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12、早恋?

正文 0012、早恋?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陈锋因为在医院急诊科工作的缘故,今天难得迎来闲暇能和家里人一块儿吃个晚饭。

    “老婆,我回来了。”

    客厅传来饭菜的香味和家里熟悉的味道令他长出一口气,将皮包撂在鞋架,换上拖鞋。

    妻子孙如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你回来啦?”

    见到她身穿围裙专心烹饪的样子,陈锋有些疲惫的脸上漾出笑意。

    趁着她不注意,轻轻从后面搂住孙如:“辛苦你了。”

    “哎呀,你干什么呀,女儿看到多不好,快走开,别妨碍我做汤。”孙如挣了挣,慎道。

    陈锋看了看客厅,摇头道:“女儿还没回来呢,怕什么。”

    两人是快二十年的老夫老妻,不过只要女儿不在的时候,陈锋仍旧会做些肉麻的事情,些肉麻的话,孙如虽然表面上像是受不了他这样,可心里却总是美滋滋的。

    谁中年人就没有浪漫了?他们的浪漫不是在两万米的热气球上着情话拥吻,而是家里长家里短的细节,如此足以。

    陈锋是个外科医生,平时非常忙,几乎一个礼拜只有两三天才在家里吃晚饭。而孙如自从上一份工作做的不开心辞了之后暂时还未找到下家,况且女儿高三学习紧张,索性她也不急着去上班,在家全职太太。

    今天有奇怪的是。

    他们的女儿都现在这儿了怎么还没回来呢?

    平时的时候一到六,女儿准已经回来了,而且已经在卧室里开始看书写作业。

    女儿的乖巧向来不需要夫妻二人多操心些什么。

    可今天却不同。

    窗外雷霆闪烁,豆大的雨击打在窗户上发出“噼啪”的声响。

    孙如突然看见壁橱那里靠着的雨伞,急道:“糟了,雅好像没有带伞。外面这雨这么大,我们要不要去接她?”

    “我们又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你放心吧,要是真有需要,雅肯定会打电话给我们的。现在都还没打来,不定她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高三那么忙,老师留堂讲评卷子也是很有可能的。”

    陈锋相比孙如要冷静很多。

    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女儿非常聪明,也非常懂事,其实他并不是太过担心。

    “不可能!哪有老师会留堂这么晚?你看看这都几了。”

    “----”

    “雅一个姑娘家,怪让人担心的,你快给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人在哪儿了。”

    “行,我这就打。”

    虽然得到了女儿平安无事,马上就回来的消息。

    可是看着外面仍旧没有丝毫减的雨势,孙如心里依旧十分焦急。

    人一焦急,饭都吃不好了。

    她一没吃好,陈锋自然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吃酒吃菜。

    只能陪着她一起干等着。

    不一会儿,门就被钥匙从外面打开。

    “你看,我她很快就回来吧?你还非不信。”陈锋一喜道。

    陈雅诗站在门外,甩了甩手中湿漉漉的雨伞,随后又甩了甩手,这才走进屋里。

    原本以为父母此刻应该已经吃完饭去休息了,没想到两人却在等着自己。

    这下糟糕!

    “雅,你这雨伞哪儿来的呀?咦,你这谁的衣服……”

    孙如看着陈雅诗上半身穿着的宽大黑色短袖不由得有些微楞,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件男孩子的衣服。可是男孩子的衣服为什么会穿在自己女儿的身上呢?

    她这么晚才回来究竟是去干嘛了?

    一系列的疑问出现在了孙如的心中。

    就连刚准备吃两口饭的陈锋也是有些愣神。

    陈雅诗知道母亲一问起问题来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她求助似的对陈锋打起了眼色。一边还开口道:“哎呀,我好饿啊,今天吃什么呀?”

    陈锋和女儿配合过不少次,一接收到女儿的眼色,他立即就会意,咳了一声后赶紧拉着陈雅诗走进卧室去,道:“快进去换上干衣服出来吃饭,读书这么辛苦,这么晚了,都快饿坏了吧。”

    “好哦,我今晚要吃两碗,谢谢爸爸。”陈雅诗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陈锋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今天女儿的心情不错。

    很快,陈雅诗就换上了一套熊睡衣,拖着人字拖从屋里出来了。

    这时候,陈锋才突然想起来什么,惊讶地看着陈雅诗的右脚:“雅,你的右脚----我记得你是前天才扭的脚,这才过了两天而已,怎么会恢复得这么快?你能正常走路了?”

    仿佛是回应他的问题。

    “你们看----”

    陈雅诗欢快地在陈锋和孙如面前又蹦又跳,还扬了扬白嫩的脚丫子。

    看她这样,陈锋就越是惊讶。

    他是学医的,自然知道扭伤并非一天两天能够恢复。

    “你是怎么弄得?”陈锋问道。女儿好起来他自然高兴,不过他心里也是蛮好奇的。

    “用针灸,加放血。要不然你们以为我今天为什么会回来这么晚。”

    “原来如此。”

    陈锋了头。

    如果是针灸的话,还真的是有可能的。

    扭伤一般两天之内不能用药,要不是这样,他早带她去医院认识的一个朋友那里治疗了。

    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她已经自己去医院扎过针,并且效果很好。

    “咦。”陈锋突然察觉到不对,又问道:“这么晚了,你上哪个医院去针灸的?”

