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09、道歉

    “你们快看,红房子那里……”

    红房子就在吃街的附近,有人看到也不奇怪。

    此时此刻,那里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听是刘建伟那些人正在找唐钦的麻烦。”

    “又是唐钦?”

    他们才发现‘唐钦’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已经闻名遐迩。

    最近高三年级大大的新闻,几乎被他包揽了大半。

    绯闻有他,老师嘴里称赞的有他,现在打架斗殴,居然还有他。

    “我们快过去看看!”

    庄一鸣和老.胡就在先前对话的那两人身边。

    只见他双目一凝,喃喃道:“唐钦,就是那个胆敢跟我抢女人的人么?”

    老.胡有些疑惑道:“谁?”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子而已-----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屑,显然并没有将唐钦放在眼里。

    两人的到来顿时被围观的人群发现。

    “识相的给我让条道,让我进去看看热闹。”庄一鸣大声道。

    “是庄少。”

    “我们快走远,别挡在他前面-----”

    从别人的对话中,也能看得出来庄一鸣平时在他们眼中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

    于是两人身前自动让开一条路来。

    庄一鸣得意地望了老.胡一眼,刚想话,却突然看到了站在最外面,正使劲踮着脚尖想往里面看的陈雅诗。

    “雅?”

    陈雅诗这时候都快着急死了,人那么多,她身板又那么,根本挤不进去,而且她个子不够,根本看不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而这时候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只是这声音,却令她的眉头微微紧了起来。

    “庄一鸣,你不要叫我雅好不好,我跟你又不熟。”陈雅诗现在可谓是极度厌恶庄一鸣,要不是他,今天的事也都不会发生了。

    老.胡听到庄一鸣吃瘪,顿时忍着笑意。

    庄一鸣面部表情僵了一僵,但很快又舒展开来:“雅,你想进去看看吗?”

    “我…”

    陈雅诗并不想搭理他,但是,她又非常想进去看看唐钦的情况。

    三个人打一个,在她想来,唐钦现在的情况肯定非常不好。

    她都想好了,要是唐钦真的受伤了,那她一定会带他去医院,哪怕是拼着今天晚上放弃学习和休息的时间也要。

    “怎么样?你不想进去看看吗?我可以带你进去。”

    “我…想。”

    陈雅诗一咬牙,了头。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呆会儿跟我去个地方,我有东西要给你。”庄一鸣提出了条件,他不信到时候陈雅诗见着自己的宝马车和玫瑰花还会不为所动。

    这可以是一个过分的要求。

    陈雅诗有些不知所措。

    可就在这时候。

    场内突然一阵骚动。

    有抽冷气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怎么回事?

    这是所有看不到里面的人心中的疑问。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去道歉----向她道歉。”唐钦厉喝的声音悠悠从中心处向外传出,然后被所有人所听见。

    “唐钦!”

    陈雅诗惊喜的声音落下不到几秒,就有三个狼狈不堪的人影走到她的跟前,吓了她一大跳。

    这三人的六只手都无力的向下垂了下来,唯有双脚能灵活走路。每个人的脸上还都青了半只眼,非常均匀,跟熊猫似的,煞是滑稽。浑身上下被黄泥沾满,一个个灰头土脸,怎一个狼狈了得。

    “你们……”

    这三人可不就是刚刚还意气奋发趾高气昂要三打一围殴唐钦的刘建伟等人嘛!

    “你们干什么……”

    陈雅诗后退了半步。

    可在她惊讶的目光注视下,三人却异口同声地、低声下气地道歉道:“陈雅诗姐姐,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请求你的原谅。”

    先是寂静,唯有三人道歉的声音。

    在那之后。

    全场哗然!

    “嘘”声,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谁也没有想到,三人围堵唐钦,结果竟然会是三人灰头土脸地道歉……

    这前后的转折,比欧亨利的都来得让人难以预料。

    “我----”

    陈雅诗也在这刹那有些凌乱了。

    “刘建伟,你们傻了?”庄一鸣都看傻了。

    刘建伟怨恨地看了庄一鸣一眼,然后就不再理会他,继续道歉道:“陈雅诗姐姐,你原谅我们吧,要不然我们的手……就要废了。”

    眼下这个,究竟是什么情况?

    老.胡有些惊讶:“你们的手……”

    “他们的手怎么了?”庄一鸣问。“是唐钦一个人干的?卧槽,你们三个打一个都打不过,真tm废物。”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脱臼了。”老.胡却不像庄一鸣那样表情轻佻,反而脸上开始凝重。

    唐钦-----竟然这么厉害吗?

    陈雅诗大眼睛有些呆滞。

    “陈雅诗姐姐,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吧,好不好?”

