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13、罚站

    唐钦其实挺羡慕住校生的,每天早晨不用起个大早赶公交车上学,有时候着急忙慌到连个像样的早饭都吃不上。

    作为一个新世纪守时的好少年,唐钦将每天清晨的闹钟定在五五十-----这就是他每天都迟到的主要原因。凡是没有将自己从床上闹起就被关掉的闹钟,都只会让人睡得更香……

    “妈,我来不及了,早饭就不陪你吃了。”唐钦随手披上校服,在门口蹲下身子穿鞋。

    “你啊,每天都这么急,出去记得买早饭吃。”

    唐母放下手中的粥碗,从桌上的盒子里抓起一把大枣,走到唐钦身前,把手里的大枣一股脑塞进了他的上衣口袋,语气溺爱道:“这禾田贡枣是人家送的,妈尝了,特好吃,没多少个,给你拿去学校里吃掉。”

    唐钦摸了摸鼓鼓的口袋,那里装着好几枚足有鸭蛋大的红枣。

    “谢谢妈。”

    笑着冲她头后,唐钦就提上书包跑了出去。

    “这孩子……”唐母笑着摇了摇头。

    唐钦出门的时候,看到隔壁的防盗门虚掩着,隐约还能看到里面有一道人影晃动。

    虽然有心想看看未来邻居长什么样子,不过时间有来不及了。

    再不走,公车都赶不上了。

    唐钦到学校的时候刚好压着早自修铃声响起,悠扬的致爱丽丝听在唐钦的耳朵里却并不如何美妙,他是一个军人,以前从没有体验过迟到的负罪感,但现在身份摇身一变,他几乎每天都要体验一次-----作为一个高三学生,连迟到都没有过一次,人生怎能算圆满?

    好吧,他又为迟到找到了一个恰当的理由。

    好在他进教室的时候,班主任还没有到。

    “唐钦,你怎么又迟到了!”

    陈雅诗埋怨的声音从他的组上传来:“你的作业呢?快交给我,就差你了!”

    她依旧是一身校服,扎着一根斜斜的马尾辫,一尘不染的白色运动鞋,阳光可人的俏丽样子。

    华夏的文化和外国文化终归还是有些差距的,要是在其他国家,高中女生的校服肯定都是水手服配短裙,那是多棒的标配啊,也更容易让学生欣然接受-----唐钦就在想,要是陈雅诗也换上那样的校服,露出两截腿,短裙摇曳,肯定是美不胜收,更彰显校花风采。

    看来是是时候得向校方提提意见了。

    华夏的高中没收了多少女生爱美的权利!又耽误了多少男生看腿的权益。美其名曰是在培养风气,殊不知无形中只增添了学生的叛逆。

    看得出来,陈雅诗的脚走路已经完全没有大碍,正俏生生地站在唐钦面前问他要作业。

    唐钦冲她歉然地笑了笑,然后打开书包拉链,取出昨天发的几套卷子,又从口袋里掏出两枚大枣,一股脑全塞进了她的手里-------当然,他自然没忘记又摸了摸她凉凉润润、细滑的手。

    “咦,这是…好大的枣哦。”

    唐钦笑,压低声音道:“补气养血安神的,你吃刚好-----不是这两天你来那个那个嘛……”

    “哪个哪个?”陈雅诗下意识地问。

    刚问完,她就悔了。

    她的大姨妈是扭脚的那天才来的,而当时好巧不巧的,唐钦刚好在场。

    陈雅诗俏脸大红,瞪了唐钦一眼,端着作业转身走了。

    尽管如此,她却并没有把大枣推还给唐钦。

    回到座位的时候,琪的眼睛睁得老大,直勾勾地看着她。“啧啧,收作业还能收来枣子吃,那个唐钦分明是对你有意思嘛-----喂喂喂雅,昨天晚上我走之后,你们俩几回去的呀?”

    “什么几,你走之后没多久我们就走了呀。”陈雅诗不敢看她的眼睛,故作镇定道。

    “真没劲,我还以为你们俩之间会发生些什么呢哈哈哈哈。”

    “乱讲。”

    “你是不知道哦,昨天我才骑了一会儿会儿就下暴雨,都淋死我了,你怎么样?”

    “我嘛----还好啦,因为回教室拿了把伞。”

    她的话让陈雅诗想起昨晚发生的令人羞涩的事,以及唐钦的那件黑色短袖------它现在应该还在家里的阳台上挂着吧,她已经把它洗得干干净净的。

    “你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琪一脸佩服道,倒是没能瞧出陈雅诗脸上悄悄扩散出来的红润。

    “话这枣子好大哦,反正两颗呢,给我吃一颗呗?”

