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05、家

正文 0005、家

    “apple、apple、苹果,a---p---p---l---e、apple苹果的意思。”

    认真背单词的声音从厕所传出,没错,就是厕所。

    “哎?唐钦,你在干什么呢!”

    琪惊讶地看到唐钦埋头从厕所走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本词汇手册,满脸专注。

    她的声音自然也引起了陈雅诗的注意,同时朝男厕看去-----这下,她手里的lock茶杯都差掉到地上,不敢置信道:“唐钦,你不要告诉我,你连上厕所都在背单词……”

    “你猜的不错-----”

    唐钦帅气地隔空抄了一下他额上的短发-----尽管他头发的长度没超过两厘米,但二女心头竟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他其实有着一头飘逸碎发的即视感。

    而且这动作已经无形中为他的下一句装逼铺垫了气势。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果然----

    唐钦又一脸正色地道:“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

    场内仿佛出现了几秒钟的时间停顿。

    二女微张着嘴,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卧槽。”琪怪叫了一声。“要不是你背来背去还在背苹果这第一个单词的话,我差就信了。”

    她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嫌弃道:“而且----大哥,你好像上完厕所没洗手吧?艾玛,糗死了糗死了。”

    “----”

    被她这一,场内再度出现了半秒的无声。

    饶是文静如陈雅诗,此刻也是俏脸一鼓。

    腮帮子变大。

    然后憋红-----

    最后“噗嗤”一声,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雅我们走吧,这家伙太能装了。”琪在前面招呼了一声。

    “哦,走吧。”

    二女留给唐钦一个望尘莫及的背影。

    精心策划的“励志”版偶遇竟然就这么失败了-----

    通过贿赂、骗求、威逼、利诱等各种肮脏手段,再加上这些天来精细到女厕门口、显微镜般程度的观察-----也就是跟踪,再结合唐钦敏锐的洞察力和细腻的判断力,他总算是稍微摸透了一些陈雅诗的作息和规律。

    比如现在——第三节课下课后眼保健操结束,陈雅诗都会和琪两人去饮水机那里取热水。

    交作业时候偷摸手早已无法满足贪心的唐钦。

    他在眼保健操还没结束的时候就抱着一本词汇手册溜进了男厕-----伺机埋伏在那里。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么一出。

    可是琪就是那个陈咬金,她就像是个武林高手,见招拆招-----几乎每次都把唐钦的台连带着台架子都给拆了个精光。

    果然每个美女身旁都有个老妪,每段佳话前面都有段曲折。

    可恶!

    唐钦从来没追求过女孩子,更不知道要怎样去追,所以他只能笨拙地去试探,每个人都有第一次不是么。

    失败是成功之母,他是不会放弃的。况且他觉得,这次虽然有丢脸,但总该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了吧?

    唐钦还在胡思乱想,不想还没走远的陈雅诗这时却突然回首,冲他明媚一笑,笑容就像是花朵在空中盛放。

    清脆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认真是好事情,加油!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哦。”

    “…可以来问我哦---”

    “…来问我哦---”

    “…问我哦---”

    她都走远了,不过唐钦的耳朵却像是在听复读机。

    手里的词汇手册“啪嗒”一声掉进了厕所门口的污水里。

    心中奔腾的草泥马转瞬间变成了丘比特的长矛。

    阳光总在风雨后,幸福未免也来得太突然。

    这哪里tm的算是失败了?这分明是朝着成功迈出了坚定的一大步好么!

    唐钦猫起身子,卯足了劲原地蹦起,伴随着从胸腔里发出的雀跃呼喊:“yahoo!”

    “娘-----我恋爱了!”

    毫无疑问地,这天接下来的课程,唐钦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就连英语老师都发现了唐钦的变化,很是欣慰。

    “我怎么发现今天的唐钦格外有斗志嘛,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英语老师是一个风趣幽默的中年老男人,他的课总是轻松惬意。而且他有个习惯,上课喜欢抽问题与学生互动,不像其他高三任课老师那样死板地讲评试卷。

    “老师,我知道。”

    “好啊吴婷,那你来。”

    得到老师的授意后,脸上总是带着俩酒窝的吴婷先偷瞄了唐钦一眼,发现这家伙并没有任何表示。

    于是她压抑着内心即将爆发----揭发别人秘密时变态般的兴奋,微沉着声,阴阳怪气道:“我今天在男厕门口听见他大喊大叫了一句‘我恋爱了’。我觉得,或许和这个有关吧。”

    她的话音落下,教室里果然爆发出无数道哄笑声。

    笑声当中,不知为何,坐在最前排的陈雅诗突然有些紧张。

    早上唐钦在厕所门口的时候,不就只跟自己和琪见到过面么。他不可能喜欢琪,那么,难道他真的-----

    陈雅诗的手不禁抓紧了自己的衣角,越收越紧……

    所有人的八卦之心都熊熊燃烧,教室里顿时响起窃窃私语的声音。

    唐钦的变化同学都看在眼里,其实这个时候,班级里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觉得他是异类了,甚至都愿意去开他听他的玩笑。

    英语老师一脸恍然地颔首,然后压了压双手示意同学们安静:“好了好了,我还以为只有我这么八卦呢,一听到这种事你们就来劲儿了是吧。学习上怎么就没有这种劲头呢-----要是你们都能跟唐钦这样改变,老师还反而鼓励你们去恋爱呢,唐钦你是吧?”

