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02、论削苹果的技术

正文 0002、论削苹果的技术

    在医院静养的这两天,唐钦想了很多。

    任谁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想来都不会平静,哪怕是一个再粗线条的人。

    然而到现在,其实唐钦已经悄然并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轻手轻脚地用单手将身体撑起来,因为他的另一只手被床边睡着的女人紧紧抓住了。

    他倚靠在背后的床板上,微微低头,打量起床边的女人。

    这是他这一辈子,对他来讲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头发简单地扎起,许是因为劳累,她的头发有些凌乱,鬓角有几丝银发从中冒出。

    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但不难看出她在年轻时代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这个女人便是唐钦的妈妈,江心仪,一位平凡,而又温柔善良的母亲。

    至于唐钦的爸爸唐大山,在确定唐钦已经安然无恙后,一大早就赶去了厂里上工,夫妻二人是工薪底层,家境并不富裕,哪怕是一天请假的钱对整个家庭来都是个不的开支。

    如果在还未与他们接触之前对于凭空多了父母唐钦心里多少有些别扭的话,那么在与他们接触过之后,那种前世从未体验过的亲情的温暖早已将一切别扭驱逐——再自然而然不过。

    唐钦很庆幸自己重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

    国越是大就越是强盛,家越是就越是温暖。

    这个家虽然清贫,但却很温馨真挚。况且唐钦也相信凭自己的能力,会在将来让他们过得更好。

    他是一个军人,上辈子孑然一身,仅有一位红颜知己,但同为军人,两人都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导致了悲剧的收场。

    然现在不同,他再不是一个人了。

    江心仪对他的爱溢于言表。

    而唐大山沉默寡言,唐钦只见过一面,还是他靠着门抽烟的背影——有些话他虽然不,但眼神中透射出来的东西,唐钦看得明白。

    这间病房安安静静,暂时只有唐钦一个住院病人。

    房门推开,之前那个护士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唐钦已经醒了,一副在想心事的样子,她不禁有些惊讶。

    “哎?你醒了哦。”

    唐钦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随后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旁边。

    护士立刻会意,压低声音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我能有什么问题,我现在能打死一头牛。”唐钦笑着道。

    护士翻了翻白眼,道:“我发现你这个人没个正经。”

    “不过你可真幸福,有这么爱你的妈妈-----”她的声音突然有些低落,又有些羡慕地道。

    唐钦头,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柔和的光彩。

    “真羡慕你们这些还在上学的哟,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好怀念那段时光呢。”护士一边把没彻底拉上的窗帘给拉严实,一边道。她话的时候正扬起着脑袋,手抓着窗帘,双脚微微踮起,白裙的下摆向上紧撑,挺翘的臀部曲线一览无余,纤长的美腿若隐若现。

    “----”唐钦咽了口口水,没记得接上嘴。

    护士就回过头来望了一眼,疑惑道:“你在看什么呢?”

    “哦没…我感觉你这套护士服挺别致的,很适合你。”唐钦有些语文伦次。

    合身的护士服,长发盘起,掩进纯洁的白色护士帽里。起话来软软糯糯。玲珑的身段,白皙的肌肤。睫毛弯弯,笑起来眼睛也是弯弯的,就跟俩月牙似的。

    她确实很漂亮。

    唐钦甚至有些邪恶地想道,要是下班的时候她也穿着这么一套衣服走在夜路上,恐怕电视上又要多一桩非礼的新闻了……

    护士翻了翻白眼,道:“去你的…你是不知道当护士有多累,忙起来各种脏活累活,闲下来又得当保姆,白天被使唤来使唤去,夜里又得值班-----你看今天,就轮到我值班……”

    这时唐钦感觉腿上麻了麻,而后突然一轻——原来是江心仪醒了。

    “妈,你醒了。”

    “阿姨你好。”护士则是礼貌地道。

    江心仪先是看了看唐钦,在看到他一脸笑容,脸色很好之后这才笑着对护士了头:“你好你好。”