    三人的不断道歉将她从呆滞中拉了回来。

    唐钦从人群围绕中钻了出来,来到陈雅诗的身边。

    “你没事吧?”陈雅诗关切地问道。

    她在唐钦的身上看了又看,发现他身上除了尘土之外,没有任何异样。

    唐钦笑:“我能有什么事,好得能打死一头牛。”

    他手指轻弹身上的灰尘,下巴了面前的刘建伟等人:“有事的是他们,你要不要原谅他们?”

    他是冲着陈雅诗问的。

    只要她头,他就会把他们的手接好,这也是给他们的承诺。

    仿佛抓到了机会似的,刘建伟带头,三人尖声哀求,声音悲凉穿孔:“美丽的陈雅诗姐姐,我们真的知错了!求你原谅我们,要不然,我们的手可真的废了……唐钦了,要是你头,他就帮我们接。”

    陈雅诗疑惑地看向唐钦。

    唐钦冲着她眨了眨眼睛,好像在----就是这样。

    “…嗯,那好吧,原谅你们。”

    唐钦早就料到陈雅诗的答案,这是属于她的善良,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看中她了。

    上前一步,唐钦抬手捏住了刘建伟的胳膊。

    “卡塔”一声。

    刘建伟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然后是三人嚎叫声不绝于耳。

    “咦……手真的好了……”

    刘建伟等人甩着自己的胳膊,发现刚才还分毫动弹不得的胳膊一下就恢复如初,如臂使指,心中顿时大为惊喜。

    “下不为例,好自为之。好好读书吧,别成天瞎倒腾。”

    “是是是……我们知道了。”

    对于这些不学无术的学生混混,唐钦真的是看得多了,看他们就像是在看一群孩子,幼稚得很,毕竟他也是从这样过来的,眼下不禁心生教育之心,忍俊不禁就教育了一番。

    三人灰溜溜地离开,陈雅诗却是看得抿嘴轻笑。唐钦那番教的样子,还挺像个老师的。

    “你,就是唐钦?”庄一鸣上下打量着唐钦,肆意并不太礼貌地。他分明看到了陈雅诗冲着唐钦微笑的样子,心中的嫉妒更加浓烈。

    “是,我就是唐钦,怎么?”

    对于这种人,唐钦也不准备以礼回应。

    唐钦知道他就是庄一鸣,从刘建伟的口中,他早就听了。

    “好,有骨气,不过你知不知道,我跟他们可不一样。”庄一鸣傲气凌人地道。

    “不,你跟他们没什么区别,欺软怕硬。”

    在场的众人纷纷屏息。

    这个唐钦太锐利了。

    刚刚才从刘建伟的事件中华丽脱身,现在又去惹上了向阳恶名赫赫的‘庄少’。

    众人纷纷想道,他的字典里是不是没有怕这一字?

    “呵呵,我暂时还没碰到过比我硬的。”庄一鸣气急反笑,道:“做人不要太嚣张,不准哪天就被石头绊了脚,凉水呛了嘴。”

    “谢谢你的提醒。”

    唐钦笑笑,不以为意。

    希望他不要犯贱地来惹自己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

    宝马车上。

    庄一鸣恼火地把手里的玫瑰捧花撂出车外,花瓣在车后方的空中纷纷扬扬地洒落。

    好好的一出求爱,又让半路杀出来的唐钦给搅和了。

    看得出来,唐钦也喜欢陈雅诗。

    更可恶的是-----陈雅诗这个接连拒过他多次的该死女人,似乎不讨厌唐钦。而且他们又是同一个班的,近水楼台,照这样下去,陈雅诗岂不成他的女人了?

    他越想越是生气。

    “妈的老.胡,我刚才冲你打了多少个眼色你自己,你为什么毛反应都没有?你平时不是最喜欢打架了吗?还自己手痒的不行----真让你上的时候,你怂个蛋啊?刚才这么多人看着,结果我拿他一办法也没有,老子多丢脸你知道么?”

    老.胡一边开着车,一边露出一抹苦笑:“庄大少…不是我不上-----而是我…我tm打不过他啊……”

    老.胡虽然表面上看去壮硕凶狠,但为人却极为细腻心。

    “你打不过他?真的假的?”

    “他很不简单,绝对是个高手!”老.胡凝重地道。“真没想到你们学校里,有他这样的----他真的是学生吗?”

    “废话。”

    “随随便便就把三个成年男性正常的手臂卸掉,这需要很厉害的擒拿手段,以及对人体骨骼极深的了解才行-----”

    庄一鸣听得云里雾里,不耐烦道:“滚犊子,老子就想找他麻烦。”

    “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去招惹他……”老.胡如是道。

    “操,怂b,你以后别跟老子玩一块儿,把车还老子,也别跟别人咱俩认识过。”

    “----”

    庄一鸣坐在副驾驶,眼中有冷意闪过。

    哪怕是要动用家里的力量,他也要让唐钦后悔跟他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