    琪垂涎状,不料陈雅诗把枣子悄悄收起,扁了扁嘴:“不给。”

    “----”

    这两颗枣,总之就是不想和任何女生分享。

    上课铃打响有一会儿了,一连串急促的高跟鞋声才由远及近地传来。

    “不好意思。”冰凉的声线一听就是属于林纸鸢的。

    哪怕是在向学生道歉,她的语气也永远是那样冷淡。

    越美丽的女人越是有犯错的资本,唐钦觉得,这女人简直是把教室大门到讲台之间的距离走成了t台。

    今天的她身着紧身的黑色背心,棕色的半身西服外套,剪裁别致的西裤裤腿呈喇叭状,把黑色的高跟鞋掩在里面,只露出落地的一截尖根-----仿似让人产生腿长两米的错觉。这身装扮的她看起来时尚高贵,优雅从容。

    长发高盘呈凤尾,细致的五官淡施粉尘。

    冷艳到不可方物。

    哪怕是陈雅诗每次见到她,都会在心里出现一股深深的挫败感。相比她,陈雅诗显得太青涩了。

    这种女人不去影视界发展,却跑来向阳高中当一名语文老师,这中间本身就是存在疑的。有句话怎么来着,明明能靠脸吃饭,却非要拼才华。

    最不要脸的是,就拼才华来,向阳的所有语文老师都拼不过她。颜值和智商的完美结合,足以令她受到同岗位所有女性的强烈敌视。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传闻她在学校里和大部分女老师都不合。

    “值日生,黑板。上课。”

    唐钦打了个哈欠。

    每到语文课,他就想睡觉。

    要不是林纸鸢这语文老师足够美艳,让他在上课刚开始之余多看了她几眼的话,换成其他语文老师,这会儿唐钦怕是早已呼呼大睡了。

    上回听胖自己在林纸鸢的课上睡着还发出了呼噜声,结果被她给发现了,不过她好像没多些什么,课后也没找唐钦什么麻烦。也正因为这样,唐钦心里反而心生愧疚。

    不行,这回不能再睡着了。

    为了驱逐困意,唐钦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枣子,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咀嚼了一通。

    果然枣味让困意消退了一些。

    这枣不愧是禾田产的大枣,据在西域,古时候,这是拿来献给帝王的贡品,那味道果然不是其他地方的劣质枣类能够比拟。枣身很大,但枣核却纤细巧的惊人。

    一颗不够,唐钦又塞了一颗,也是他口袋里最后一颗。

    又吧唧吧唧吃了一通,嘴里剩俩枣核。

    不料这时,林纸鸢拿着课本,不知不觉来到了唐钦课桌的旁边。

    也不看他,把手伸到唐钦面前。

    唐钦没明白她什么意思,于是抿了抿嘴,把枣核吐在了她的手里。

    这女人虽然挺冷的,不过人却蛮好的嘛。

    “----”

    “噗”

    教室里顿时炸了。

    林纸鸢的俏脸微青,晃手把枣核甩开,强忍怒意道:“我是让你把东西拿出来,我没收。”

    “哦。”唐钦恍然,可又为难道:“可是老师,我已经吃完了,刚刚是最后一颗,下次你想吃的话我带给你啊,美容养颜的。”

    “唐钦,出去,罚站!”

    “----”

    一分钟后,唐钦头上着一本语文书,双手一边托着一颗枣核,单腿金鸡独立站在了高三九班的门口。

    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他分明看到有几个女孩子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不忘偷偷用手机刷刷刷地连拍上几张照,最过分的是闪光灯都tm没关,那待遇就跟明星拍杂志的封面大片似的……

    拜托,偷拍也要讲求一技术含量行不。

    这些人上课时候跑出来也就算了,一边看他还一边偷着笑是几个意思?

    流氓!

    铃声终于响起,唐钦如释重负。

    不料林纸鸢道了一声下课后就从教室里走了出来,随后轻拍了拍唐钦的肩膀,冷声道:“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林纸鸢在前面风情款款地走着,唐钦埋头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以前犯了错是被司令叫去办公室喝茶,现在犯了错却是被美女老师叫去办公室-----做些什么呢?

    那些拥有美妙风情的女人,只要一贴上老师的头衔,总是不免叫人浮想联翩。

    林纸鸢确实不是那些青涩的高三女生可比的,那随风传来的香风,摇曳的风情,以及圆润挺翘的臀部。

    饶是以唐钦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都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两眼-----好几眼。

    林纸鸢的办公室在二楼,令唐钦惊讶的是,她的办公室居然只有她一个人的办公区,其他的几张桌子都是空的。

    唐钦是第一次听有哪个高三任课老师居然拥有独立的办公室。

    如果林纸鸢只是个身份普通的语文老师,唐钦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眼下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至少向阳的校长十分器重她,亦或者是-----她的背景很不简单。

    无论是何种原因,唐钦都很好奇,她为什么要跑来当老师?

    “很惊讶吗?”

    林纸鸢把上课用的课本随手一丢,在椅子上坐下后双腿折叠,靠着椅背伸了一个懒腰,一时间曲线毕露。

    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作出这个动作无非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信任他,第二种则是看不起他。

    唐钦显然属于第二种。

    “上一次你在我课上睡觉,还打鼾,我算了,这次你在我课上吃东西,你怎么解释?我的课很无聊吗?”

    “我不解释。”

    “哦?”唐钦的回复倒是令得林纸鸢愣了一愣。

    “做了就是做了,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林纸鸢坐直身体,重新看了一眼唐钦,道:“你先回答我,我的课,真的很无聊吗?还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

    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唐钦有半秒的石化,林纸鸢这女人-----太特别了。

    不过唐钦也并非什么普通学生。

    “课对我没什么吸引力,你对我很有吸引力。”

    林纸鸢像是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这就完了?”唐钦还以为她让他来办公室是为了语重心长地教育他一番,他都已经准备好洗耳恭听,可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似乎是看出了唐钦的想法,为了让唐钦满意,林纸鸢还是象征性地教育了一句:“把重心放在学习上,快月考了-----语文这门课很难拉分,你却能把全班的平均分拉低,我很少佩服别人,不过在这一上,我很佩服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