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15、裤子崩了

    清晨。

    天台。

    一道身影平卧在地上,不断起伏。

    他的身上不断渗出透明的汗液,被部的肌肉轮廓分明,看上去充满着爆发性的力量。

    唐钦睡得很早,起的也很早。

    这个时间唐父唐母才刚刚出门上班,而他却已经在天台上做了00多个俯卧撑。如此坚持已经自医院回来持续至今,从未间断,早晨一次,夜晚一次。

    刚开始的时候,这具对唐钦来崭新的身体只能坚持到60个俯卧撑就歇菜——要知道的是,像他这样一名普通高中生的身体素质,能够有60个,其实算是相当不错了,这还是他经常打球跑步的缘故,换做其他一些不经常锻炼的高中生,恐怕0个都坚持不下来。这也明了现代科技上去了,但现代人的身体素质却在逐渐退步。

    经过多天的训练,唐钦现在能够轻松做00以上俯卧撑,极限500,相信再过不久,就能突破1000。

    俯卧撑也就是伏地挺身,能够锻炼上身大部分的肌群,是一个非常简易但有十分有用的训练方式。唐钦没有任何器材,但只做这个,就已经足够了。

    他认为以他现在的体质,足可以开始练习那套东西。

    一想起那套东西,唐钦的眼神中流露出回忆的神采,起它的历史,还要追溯到唐钦上一世的童年。

    那时候他在农村,住在山里的一个村庄,村庄正面是田地,背面是没有开垦过的大山。时候胆大不懂事,一个人背着爷爷跑进山里,掉进一口怪井,井里就躺着那本无名的古籍,井底别有洞天,当时循着井底一路走,唐钦见到无数的骷髅躺在那里,用手一砰变成骨粉,飘飞空中,他以为自己会饿死在井里,可不料一天后有城里的挖掘机升降机开过来作业,刚好发现他并把他救了出来。

    可惜的是,那处神秘的井址也跟着大山的开发彻底被销毁了。唐钦至今都没能弄清楚,那口井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若非脑中仍刻着那本无名古籍的经文,他都有些不太敢相信时候的经历。

    唐钦给无名古籍起了个名字,叫星辰诀。因为他试过无数次,只有在夜间练习古籍,身体才会出现反应。白天则一变化都没有。前世唐钦无论如何努力的练它,却始终没能突破第一部分的筑基篇,连筑基都没有达成,这就代表着这本功法等同于废纸,这也是他的一大遗憾。

    现在他感受到了重新开始的气息,心有预感------再次重新着手星辰诀,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星辰诀,绝对不会是平凡的东西。不敢这玩意儿练了能上天入地,但应该也不会比那些个老家伙们引以为傲的道家玄功差。虽然失去了星辰诀原册,好在经文已经全部印刻在唐钦脑中。

    唐钦曾在华夏特种兵团中相当有名气,自然接触到了那种层面-----

    在华夏,多得是高手。部分游离在都市外的深山老林,大部分则是隐匿在都市边缘,或是藏匿在都市当中。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寻常人,一样买菜吃饭,一样睡觉上班,没人能够看得出来,除非能达到他们一样的层面。

    而所谓的真气、玄功、功法这些东西,也并非,而是真实存在现实中。

    上一世唐钦臻体之大成,唯无真气。也就是,他因为练星辰诀,但没什么成果,导致自身没有真气,对上能运气的高手,就相当吃亏。这也最终导致了他的惨死。

    有时候他其实相当固执,那些老头都曾多次劝过他让他换功法。因为唐钦的天赋妖孽,很被看好,几人争先恐后都想把自己的玄门道法推荐给他这个好苗子,得以延续自己的门派长青,不料唐钦一一婉拒,一心只求星辰诀。

    qun(蠢)。

    这是那些老家伙对唐钦的评价。

    但很天才。

    这世上唐钦只有一个。

    再qun,那些老家伙的宝贝徒弟们还不是同级内被唐钦横扫------这令他们十分恼火,也哭笑不得。

    ---------------------------

    直到筋疲力尽,唐钦才准备进屋。

    刚从窗户上跳下来,房门便叩响了。

    这么一大早的会是谁呢?

    唐钦拿出一根干毛巾在身上随手擦了两下,也顾不上把上衣穿上就去开门。

    只见梁溪月正着两个黑眼圈站在门口,手里还捧着他昨晚给她的校服,一脸惊讶地望着他:“唐钦呀,我真不知道原来你向来都有裸奔的习惯,呃----一大早的你洗澡了?”

    唐钦现在身上满头大汗,上身也全是汗水,裤腰处都被浸湿了,那样子也难怪梁溪月会误以为他洗过澡。

    可是等梁溪月仔细一看唐钦,这女人突然睁大了杏眼,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好色?

    “我靠,真没想到,你的肌肉越来越厉害了,好酷哦。腹肌145678,八块八块诶!你的腰肯定很棒!”一边着,梁溪月还伸出纤细的手指想要近距离触摸一番。

    唐钦感觉到一双冰凉滑腻的手指抚摸自己,顿时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蹬蹬退后了两步,一脸防备。“你…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

    梁溪月的语气有失望,并且黯然。

    见识过这女人的鬼灵,唐钦知道她的失望与黯然肯定是装出来的。

    第一眼见到她唐钦记得他夸她像天使,但熟了之后才发现,这女人哪是天使,倒像是魔女。梁溪月属于那种特别慢热型,不接触不会发现,接触才知道她的真实性格。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关门了。”唐钦撇了撇嘴,就欲把门关上。

    梁溪月赶忙伸出一只脚把门给挡了下来,幽怨道:“昨晚还口口声声叫我一声月姐,现在连开个玩笑都开不起,翻脸比翻书还快,真是的。我是没带家里钥匙,所以想借你家窗户一用。行——吗——?”

    唐钦这才头,把门口让开,放行。

    昨天叫她月姐,那是因为当时唐钦能感同身受她悲伤的情绪。虽然她比他岁数大,但从灵魂上讲,她还是比他的,所以让他叫她作姐,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窗户在哪呢?”

    梁溪月进门后直奔天台的方向。

    可当她看到窗户的高度,顿时愣了一愣,嘴发苦。“我去,你们家这窗台咋就那么高呢----有什么茶几或者凳子之类的能给我踩踩吗?”

    唐钦四顾一圈,看到一张矮凳----这附近也就这玩意儿能给她踩了。

    唐钦于是把矮凳给她搬了过去,送货上门,服务周到,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梁溪月扫了一眼那张只有二十公分高度的凳子,叹了口气,脱掉脚上的五厘米高跟鞋,她的脚被包裹在一双船袜中,只见她犹豫了一番,又将高跟重新穿上,然后踩在了凳上,准备爬上窗台。

    “哎哟。”

    三分钟后。

    尝试了好几次的梁溪月气喘吁吁,她的身体娇弱,一米四五的窗台对她来也是比较难攀登的高度。她愤怒地蹬着唐钦:“喂,我你这个傻子!难道就一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吗?就不能来帮我一把!”

    唐钦苦笑,凑了过去准备帮忙,不想被她一把推开。“切,算了,谁要你帮。”

    罢,梁溪月猛地抬腿将右腿架上窗台。

    “嗤啦”

    腿上去了,裤子崩了。

    ---------------------------分割线----------------------------

    “今天是51护士节,女子梁溪月在这里祝全天下的护士姐姐们健健康康、幸福美满哟,么么哒!”

    (づ ̄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