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14、邻家有女梁溪月(下)

正文 0014、邻家有女梁溪月(下)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唐钦,不好意思啊,刚才本来坐在你床上看电视的,结果因为太困了,一不心就睡着了。”梁溪月从门里伸出一只手来,手上还挂着唐钦的裤子。

    唐钦哭笑不得地把裤子接过,三两下穿在身上,一刹那感觉自在了许多。

    “穿好了吧?”

    梁溪月从卧室走了出来,看见唐钦以后还‘噗嗤’笑了一声。“你也真是的,一回家就裸奔喏?”

    “----”

    唐钦当时就不乐意了,分明是她莫名其妙出现在他家里。

    见唐钦有些不悦,梁溪月伸出玉手。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梁溪月,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多多关照哦。”

    “哎?”唐钦惊讶。

    梁溪月掩嘴娇笑,很是满意唐钦的反应。

    以前唐钦只见过她穿护士服的样子,那时候就惊为天人,但现在才发现,原来她穿上自己的衣服更加漂亮。

    淡蓝色宽袖雪纺衫,腰间一根同色腰带将她的腰肢修饰得十分纤细,白色铅笔裤包裹下的双腿又长又细。

    会穿衣服的女人总是令人心生愉悦,梁溪月就属于这一类。

    唐钦伸手与他的纤手轻握,道:“你-----就是隔壁的新住户?”

    “没错,拖阿姨的福,我刚搬来这里,我比你大,你以后可以叫我姐姐哟。”

    这时唐母率先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袋芹菜,一只鸭,一条鱼,楼下响起车棚门被推开的声音,应该是唐父也回来了,正在楼下停电瓶车。

    唐母看了一眼已经碰面的两人,会心一笑,冲梁溪月了头后,才道:“钦,来搭把手。溪月,你就坐会儿看看电视吧。”

    唐钦目瞪口呆。

    看样子,唐母是知道梁溪月在家里的。

    “阿姨,你让唐钦坐嘛,我过去帮你。”

    “哎---哪的话,你坐好,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

    “哦,那好吧。”

    以唐母的贤惠,六不到的时候饭桌上就摆满了丰盛的菜肴。

    唐大山放下报纸,被桌上的菜馋的直找酒瓶。对他来讲,每晚喝酒吃饭才是人生乐事。

    “姑娘,你要不要也来儿烧酒?”唐大山像是开玩笑一般对梁溪月道。

    “啊,我不用了,我一会儿还要去值班呢。”梁溪月连忙摆手。

    “怎么这么辛苦,今天礼拜五也要值班吗?”唐母端上最后一道汤,边皱眉道。

    吃饭的时候唐钦才发现自己这个做儿子的,还不如梁溪月这个漂亮的邻居来得受父母疼爱。江心仪和梁溪月有有笑,倒是把他这个做儿子的晾在一边,时不时地夸一句梁溪月然后贬一句他。

    谁都没看出来梁溪月的眼角有一些红润,她不禁有些羡慕起唐钦一家三口这的家,这是她最想要却总得不到的。但今天这一顿饭的功夫,她就产生了一丝错觉。

    唐大山虽然不怎么插嘴话,就是坐在那儿安安静静地喝酒,听着他们话,时不时嘴角稍稍扬起,看来他也挺享受家里多一个人吃饭的热闹。

    于是最后演变成了父子俩看着江心仪和梁溪月两人有有笑。

    “爸,你她是不是妈失散多年的女儿?”

    者无心,听者有意。

    江心仪很喜欢梁溪月,从第一面见到她起就特别特别喜欢她,听到唐钦开玩笑的话后,心里顿时有一种想认她作干女儿的强烈冲动,可是她又觉得才见了两次面就贸然这样出口会吓着梁溪月,于是道:“溪月,你是从外地过来的,在这儿人生地不熟,以后如果碰上什么事情,尽管来找阿姨,把阿姨当成妈妈都没问题。”

    这话像是玩笑,又不像是玩笑。至少唐钦听得出来,江心仪是真心实意。

    “嗯…我晓得啦阿姨。”

    梁溪月突然站了起来,背过身去,因为动作太急的缘故,身后的椅子在瓷砖地上摩擦出一声难听的“哐嗤”声,可她却像是浑然没听到似的,转身就往门口走,声音从她嘴里传来:“上班快来不及了…我该走了。”

    “这孩子……”江心仪喃喃道:“上班也不用这么着急吧,饭还没吃完呢------钦,你吃完了没,去给人送送?”

