘阳的向阳高中念高三,两时前因为心脏骤停被送进这里急救,咦,这里还写着你平时性格内向乖巧,哼哼,这我倒是没看出来哇。”

    “爱好是跑步和打球,从没有过心脏病史-----嗯,大体的就是这样了,现在你想起什么了吗?”

    “这些资料都是谁提供的?”

    “当然是你的父母啊,你傻了吧!”漂亮护士翻了翻白眼道。

    唐钦一脸懵逼。

    他分明是个孤儿来着,这下居然连父母都出现了。

    虽然他平素里崇尚科学,但眼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大胆的猜测-----

    他真的是离奇重生了!

    一个华夏大兵的灵魂在一个同名同姓同时代的高三党身上复苏。

    巨大的刺激令他眼前一黑,双腿一软。

    “咦,你没事吧?”

    瞄准好方向,唐钦再一次晕倒在了漂亮护士柔软的怀抱里。

    暖暖的,很贴心。

    唐钦索性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