    最后一句问题,是对唐钦问的。

    唐钦反而被问懵了。

    不过他军人出身,这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是。”

    起哄声!

    哗然声!

    唐钦大胆的回复令整个高三9班都接近沸。

    “得好!”

    “哈哈哈。”

    “这臭子。”英语老师也大笑,他像是第一回认识唐钦似的。

    他再次压了压双手,然后重新正色起脸道:“不扯远了,我们继续回到这篇阅读理解。”

    教室里不禁发出一阵嘘声。

    想必高中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每次老师带头在课堂上大开玩笑,惹得学生们脑洞齐开,然后再要让他们收心的时候,往往都是他们最不情愿的。

    “那好,这道理解性题目就有请唐钦来为大家解答一下吧。”英语老师笑呵呵地道。

    “----”

    笑声中,唐钦慢悠悠地站起身来,然后愣了半天,只好无奈地道:“我不会……”

    别人可能不知道,他的英语口语水平的确特别叼,但并不代表书面也厉害。

    “那么----你可以请一位同学帮你来解答。”

    唐钦放眼望去,突然将目光定格在了陈雅诗的身上。

    要不-----

    顿了顿后,唐钦道:“那-----我请陈雅诗,来给我解答。”

    “哇哦……”

    不知道是谁先吹起了口哨。

    那一瞬间,教室里的气氛就变得相当微妙了。

    陈雅诗俏脸微红。

    她是第一回这么局促。

    但奇怪的是,头一回-----她破天荒地竟不如何厌恶这种战火引到自己身上的微妙感觉。

    琪顺势凑到她身边,抖了抖她,道:“我靠,这家伙----图谋不轨哦。”

    “你…胡什么呢。”陈雅诗红着脸轻啐道。

    尽管如此,她仍是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中站起身来。

    “这道题-----第一段第一句话……,而第三段有一句承上启下的句子……,两结合来看,我认为应该选择c选项,abd选项都与文意不符。”

    陈雅诗清楚地让众人认识到-----智商与颜值,其实是可以成正比的。

    英语老师满意地了头:“good,你们俩都请坐吧。”

    唐钦坐下的时候,分明看到陈雅诗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

    今天是礼拜三,天气预报原不会有雨。

    但后来你懂得----

    如果有人问湘阳这座城市更倾向是什么性别,那无疑会是女性-----善变。

    中午的时候热得让人恨不得把bra给扯掉,一到下午接近天黑的时候,大雨倾盆风力骤涨,吹得人直想把手臂钻到短袖里。

    唐钦回到家的时候,身上早就湿透了。

    “爸,妈,我回来了。”

    “你回来啦----”江心仪从厨房探出脑袋,一看到唐钦落汤鸡的样子,立即拖着拖鞋挞挞挞快步走了出来,伸手把唐钦的衣服接了过来,关切道:“怎么弄这么湿,要感冒了,快去擦擦。”

    唐大山也是将手里的报纸放了下来,皱了皱眉,然后去厕所取了唐钦的毛巾出来丢给唐钦。

    唐钦接过毛巾,心里暖暖的。

    他的家在荣乐区,是湘阳市里地段较偏、也比较落后的一个六层楼房区。

    0室,一厅三室,面积只有不到60平米,也就堪堪容得下一家三口,厕所和厨房差不多只能同时并排站两人的样子,墙纸已经有些打花,看得出来这房子有年月了。

    “饭快好了,老唐,你去把碗洗一下,整天回来就是看报纸,一忙也不帮,真是的----也不好……”唐母埋怨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来了来了----看个报纸也要叨个没完。”

    唐大山应了一声后,撇了撇嘴,再次把报纸放了下来……

    他此刻还穿着工作时候车间统一发放的蓝色衣服,有了些皱纹的脸上棱角分明,与唐钦至少有着七分相像,虽然现在穿的衣服不怎样,但远远看去仍像个优雅的老男人,尤其是他平日里话不多,喜欢抱着报纸看新闻。

    很快,桌上就有了三菜一汤。

    这样的菜色已经算是不错了。

    自打唐钦出院以来,唐母配的菜就总是肉和鱼,骨头汤总少不了。

    “喝喝喝,天天喝,去年脚趾头撞断了还没长心-----钦出院我才弄得骨头汤,你倒好,喝酒给吃了一半。”

    “----”

    唐大山喜欢喝酒,因为这两天菜色好,他喝的量也从平常的半瓶黄酒变为了一瓶。

    “哎呀妈----你让爸吃嘛,我一人难不成还能吃上这么多啊?”唐钦无语道。

    唐母这才收嘴,挑了唐大山一眼。

    唐大山咳了咳,悻悻地抿了一口黄酒。

    “来,钦,尝尝这鲫鱼,妈早上才买来的,活蹦乱跳,新鲜着呢。”

    唐母给唐钦夹了一块鱼肚,那里的肉是没刺的。

    唐钦正处于暖流的中央-----

    屋外烟火气,屋里圆桌。

    一家子三口,几菜一汤。

    这便是家。

    唐钦以前天不怕地不怕,但现在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