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10、不是这只脚!

    大白奶茶店。

    唐钦和陈雅诗面对面而坐。

    桌上的奶茶已经喝掉大半,杯里冰凉的奶茶将杯外的水汽冻成了水,淌落到桌上。

    刚才的风波过去之后,陈雅诗就执意要请唐钦喝奶茶,是要感谢他出手帮忙。

    唐钦嘴上着“不可以不可以,这怎么好意思呢”,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只可惜喝奶茶的时候两人身边还多了一个十万伏特的电灯泡。

    作为一个腼腆的男人,唐钦只好闷闷不乐地喝了三大杯珍珠奶茶,以压制心里对琪的恨意。

    “天呐,唐钦,你好能喝哦。”陈雅诗惊讶道。她不禁有些后怕地想,还好出门的时候装够了零钱-----果然男生都是水牛来的。

    因为琪的存在,唐钦认为自己连三成实力都没能发挥出来。

    要不是她,唐钦绝对能-----还能咋了?能上天了不成?

    直到唐钦喝到第五杯奶茶的时候,琪终于看了看表,表情焦急而又抱歉道:“太晚啦,我该回去了,你们俩,嗯?慢慢喝咯,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哈哈哈哈。”

    “琪,你去死啦!”陈雅诗脸蛋一红,难得得爆了一句粗口。

    我去。

    唐钦看得一呆。

    细润如脂,红霞倾覆。

    连爆粗都这么可爱。

    琪临走前暧昧地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在外面挥了挥手,骑上车走了。

    唐钦打了一个饱嗝,嘴里鼻子里全是奶茶的香味,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不枉他喝了五杯奶茶。他原谅琪了,因为那一眼他很受用-----这姑娘还是蛮懂事的嘛。

    唐钦还没要走,陈雅诗自然不好意思走,她抬起皓腕看了看手表,显得有些焦急。“唐钦,我们也走吧?时间不早啦,明天也可以来喝哦,我请你。”

    “你当我水牛吗?”唐钦翻了翻白眼,又打了一个嗝,表情痛苦。

    五杯奶茶灌进肚子里,他觉得这辈子他都不想再喝奶茶了。

    “你等下嘛,其实我有道题目还不会,想问下你。”

    挽留一个学霸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声告诉她自己有一道题还解不出。

    可唐钦却发现这个法子并不是百发百灵的。

    比如现在。

    “哎呀,你明天早上来问我不就好啦?蠢!这么晚了,我再不回去,我爸又该我了。”陈雅诗白了唐钦一眼,她还以为唐钦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可是,这道题我解不开的话,今晚上就睡不着觉了。”

    唐钦还不死心。

    他觉得陈雅诗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学霸!

    作为一个合格的学霸,当菜鸟问她问题的时候怎么可以退缩呢?难道不应该手把手把他给教会,教到服服帖帖为止吗。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最近变得这么爱学习了呀?”

    嘴巴上虽然这样着,不过陈雅诗心里却很欣然看到唐钦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

    他到底是喜欢学习,还是喜欢问她问题,还是喜欢跟她话,还是----喜欢她?

    她不知道。

    他不喜欢自己的话,那今天为什么肯那样站出来帮她呢?

    他喜欢我?

    陈雅诗的脸又开始红了。

    “今天谢谢你,帮我赶走那些坏蛋。”陈雅诗突然低声道,声如蚊蝇。

    她刚完,一道惊雷突然从天际打响。

    吓得她脸煞白。

    “完了。”

    两人都没有带伞!

    不按常理出牌是唐钦最擅长做的事,当年他还在北欧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有很多外境高手吃过他的亏,哪怕那个号称不可战胜的男人,都在他的临死一击中付出惨痛代价,震惊世人。

    想不到除了唐钦以外,老天爷也喜欢做这事-----

    倾盆大雨顷刻间落下。

    那声响,甚至直接盖过路人的惊呼声。

    两人站在马路中央,刚好被落个正着。

    “啊……”

    陈雅诗被冰凉的雨水淋得尖叫出声,大声喊道:“唐钦,我们现在怎么办那?”

    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唐钦开始脱衣服。

    他身上就一件白色短袖,脱下后上身就**着,露出了精壮的上身。

    “哎呀,你干什么呀……”

    陈雅诗的声音还未落下,唐钦就把t恤撑在了两人的头,凑到她的耳边大声喊道:“我们先回教室吧,那里可能有别人没拿回去的伞也不定。”

    唐钦粗重的鼻息和声音在耳畔响起,惹得陈雅诗连耳根都有些红润了。

    “好吧。”

    陈雅诗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羞涩了,相比女人的矜持,这会儿不被淋成落汤鸡才是最重要的。

    她的脚还不能灵活走路,只得用力扶住唐钦的身子。

    可是唐钦这会儿上半身**,而且淋到雨水后的皮肤滑不溜秋,陈雅诗的手沿着他的腰腹部肌肉线条一路腻滑,哧溜一下就落到了某人的裤裆……

    唐钦虎躯一震。

    这酸爽-----

    “啊啊啊啊!”陈雅诗惊呼一声,手像是触电一样缩了回去。

    唐钦无语。

    他都没叫,这妮子叫什么呢!