    这个,哪有医生会上班的?医院除了急诊科基本上都下班了的!

    陈雅诗摇头,神秘地一笑:“反应迟钝-----谁告诉你我是去医院扎针的?”

    “哦?”

    “是我的一个同学,他特别厉害!”

    “----”

    陈锋愣了半秒:“爸爸读书也不少,你可别骗我。你同学跟你一样,也才高三,你他懂针灸?”

    他实在不太相信女儿的话。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刚开始我也不太相信。甚至因为你的关系,我蛮不看好中医的,不过嘛……”

    看着女儿叽叽喳喳,双眸放着光彩,陈锋笑而不语,只是静静地聆听,时不时地头。在他印象里,女儿是一个文静内敛的女孩子,很少有今天这样多话的表现。

    她今天着实有些奇怪。

    这可能和那件衣服的主人有些关系。以他的阅历,怎么会看不出来-----陈雅诗嘴里的‘那个同学’,就是她回来时候身上穿着那件短袖的主人。既然能把自己的短袖给陈雅诗穿,显然是喜欢陈雅诗。再听女儿的语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女儿对他也有好感,这么来……

    陈锋突然很想和他见上一面,不只是因为陈雅诗对他针灸水平的推崇,还有别的原因。

    整个吃饭的过程,孙如倒是没有再提起那件短袖的事。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再争了,管他谁治好了雅的脚-----雅,你回头请人来家里吃个饭,就当感谢,这不就成了?”

    陈锋头,应道:“我看行,那就这个礼拜天吧,刚好我也有空。雅,你别忘了把事儿给人家上。”

    “这----”

    陈雅诗想了想,然后头道:“我试试。”

    他治好了她的脚,她请他回家吃饭作为感谢,这也很正常嘛,陈雅诗这样想道。

    如果自己请他回家吃饭,他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等陈雅诗进了卧室。

    孙如狠狠地白了陈锋一眼,问道:“刚才你为什么拦着我问问那件短袖的事?”

    “老婆,你听没听过一句话----操心让人老?”

    “所以你的意思是嫌我老了吗?”

    “-----”陈锋大汗,赶忙摇头道:“我的意思是,女儿都这么大了。”

    “你,她是不是谈恋爱了?而且还是早恋!”

    “等礼拜天看看咯。”陈锋坐到茶几边的沙发上,抽了一口烟,笑道:“你忘了么,当年你是几岁被我追到手的-----还没成年吧?”

    “你讨厌----老不正经。”

    孙如红着脸,转身去洗碗了,留下陈锋在客厅里哈哈大笑。

    ----------------------------

    唐钦住在三楼有个好处,老式的六层楼房和楼下的商店连在一起,商店的楼连着唐钦家里的窗户,从窗户爬出去就是一个露天的大天台,就像是一个型空地。

    唐父唐母因为上班很早,早早就睡了。

    唐钦做了一会儿作业,做累了,就一个人爬出窗户上了天台。

    下过雨的夜晚月明星稀,虫鸣声格外悦耳。

    才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唐钦身上就多了好几个蚊子块。

    一旦你不动,这些蚊子就一个劲地啄你-----于是他开始打起了军体拳,一遍又一遍。

    直到汗流浃背,他才停了下来。

    现在他的身体还太弱,不适合其他拳种,更不适合他原来练的那种无名导引术。

    就他现在的身体强度来,军队里的军体拳是最适合不过的,多练也不会损害身体。

    唐钦把背心脱掉放到地上,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胸腔不断地上下起伏,用力呼吸着新鲜空气。

    北欧发生的事情仍历历在目,像是胶片电影,不断在他脑海里重复。虽然身份变了,但是让他彻底忘怀前世的那些事,那些人,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恐怕他们见到自己,也再认不出他来了吧?

    用力晃了晃脑袋,可那道孤傲美丽的背影却始终挥之不去。

    那个女人担心别人的样子唐钦一生中只见过一次,那就是在他临死的时候。

    不知道她现在,可安好?

    或许是唐钦打拳的时候发出了声响,隔壁屋子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这个已经很晚了。

    “是谁在上面?”

    一个女人的慵懒迷离的声音从隔壁传来,还带着几分幽怨。

    任谁被扰了清梦,都会不爽。

    这个天台有个妙处-----它连着唐钦家和隔壁邻居家的窗户,也就是,从唐钦家的窗爬出去,如果隔壁没有锁上窗的话,可以直接进到里面……

    唐钦心道一声不妙,赶忙抄起衣服一头钻进窗户,顺便将窗户带上。

    “咦,刚才明明听见声音了,难道是我听错了……”女人的声音渐远。

    唐钦长出一口气。

    还好没被发现。

    听一直空着的隔壁这两天有人要搬进来住,看样子,搬来的是个年轻女人。

    唐钦皱了皱眉。

    刚刚那声音,总感觉在哪听过……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