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16、上校花家吃饭

正文 0016、上校花家吃饭

    要是有个地缝,拼着被夹成肉夹馍的风险梁溪月也想就此钻进地底长眠。

    自从她初中开始展露头角,连着初高中大学十年来都是校花一般的人物,再到现在护士界的颜值担当,她何时遭遇过这种尴尬,况且还是在一个比她年纪的唐钦面前!

    梁溪月屏息,想要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这时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讨厌存在感这种东西,试想一下,如果她现在变成一粒尘埃,想必早就不用面对这种窘迫了吧?

    只可惜,那只存在于想象。

    现在的她,仍是那开了裆的女孩儿-----

    她发誓,唐钦那家伙要敢取笑她,她就自杀,反正外边就是天台,三楼下去不死也残,唯一的遗憾就是死相太难看了!

    几秒后,背后还是没什么动静传来。

    可这时候一双大手突然从背后环抱住她,腰部和臀部都落在了那双手的怀抱当中……

    梁溪月的身体瞬间僵硬,刚欲挣扎,眼角正好看到唐钦手里的校服,胡乱扭动的身子这才安静了下来。

    唐钦撑开着校服,从背后将梁溪月的双腿整个包裹在了他的校服当中,就像是一条裙子。

    “我去帮你开门,你还是在这儿好好等着吧。”

    梁溪月刹那间感到天旋地转,然后就腾空离地,彻底落进唐钦的怀里,被他兜着抱了起来。

    百斤左右的重量对唐钦来还是绰绰有余的,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着实不错。

    “----”梁溪月想句话来着,哪料嗓子眼一涩,没发出声音来。

    将她放在沙发上,唐钦一个箭步就跳上了窗台,消失在窗外。留下梁溪月半躺在沙发上,心跳得厉害。

    有种叫做少女心的东西,竟有些难以压制。

    片刻后,大门传来敲门声,唐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是我,搞定了哦。”

    “----来了。”

    梁溪月回去了,还裹着唐钦那件校服。

    唐钦摇了摇头,看来她和自己的校服挺有缘分的,这校服连着被她用了两回。

    只是他等了半天后,也没见梁溪月敲门来还衣服。不过想来也是,任哪个女人经历刚刚那样一幕,短时间内也难以平静,哪怕是像梁溪月这样神经不细条的女人也是一样。

    冲了个澡后,唐钦回到卧室,开了电视后却兴致缺缺,索性躺床上重新补了个觉。

    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没见到梁溪月。晚上上班的她白天肯定是要睡觉的。

    吃过晚饭,唐钦等父母睡觉后,独自一人爬上天台。

    夏夜的星空很美,星辰璀璨,明天当会是一个大晴天。

    唐钦仰面望着满空的星辰,喃喃自语道:“今晚就很适合。”

    只见他盘腿坐下,沉神静心,双手缓缓抬起,在空中划出一个诡异的手势,随后结出一个复杂奇怪的手印。

    手印刚出,唐钦的眉头便大皱了起来。

    闷哼一声,手印散开。

    唐钦霍然抬头望向星辰,不甘心道:“又跟以前一样。”

    星辰诀绝非等闲。

    可是他终其一生连筑基都没能进行,更别完成了,前世如此,难道今生也不行吗?

    一定有哪个地方被他忽略了。

    “该死。”

    唐钦回到卧室,平躺在床上,心情重新归于平静。

    他这一段时间需要仔细地想一想到底哪里不对才行,而不是盲目地就进行修炼了。唐钦对星辰诀经文了若指掌,甚至能倒背如流,可就是连它的筑基篇都做不到。

    尝试过那么久都失败,那就该考虑换一个方式或角度。

    但凡玄秘的功法,都不在时间的堆积,而在于刹那的明悟!

    唐钦深知这。

    不像以前----现在的他是方才18岁的高三生,有的是时间。

    唐钦嘴角微扬,眼底重燃起斗志。

    第二天一早,唐钦打开电脑查了一下地图。

    “东大街9弄,怡欣苑。”

    昨晚陈雅诗已经通过短信将她家的地址发在了唐钦的手机上,而唐钦对湘阳并不太熟,怕自己会迟到,所以还是查一下地图来得保险。

    刚下楼到区门口,就见到烟店里的老头翘个二郎腿,坐在店前的亭口喝茶纳凉。

    “伙上哪儿去,来包烟抽抽不?”