    陈雅诗因为把手缩回来的缘故,慌乱中,脚下又是一滑,重心不稳,顿时整个人都跌进了唐钦的怀里。

    顾此失彼!

    两人就这么湿身搂在了一起。

    尽管隔着薄薄的短袖布料,但唐钦仍旧感受到胸口温热的柔软娇弾。

    以及那炽烈跳动的心跳。

    “我…我对不起。”陈雅诗的脸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把推开唐钦,淋雨跑了出去。

    唐钦摇了摇头,立刻跟了上去,再将手上的衣伞撑在了她头,以防她淋得更透。

    尽管如此,两人回到教室的时候,仍旧双双变成了落汤鸡。

    棉的短袖才能挡多少雨?

    微乎其微!多是个心里支柱。

    “你怎么样?”

    陈雅诗的脚似乎又扭到了一下,就在刚才滑倒的时候。

    她一瘸一拐地坐到一个空座位上,然后皱眉揉了揉自己的右脚。“好像又扭到了一下……”

    “给我看看。”

    唐钦着蹲下了身子,想去脱她的鞋。

    不料陈雅诗立即把脚从唐钦的手里移开。

    “不用啦……没事的。”

    她的矜持根本不容许她在一个男生面前脱鞋子,而且还是被他脱……

    “我懂针灸的。”唐钦柔声道,随后又吓唬她道:“要是现在不看下,你今天恐怕都没法自己走回去。”

    陈雅诗沉默。

    唐钦见她不话,又道:“好吧,也没关系,我可以送你回家。”

    “啊?”

    陈雅诗一惊。

    想到要让唐钦搀扶一路,然后回家-----她家又离这不近,陈雅诗直接摇头。那多不好意思!

    “你懂中医?”

    “会一。”

    怕她不信。

    唐钦从口袋中掏出一盒一次性针。

    这是他事先就准备好的。

    针长1.5寸,考虑到陈雅诗怕疼,他特意买了0.5毫米直径的针。这种针虽然特细,进针没有痛感,但对施针人的指力要求很高,若不心,很容易弯针。当然对唐钦来,这根本没任何难度。

    “你居然有针!”陈雅诗满脸惊讶。

    这回她是真的相信了。

    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唐钦一般望着他。

    “那---你帮我看看吧。”

    唐钦头。

    开始去解她的鞋带。

    “我自己来吧……”陈雅诗觉得还是有别扭,于是道。

    “你坐好就行,放松。”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唐钦干净的眼睛,陈雅诗紧张的心情缓解了许多,索性靠着椅背,试着放松下来:“那好吧。”

    做医生最重要的一就是要让患者相信自己,虽然唐钦不是医生,但在这一上,他向来自诩做的很好。

    鞋带之后,是袜子。

    “唐钦,你等等,我有话跟你。”陈雅诗表情古怪。

    “呆会儿再。”唐钦摆了摆手手。

    陈雅诗穿着一双淡粉色卡通猪图案的袜子,很是可爱。

    在她杀人的目光中,唐钦依依不舍地将袜子从她脚上拨拉开。

    不一会儿,柔嫩白皙的脚就完美呈现在了唐钦的眼底。

    一览无余。

    唐钦有刹那的呆滞。

    有品位的男人欣赏女人,很可能会从她的脚开始。

    所谓美足,应当是巧玲珑,匀称,柔嫩,白皙,还带着适当的芬芳。

    陈雅诗的脚完全满足!

    唐钦就仿佛抓着一件艺术品一般,眼神迷醉。

    “唐钦!”

    陈雅诗羞愤无比,脚趾间不断传来异样,自己的脚就这么被一个男生整个握在了手里,别提她心里有多么的羞耻了……

    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羞耻归羞耻,看到唐钦一脸陶醉的样子,她的心又被一种莫名奇妙的满足感所填满……

    被陈雅诗这么一喊,唐钦也回过神来。

    从桌子上取出两枚针来,眼神重新正色。

    “咦,不是扭伤了么?淤血呢?”

    唐钦握着她的脚来回看了两遍,发现并没有任何扭伤的痕迹。

    陈雅诗翻了翻白眼。

    “其实我从刚才就想告诉你了,大哥-----不,是,这,只,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