    “好。”

    唐钦放下筷子,慢悠悠地跟了出去。

    ---------------------------

    夜凉如水。

    区的道上路灯坏了,只有月光照射在这里,发出细微的光亮。

    梁溪月走在前面,唐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旁。

    “其实你不用送我,这儿离车站又不远。”相比唐钦刚回家时见到的梁溪月,现在的她声音变得低落了许多。

    “我只是想出来走走,省得刚吃饱饭就面对一大堆的作业。”唐钦呼吸了一口夜间的新鲜空气,自顾自地道。

    梁溪月轻笑出声,唐钦的话令她恢复了一些气力。

    “我才想起来你是个高三的屁孩哦。”

    唐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他他不是,其实他是一个有着成熟老男人灵魂的高三学生的话,梁溪月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所以那也没有什么意义。

    “月姐,我能这样叫你吧?”

    “当然可以。”

    唐钦没有选择去问一句‘你刚刚是不是哭了?’,而是用低沉的嗓音叙述了一个故事,他一边走一边道:“以前农村有一个孩子刚来到人间,他家里就他这么一个最的孩子,家里人天天捧在怀里,当成大少爷看着。

    “可孩子一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却大吵了一架。他的父亲是一个英雄,母亲是城里的名媛。有一天,有人他父亲喝毒药自杀,后来母亲改嫁,这孩子一无所知,不知道这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了父母。”

    梁溪月的步子不自觉地缓了下来,情绪被唐钦低沉的声音所尽数调动,急声道:“后来呢?”

    唐钦又接着道:“到上学的时候,他总是比别人交的学费少,他很生气。爷爷是乡下的农夫,爷爷告诉他他已经没有爹妈了,没钱去多交学费。可爷爷不知道的是,他怕的其实是到学校后同学嘲笑他。

    “他不懂事,每天都用他的手打爷爷,埋怨爷爷。每次老师让开家长会让父母过来,他都不会理老师,也不通知他爷爷,考试让签名,他就自己签,虽然每次老师都打他,可他就是不肯让爷爷签,况且爷爷也不识字。

    “到了十四岁的时候,唯一的亲人爷爷也去世了,他只剩下一个人。爷爷死的时候,他没哭,一滴眼泪都没流,让他哭,他就不话,别人把他打哭了,哭的时候他才恍然醒悟,爷爷是真的没了。

    “后来他长大了,走出了社会,披上了戎装,开始有了穿军装的兄弟,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们安慰他,关心他,他才知道这世界上多得是跟他遭遇类似甚至更加可怜的人。他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因为他明白有些身边的人和事,还需要他来守护。”

    唐钦轻吐出一口气,冲梁溪月豁然一笑道:“人生来都是孤独的,但人生从来都不是孤独的。”

    梁溪月不禁为之动容,道:“这是谁的故事?”

    唐钦就笑着摇头:“就有那么个人。”

    他没有告诉她的是,这其实就是他自己最真实的故事------就算了,她又会信么。

    唐钦看得出来梁溪月刚才哭了,她的突然离席也正是因为不想被看出来。如果猜得没错,这可能和她自身的家庭有关。于是唐钦这才有心想安慰她一下,没想到最后却反倒把自己的心情给整得十分压抑。

    “谢谢你,唐钦,我现在好多了。”

    梁溪月展颜一笑,眼角弯弯,两道月牙重新显现。

    不知不觉两人就已经走到了车站。

    入秋的夜还是很凉的,梁溪月身上却只有一件单薄的雪纺,不免透风。

    她缩了缩脖子,有些后悔出门的时候怎么没披一件外衣。

    可就在这时,她的身子却被一件大号的衣服掩了进来-----抬眼一看,原来是唐钦将自己的外衣脱给了她。

    “是校服,有土,但总比着凉好,回头记得还我。”

    直到唐钦的身影消失在区夜色里,梁溪月才微微回神。

    “天哪,我刚才是被一个高三屁孩给撩了么……”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