    “不用了大爷,您老也少抽烟。”唐钦笑道。

    老头愣了愣,旋即莞尔。“现在还有这么有意思的年轻人。”

    …

    怡欣苑位于湘阳靠近市中心的繁华路段,那区可就要比唐钦家的荣乐区大得多了。里面有别墅区,有公寓区,还有外围的普通楼房区。

    陈雅诗的家就在公寓区里,一路走来,空气新鲜,有水有树,绿化相当好。

    远远的,唐钦就看到陈雅诗俏生生地站在某栋公寓楼门口。

    “唐钦,这里。”

    唐钦冲她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看到她了。

    期待这么久,唐钦总算见到她穿校服以外的衣服了。她今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绑马尾,而是长发披散下来,鬓丝束在耳后,露出两只可爱的精灵耳。精致的森系色连衣裙过膝,只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腿在空气当中,一双平跟的圆头娃娃鞋为她平添灵气,就像是从森林里跑出来的精灵。

    她应该有刻意打扮过,这样的她一丝都不输梁溪月,唐钦看得眼睛都快直了。

    都一个女人要是太会读书就难免忽略了打扮自己,可唐钦却觉得陈雅诗在这两方面,哪都没落下,简直就是当之无愧的学霸校花。

    “跟我来吧。”

    陈雅诗率先在前面领路,进到公寓后,里面还挺大的,这里的每栋公寓楼都设有独立的保安室,保安室里设备齐全,中年保安汪平见陈雅诗带着陌生的唐钦进来,先是愣了愣,然后笑着调侃道:“鸭子可以呀,这么快就带男朋友回家了呀?”

    汪平和陈雅诗爸爸陈锋的关系很不错,所以每次见到陈雅诗都会笑着跟她打声招呼。他以前是做警察的,退休之后就到这区里当起了保安,相对闲适了很多。

    鸭子是陈雅诗时候的名,因为她名字里有个雅字,鸭和雅同音,而且她时候扎个辫子皮肤黑黑的,就跟个丑鸭似的。

    “汪叔叔,他是我同学啦。”

    一抹红霞从陈雅诗的脸颊迅速掠过,她抓着唐钦的衣角迅速从保安室一穿而过,留下汪平笑着摇了摇头。

    坐上电梯后,两人很快就到了十一楼,正对拐角的就是她家。

    唐钦趁着陈雅诗拿钥匙开门之际在手心里吐了口口水,替代啫喱水抹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今天出门急没有洗头,导致发型有些错乱,哪怕他的头发只有几寸,但重要的是态度不是?

    第一次上校花-----上校花家吃饭,可别让人爹妈看了笑话。唐钦开始酝酿起待会见到他们该些什么。

    “你楞什么呢?走啊,进来呗。”

    陈雅诗家很大,至少比唐钦家大了三倍,装潢也要高大上许多,红木的地板和红木的家具以及整体优质的采光让整个房子看起来宽敞典雅,古色古香。

    进门后唐钦只看到厨房里此时有个身影正在忙碌。

    她看起来比唐母要年轻一些,比陈雅诗要来得矮一些,和陈雅诗有几分相像,肯定是陈雅诗的妈妈没错了。

    “唐钦?你就是唐钦喽?”孙如把洗菜弄湿的手放在围裙上蹭了蹭,走到门口来迎接唐钦,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啊是啊,我就是唐钦,唐朝的唐,钦的钦,阿姨你好。”

    孙如偷偷上下打量了几眼唐钦,心里暗道一声这男孩子真挺不错,又高又俊又有礼貌。

    虽然她不赞成早恋,但女儿的眼光还真不赖。

    “哈哈哈来了就好,快进来坐吧,客厅里瓜子水果什么的都有,开电视机看会儿电视,老陈似乎是医院里有事一大早出去现在还没回来。”

    孙如指了指客厅,又冲陈雅诗道:“雅,你去把电视开开,你俩正好话,也不会无聊。”

    唐钦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想好的对白根本用不上。

    因为陈雅诗的妈妈太和蔼可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