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11、惊喜

正文 0011、惊喜

    陈雅诗蹲下身去,将左脚的袜子和运动鞋重新穿好,又将右脚鞋带松开,鞋子袜子脱掉。

    当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她还不忘白了唐钦一眼。

    这家伙。

    连自己受伤的是哪只脚都没搞清楚。

    她实在是有些怀疑他所谓针灸的实力了。

    她重新坐直身体,然后将右腿叠在左腿上,右脚微微翘起,以便能让唐钦施针的时候更加方便。

    在她右脚的内外两侧脚踝处,皆有淤血。

    刚扭到的时候脚踝肿得跟个包子似的,经过冰敷,肿消了,不过却有淤血出现,不能正常走路。

    这都是普通扭伤的正常现象。

    唐钦现在需要做的,无非就是针刺,放血,加快她脚上的淤血消散,很简单的一种手段而已。

    “唐钦,你…真的会针灸吧?”

    唐钦不禁莞尔。

    “你觉得呢。”

    针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手里,纤长的手指在袋中一划,就有一枚针落进他的指缝。

    下一刻,唐钦的眼神变了,变得专注,认真。

    陈雅诗发现,当他手里握针的时候,他的眼中便再无任何杂念。

    莫名的,陈雅诗眉宇间的紧张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充满好奇地看着唐钦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唐钦左手取出酒精棉,在陈雅诗的脚踝处简单的消毒。

    冰凉的触感从陈雅诗的脚踝处传来,令她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

    唐钦右手拇指与中食指捻针,手型就像是兰花指。

    紧接着,“兰花指”像是蛇信一样,对着陈雅诗脚踝那里吐了一口。

    手再离开的时候,银晃晃的针尾正在那里活泼地甩动着……

    陈雅诗目瞪口呆!

    “针…进去了?”喃喃的声音从她嘴里传来,充满着不可思议。

    仿佛是在回应她的问题,下一刻,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就从脚踝处传来,令她不禁皱起了眉。

    她刚才分明仔细看过这针的规格,针身分明有0.5寸,现在已经没过了三分之二。

    “有感觉吗?”

    “有!”

    唐钦没有问她什么感觉,因为不用问他都知道。

    他在针尾弹了弹,又提了一提。

    陈雅诗的酸麻感顿时更甚。

    这针落在照海穴,也是陈雅诗扭伤部位的枢纽位置。

    一针照海,搅乱淤机!

    这一针,加上一句询问,是为了让她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几针,唐钦的动作就没有第一针那么慢了。

    持针,进针,这过程只需要零几秒。

    陈雅诗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破皮的痛感。

    唐钦的右手在空中一甩,与皮肤一触即分,针就已经钻进了皮肤。因为动作太快,陈雅诗看到的就像是他把针“扔”了进去。

    照海之后,先后是商丘,三阴交。

    最后将陈雅诗的裤腿往上拉起一些,以漏谷收尾。

    接连三针,唐钦的动作行云流水,美轮美奂。

    陈雅诗都看傻眼了。

    她印象中的针灸,完全不该是这样的。

    原来针灸也能这么耍啊,太不可思议了!

    她之前还问唐钦到底会不会针灸,别是在逞威风-----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唐钦不仅会针灸,而且他的水平根本是她难以想象的。

    原以为针灸会带来的疼痛根本没有存在,那种酸麻的感觉反而令她扭伤的部位十分舒畅。

    再看唐钦,陈雅诗的眼神就有些变了。

    他跟她一样,也才是个高三的学生啊!

    在她的心目中,唐钦突然变得有些神秘起来。

    一共四个穴位定针,多了没有意义,少了达不到效果。唐钦选了三个脾经的穴和一个肾经的穴,皆用泻法-----针灸讲求补泻,虚则补之,实则泄之。而陈雅诗脚上淤血,其实也是实的一种表现。

    陈雅诗有心想问问这几个是什么穴位,可是她最终还是没问,因为她知道人体身上穴位数不胜数,就算问到了名字,她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作用。

    这么一想,她就更加觉得唐钦的厉害。

    “这样就----好了吗?”陈雅诗弱弱地问道。

    “还没,等放过血就好了。”

    唐钦又取出一枚针。

    仍旧是那种规格的细针。

    放淤血的针一般会选用梅花针或三棱针,不过唐钦并不需要。从某种程度上来,细针多刺的方式能让放血更加均匀,效果更佳,只是若没有特殊的手法辅助的话,刺口太,一般人很难抽的出淤血。

    “这个可能会有感觉。”唐钦道。“不过不会很大。”

    唐钦夹针的手迅速在她淤血处连,频率之高十分骇人。

    陈雅诗只觉得有蚊子在叮扭伤的地方。

    随后,一颗颗珍珠一般的黑血粒子便从那里析了出来。

    “那是……血吗?”

