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04、融入

正文 0004、融入

    陈雅诗陪着琪来取车,校内是不允许骑自行车的,所以两人正打算步行出学校,然后分道回家,不料正好撞见隔壁班的刘建伟等人正在欺负着胖。

    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总结其原因,这些人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除非你比他们凶狠,否则他们看你不爽,就会开始欺负你,一而再,再而三,从中寻找乐趣,为自己无聊且没意义的学习生涯找乐子。

    而胖正是这样一个好欺负的人,普通家庭,又没背景,你揍了他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陈雅诗表情焦急,想要上去劝阻,毕竟是一个班上的,平时也是朋友,总不能见到当做没看见吧?

    可琪却把她拉住了。

    “雅,你别去,这种事我们根本帮不上忙的。”

    琪拉着陈雅诗就往人堆外走,一边走还一边道:“你看看,唐钦平常就是跟这些人呆在一起的,你他能好到哪里去,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去管他的事----我们走吧。”

    “可是……”

    可这时候,两人却迎面撞上了唐钦。

    “陈雅诗?”

    琪吓了一跳,赶紧躲到了陈雅诗的背后----刚才她还在唐钦的坏话,哪里料到一转眼当事人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唐钦,你来得正好,你快去劝劝你的朋友。”陈雅诗急道。“胖都出血了,他们还在踢他。”

    唐钦冲她摇了摇头:“这些人不是我的朋友。”

    胖还坐在地上,抱着膝盖。

    刘建伟仍旧不亦乐乎地一脚一脚踹着,看得旁人都皱起了眉头。

    “住手。”

    在二女惊讶的注视下,唐钦已经绕过二女走了进去。

    “唐钦,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活着嘛----你来得正好,哥几个揍人揍累了,你去给我们到校门口买盒烟去。”刘建伟见到唐钦,脸色一喜道。

    平时的时候唐钦没少给他买烟,他也没少去坑唐钦兜里的钱。

    美其名曰是称兄道弟,倒不如之前的唐钦不懂为人处世。唐钦住院的几天也没见他们来探望过唐钦,短信也没有过一条,这种人根本没把你真当朋友。

    何况现在唐钦早已换人,怎么可能再与这种败类同流合污?

    “我认识你么?”唐钦看着刘建伟,问道。

    “臭子,你少装蒜,你是不是生病脑子烧坏了。”

    “滚。”

    唐钦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自顾自地转身把胖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拍了拍他腿上的尘土。

    “唐钦,你刚才什么?”

    也不顾胖呆滞的目光,唐钦转身对三人沉道:“我让你们滚,以后好自为之,再敢欺负他,我就揍你。”

    “----”

    三人一时间哑口无言。

    可是胖听到唐钦的话却是浑身一震-----他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自己平时还疏远过他呢……一想到这里,胖心里就不是滋味,看着唐钦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寂静。

    陈雅诗和琪都看傻眼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唐钦好像跟以前那个完全变了个人。

    “你tm带种再给我一遍。”

    这时候值班的老师才堪堪地赶了过来,许是有有心人去打了报告了。

    “你们做什么,还不赶紧散了,否则一人一个处分。”值班老师果然还是有着足够的威慑力,人群立即一哄而散。

    刘建伟狠狠地盯了唐钦许久,“你给老子等着,朋友没得做。”

    “还有你。”他又恶狠狠地看了胖一眼。

    唐钦对此却是不屑一顾。一个屁孩的狠话,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雅,我觉得唐钦好像变了。”

    陈雅诗得意地笑了笑,道:“你看吧,我就我的想法没错,我就感觉他不是那种人。”

    “哈哈哈,其实他今天给胖出头的时候,别提我对他的改观有多大了,第一次觉得他好帅呢。”琪如是道。

    陈雅诗心里的想法同琪差不多,对他的印象改观了许多。

    “或许你真的应该以学委的名义管管他,可是他成绩太差了,估计救不回来喽,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给他补习啊。”

    “谁有空要给他补习。”

    “我开个玩笑嘛……”

    ------------------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刘建伟三人均被学校通报批评一次,对此,三人将恨意都归结到了唐钦的身上。

    今天唐钦来学校的时候,情况有所改观。

    他所在方圆三米无人区缩到了方圆一米。

    甚至他时不时还听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别人的口中,不过一旦他仔细去听,那种议论声又消失不见了。

    值得一提的是,唐钦在下课的时候听到有人在他的坏话,他倒是没怎么在意,不料胖却突然横空冲了出来,将那个他坏话的女生给打断,而且脸红脖子粗地反驳了一通,与她争执了半天……

    唐钦不禁有些啼笑皆非。

    这胖子,还蛮有趣的。

    吃午饭的时候,唐钦一个人坐在一排,胖却和他的室友打了声招呼,径直走了过来,然后坐在了唐钦的对面。

    这是唐钦第一次吃饭的时候身边有了同伴。

    “昨天的事情,谢谢你。”胖低头看着餐盘里的米饭,扭扭捏捏道。

    唐钦笑着回应:“谢什么,同班同学。我还得谢谢你,能陪我一起吃饭呢。”