    护士刚准备悄悄离开,却被江心仪给叫住了。

    “谢谢你啊姑娘,听钦就是你给救活的,现在又要值班又要照看的,辛苦你了。”江心仪感激地道。

    “啊,没有没有,才没有呢。我当时只是助手啦。而且你才比我辛苦。”护士连忙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那也要感谢你,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梁溪月,溪水的溪,月亮的月。”

    “哈哈,好听。对了,你现在应该没什么事吧?这个,你应该也不忙。”江心仪道。

    “嗯,暂时不忙的。”

    “那阿姨请你吃苹果,阿姨今天中午的时候才买来的,新鲜着呢,就当是感谢了。”江心仪着就去柜子里拿苹果。

    “啊…我,阿姨不用啦,我还得值班呢。”

    江心仪脸一板,道:“有什么好客气的,吃一个苹果而已,要的了多少时间。钦,你也吃一个。妈帮你俩削。”

    唐钦笑了笑,从江心仪手里接过刀和苹果道:“妈,我来。”

    “你…会么?”江心仪刚想夺刀子,却被唐钦阻止了。

    “长这么大,你还没见识过儿子削苹果的技术呢吧?”

    他起身去水池了先洗了洗手,随后在纸篓边上蹲下,低着头专注地看着手上那颗匀称的苹果,并没有着急动手。

    几秒种后,手里的刀子就开始平稳地在苹果身上滑动,轻柔但丝毫没有任何迟滞。

    长长的苹果皮像是就像是一根带子一样缓缓垂下,越来越长,丝毫不断。

    直到红色的苹果彻底变成了白色的肉果,果皮才应声而断。

    一老一两个女人此时早已看呆。

    江心仪笑,她还真不知道唐钦竟然有这样一手,她更不可能知道的是,此唐钦再非彼唐钦。

    “好厉害。”梁溪月盯着唐钦手里像剥了衣服一样的苹果,忍不住呆呆地道。

    她们还真从未见到有人能把削苹果变成这样一门艺术的。

    “妈,给。”

    唐钦把手里的苹果递给江心仪,然后又从塑料袋里拿出另一只苹果。

    跟刚才一样,三两下就去了皮。

    再把它递给了梁溪月。

    梁溪月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不料唐钦直接就把它塞进了她手里。

    “…谢谢。”

    唐钦自己也拿出一个,倒是没有削皮,直接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后就自顾自地咬了一大嘴-----他一个大老爷们还削个什么劲儿。

    “咔擦”声不绝于耳。

    梁溪月捧着苹果,时不时轻啜一口。

    她吃起东西来口口的,轻轻一口下去一排整齐的牙印,看得边上的唐钦张了张嘴,干着急得不行,一副要冲上去帮她大口咬上一嘴的架势-----这么吃,能酣畅淋漓么!

    梁溪月偷偷看了江心仪一眼,不料正巧与她的目光对上,正要尴尬的时候,江心仪却是冲她微微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场景,梁溪月心里不禁涌出一股暖意。

    她只是觉得,江心仪真的好温柔,好温柔。

    “阿姨,那我就先走了,还得值班,去别的病房看看呢。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叫我。”梁溪月着走向门口,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道:“对了,唐钦,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后回学校要好好加油哦。”

    房门重新关上,江心仪似笑非笑地看着唐钦。

    “妈----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觉得梁溪月这个姑娘怎么样?”江心仪突然语出惊人地问道。

    唐钦正在喝水,听到之后“噗”地一声险些喷到床单上。

    “呃…这个…身材好,又漂亮,看样子也很温柔。”

    “是嘛。”江心仪了头,道:“你果然跟妈的品味一样,屁股大,一看就好生养,哈哈哈,妈把话在前面,你要是将来讨到她这样的媳妇,妈就欣慰了。”

    “----”

    江心仪的话音一落下,唐钦就听见门口“哐”的一声异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

    唐钦一拍脑袋-----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刚才梁溪月可能就站在门外,而且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妈----我困了。”

    “切----那赶紧睡吧,妈也有些困了。既然你明天能出院了,妈也该去上班了。你明天就在家里再歇息一天吧,后天再去学校也不迟。”

    江心仪打了个哈欠,将唐钦身上的被子整了整,盖了个严实。

    随后她自己也钻进了另外一张病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