    “是淤血。”

    唐钦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一个型的火罐。

    火,预热。

    这些东西都是唐钦早准备好的,一天前就放在了课桌。

    火罐吸在了陈雅诗的脚踝处。

    罐内一颗颗黑珍珠便开始涨大起来,越来越大,最后连成一簇淤血,彻底从皮下渗出。

    待得析出的血黑中带红。

    唐钦才将火罐轻取了下来,用酒精棉花将出来的淤血擦拭干净。

    放血过后原本的青紫部位果然白皙了很多,青紫消退了大半。

    十几分钟后。

    唐钦将四枚针从陈雅诗脚上取了出来。

    “这两天回去之后晚上睡觉用热毛巾敷一敷,明天应该可以正常走路了。”唐钦把东西收拾好,笑着道。

    陈雅诗着头,从脚踝处传来的舒爽无比的感觉令她顾不上话,先是去试着扭了扭脚。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之前连扭一下都会剧痛的脚此刻居然可以轻轻地扭动了!

    她感觉这并非极限。

    于是再用了力。

    还是不痛!

    再用力……

    直到她用最大力去扭动,脚踝才传来些微的痛感。

    陈雅诗光着脚踩到地上,来回走了几米后,顿时喜出望外,惊呼出声道:“哇,我好像现在就能走路了----好像完全好了耶!唐钦,你太厉害了!”

    唐钦汗颜,嘱咐道:“今晚最好还是好好休息吧。”

    “好吧。”

    陈雅诗实在是太高兴了,将鞋子重新穿好之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雀跃地张开了手。

    唐钦见状大喜,赶紧将双手向她张开,欣然地闭上了双眼。

    这妮子做什么嘛-----干嘛这么热情。

    等了好几秒,睁眼才发现陈雅诗跟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

    “你干嘛……我只是伸个懒腰而已。”陈雅诗噗嗤一笑。

    她的双手在空中伸展,然后背在身后,脚尖踮起,素颜朝天,胸部与腹部微微向前出,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与此同时嘴里还传出一声酥软的呻吟声。

    “嗯……”

    唐钦咽了一口口水。

    陈雅诗刚才被淋湿的上衣还没干呢,她这个动作下,短袖薄薄的布料紧紧地贴在了她微微鼓起的胸口。

    粉色的bra,朦胧的肌肤,平坦的腹部,还有看不真切的那一阴影应该是肚脐眼没错……

    她像是发现了唐钦灼灼的眼神,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惊慌道:“喂唐钦,你…你往哪看呢。”

    “你打算就这么回去吗?”

    “我……”

    唐钦把他湿透的上衣从桌上拿了起来,然后拧干。

    哗啦啦的水滴在地上。

    “我的衣服是黑色的,不透光。不嫌弃的话,你就套在身上回去好了,等回去之后再赶紧换干衣服,别要感冒了。”

    着,他随手把衣服丢给了陈雅诗。

    “那你穿什么,难不成裸着回去呀?”陈雅诗也不推辞,让她这么‘透着’回去,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唐钦爽朗地大笑:“我一个大老爷们,用得着为穿什么犯愁?”

    他着从教室后黑板下面的地上抄起一块‘大抹布’,这块布是出黑板报的时候宣传委员特地从办公室里拿来的,原本也是干净的布料,只是擦多了粉笔灰就变成了抹布而已。

    在空中甩了甩,尘灰顿时如同一层迷雾般散开。

    在陈雅诗那声‘不要’当中,唐钦已经将它披在了身上,遮住了自己的上半身。

    军人出生的他还真不怕这种脏,回去又不是不洗澡,大丈夫哪有这么拘泥节?

    “那----谢谢你。”陈雅诗双目一凝,心中微暖。

    急促的铃声响起。

    陈雅诗接了一个电话,应该是家里打来的。

    “啊,爸爸,我马上就回来啦----昂好,知道了知道了。”

    “唐钦,你----送我去车站好不好。”

    两人从教室里找到了别人没拿的一把雨伞,可是出了教室才发现,原来这雨早就停了。

    暴雨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以防万一,陈雅诗在车站上车的时候,唐钦还是将雨伞塞到了她手里。

    “我回去帮你把衣服洗好,等过两天就还给你哦。”陈雅诗在上车后冲他吐了吐舌头道。

    她穿着唐钦大她两号的黑色t恤,反而有种柔柔弱弱,慵懒可爱的美感。

    “不急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