    胖显然没有想到唐钦竟然是这么的随和,跟他想象中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他猛然间抬头,感动深情地注视着唐钦-----这时候tm的要是响起“you.are.my.destiny”的音乐,场面就有些难以hold住了,不过好在没有,这会儿食堂里播放着的是一首舒缓的轻音乐。

    胖是住校生,托他的福,他的室友——同是唐钦的同班同学,有几个也跟着他一起挨个坐在了唐钦的周边。

    这下唐钦终于不再是一个人吃午饭了。

    刚开始的时候场面多少有些沉默,不过很快,这些人就发现唐钦其实并不沉默寡言,反而相当风趣幽默,涉猎极广,而且性子随和。

    不一会儿,几人就打成了一片。

    “卧槽,唐钦,真没想到你连这个都懂,那个医生跟你讲的一模一样,就是开了一张名叫抵挡汤的神奇方子!”胖的同伴有一个人叫雄,肤色比较黑,但长相却很讨女孩子欢心的那种。

    雄她母亲有烦躁易怒的怪病,但看中医好了的事情,正好被唐钦听见,因为懂一些医术,于是他忍不住插了一嘴“那个老中医是不是用了抵挡汤?”,结果立刻博得了雄的惊讶,对唐钦刮目相看。

    抵挡汤是伤寒中太阳蓄血证的要方,而雄母亲的怪病实则是太阳蓄血的外在表现。

    高中生哪里懂中医的东西,但是唐钦却懂,这让这些人都对唐钦相当佩服。

    其实这时候,唐钦已经彻底赢得了这些人的交心。

    这个年纪就是这样-----厌恶一个人,没什么理由,但接纳一个人,同样也来得很快。女生和女生不知道怎样,但男生和男生相处,却真是这样的。

    男生聚在一起,熟了之后无非就是谈论女生。

    “对了唐钦,昨天我好像看到学委跑去跟你话,你们俩,该不会是……”

    众人纷纷发出了一阵起哄声。

    唐钦翻了翻白眼,然后一本正经地胡八道:“我向来是反对早恋的!”

    “切。”

    “真羡慕你,她都没跟我们过几次话呢。”

    唐钦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她平时很高冷吗?喜欢做些什么呢?”

    “也还好。与其是高冷,倒不如她比较关心学业,可能是不想在高三的时候花时间在其他方面吧。她学习成绩特别好,总是在年级前十名。喜欢他的男生多了去了,但超过一半都会望而却步,还有很多塞过情书送过东西表过白,但无一例外都被她婉拒了。”

    唐钦摇了摇头。

    他不完全认同刚才那个人的观----与其她关心的是学业,倒不如是还没有遇见足以令她动摇的人。假使一个女孩子真喜欢一个男孩子到某种程度,无论如何她的重心都会偏移的。

    换句话------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拒绝恋爱。

    “咦哦!有鬼-----你刚还你反对早恋,我看你倒是很关心她的事嘛。别害羞,大家伙早就听你喜欢她的事了。”

    “有这种事?”

    唐钦一脸懵逼,看来以前那唐钦虽然交朋友不怎么样,不过眼光还是不错的嘛。“那她知道吗?”

    “八成也知道吧,不过人家女孩子,你不主动还等她主动?”

    “----”

    唐钦觉得这个孩子得很有道理。

    以前的唐钦可能因为自卑,所以不敢和陈雅诗主动接触。

    但是现在不同了!

    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应该勇敢地对陈雅诗做些什么了-----比如上交作业的时候,趁机碰一碰她的手什么的。

    这样她应该看不出来什么的吧?

    食堂不大不,刚好容纳整个高三一学级的人同时来吃饭。

    里头闹哄哄的,还充满着食物的香味。

    陈雅诗和琪两人向来都是一块吃饭,今天也是一样。

    琪吃了三个菜,陈雅诗则是标准的一荤一素两菜。琪碗里的菜没多久就全部下肚,陈雅诗还在那里不快不慢地吃着。无聊之际,琪不禁四下张望食堂,刚好看到唐钦的那一桌。

    她擦了擦眼睛,又看了一眼确定之后,不敢置信地喃喃道:“天呐,我看到了什么。”

    “嗯?你看到了什么?”

    陈雅诗把筷子放下,不锈钢的餐盘里还有不少饭菜,不过她的饭量很,显然不打算再吃了。

    “唐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吃香了?你看,这么多男生跟他同一张桌子吃饭耶。”

    陈雅诗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随后“噗嗤”一笑道:“怎么得唐钦是个女人似的。这有什么奇怪的,男生不都成群结队的嘛。”

    “哎呀,我的意思是-----以前哪有人愿意跟他一块儿哦。”

    陈雅诗就笑:“也是,其实我也感觉他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我去。”琪瞅着陈雅诗,一副惊吓到的面孔:“雅,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刚才你那昙花一现的迷之笑容,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因为唐钦?”

    陈雅诗立即把脸一板:“我哪有----快收拾餐盘走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