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21、惊魂狙击

正文 0021、惊魂狙击

    林纸鸢仍是那般的冷艳。

    反射阳光的白衬衫开口到最危险的第二颗纽扣,深色的低胸内衣裹拖着沉甸甸的深v若隐若现,低调而精致的黑晶choker箍在她白皙的颈项上,和她下身的黑色西裤交相辉映,画龙睛。

    她的高跟鞋就放在唐钦的脚下,而她自己开车的时候则是穿着车上备好的另一双碎花拖鞋,一对精美的脚踝裸露在外,正灵活控制着车子的离合。

    专心驾车的她坐得挺直,修长白皙的手臂搭在方向盘上,眼神专注地注视前方。

    香车、美人。

    唐钦微醉。

    像林纸鸢这样成熟时尚既有味道又有气质的女人,对唐钦这样的少男兼处男来,简直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更何况她还有着另一个身份----唐钦的语文老师。对于好看的女老师,男性心中总会有着最原始的冲动,他们幻想,幻想征服,这也是为什么太阳国的电影里会出现那么多师生的题材的原因。

    “我脸上有花儿?”

    饶是林纸鸢的清冷,都终于有些受不了唐钦灼热的目光了。

    唐钦是学生,她是老师。

    自古学生慌老师,可她没想到唐钦的目光侵略性完全不似一个高三学生,就连她都感觉有些不自在。

    “没有。”

    唐钦收回目光,直视前方。

    过了一会儿,他又忍不住问道:“老师,您----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的?”

    闻言林纸鸢微微错愕,旋即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靠!

    唐钦很受伤。

    作为他的老师,她这时候难道就不应该关切地问一问刚才他被一群人围殴----有没有受伤,有没有事之类的吗?

    再者,就算知道他没什么事,也应该好好教育教育他,嘱咐嘱咐他与人打架是不对的道理啊。

    这才是老师应该具备的循循善诱好么。

    “老师,刚才我真的是在打架。”

    “哦。”

    “----”

    “老师,你难道就不想好好调教调教我----哦不,好好教育教育我?打架斗殴毕竟是不对的!更何况是在校门口,影响多不好,我们应当极力杜绝才是。”

    这时候的唐钦就像是一个在乞求幼儿园老师关注的朋友,面对林纸鸢这冰山女,他难得地惜摒弃了自己一贯的腼腆,走起了撒娇路线。

    他就是看不惯林纸鸢那一脸冷冰冰的样子!

    然而林纸鸢的回应依旧只有简单的一句话:“那是你班主任该做的事,与我无关。”

    “况且别人想揍你,你揍回去何错之有?软弱的回应和口头的教只会让恶人的恶行愈演愈烈,对付他们最好的就是拳头。所以我不觉得你做错了什么。”

    林纸鸢又补充了一句道。

    唐钦感动得想哭。

    听听。

    好好听听!

    林纸鸢没有教育他,反而还鼓励起他,对他打架的行为表示了支持。

    这才是新世纪的老师理应具备的正直三观。

    “好的老师,我明白了,还有刚才谢谢你的出面,要不然我就该被揍了。”唐钦腼腆地笑道。

    林纸鸢摇了摇头,直接将唐钦揭穿:“别装了,很显然你自己都能脱身。”

    她第一次为自己的某个决定而感到后悔,她知道刚才就算是她不出现,唐钦也不会出什么事。

    但她不可能想到的是,之后要发生的一件事却令她极为庆幸先前的这个决定。

    车里又沉寂下来。

    林纸鸢把音响打开,音量开得偏,一首悠扬的轻音乐响起,驱逐了一些车内的沉默氛围。

    “你家在哪?”林纸鸢问道。

    她现在只想把唐钦送下车,因为她还不习惯和自己的学生在车里听着抒情的音乐惬意地聊天,那好像是情人之间该干的事。

    “我家在荣乐路,荣乐区,号。”

    唐钦觉得林纸鸢真的是一个体贴的好老师,看来之前是他误会她了,她虽然外表冷漠,但内心仍是相当有人情味的嘛。

    他就想,待会林纸鸢把他送到家之后,他要不要请她上去喝杯咖啡呢?

    一杯温暖人心的速溶咖啡驱逐一天的疲劳,一师一生相对而坐,谈笑而饮-----这想必是极好的。

    林纸鸢却是直接将他的yy给打断,冷漠道:“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前面有个车站,我就把你放那儿,你自己坐车回去。”

    “----”

    妈的!

    原来落花有意从流水,流水无心送落花-----唐钦又自作多情了。

    在经过一个红绿灯后,车子缓缓停靠在了路边。

    这个车站就建在某个低楼层区的门口,周边鱼龙混杂,有着许多连城管都治理不了的摊头,很多下班或放学的人流拥挤在这儿买吃,声浪嘈杂。

    林纸鸢不喜欢这样的环境,皱了皱眉后,冲唐钦努了努车门,示意他下车。

    这女人,还真要将他放在这里。

    真是无情!

    唐钦幽怨地看了她一眼,旋即就准备开门下车。

    正当他伸手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却又猛然间回头死死地盯着靠林纸鸢这边车窗外的某较远处楼。

    看似平平无奇的楼天台栏墙后面,一道黑若隐若现,反射着某种金属光泽。

    看到这道黑后,唐钦瞳孔迅速缩到针尖般大,浑身的汗毛全部乍立了起来。他的身体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强劲,但本能与危机意识仍旧没有丝毫退化。

    这是热武器金属独有的反光。

    唐钦以前没少接触过这玩意儿,错不了!

    这一定是个狙击手。

    而他的目标,正是林纸鸢!

    “趴下别动!”

    唐钦没有时间去想为何林纸鸢会成为别人暗杀的目标,急喊一声后,他没有任何犹豫,一把将她的脑袋按在了他的裆下。

    从车外看进来很容易让人误会的一个姿势。

    活在当下----这回林纸鸢还真是活在了裆下。

    “噗”

    车窗先破碎。

    随后林纸鸢背后的椅直接炸开一个口子,柔软的棉花从直接从里头钻了出来。

    如果唐钦刚才没有把她的脑袋按下来,炸开的就会是她的脑壳。

    或如果刚才下车的时候唐钦没有回头看那一眼的话,那个杀手恐怕已经得手了。

    一念生死!

    因为动作过猛且仓促,林纸鸢的额角直接被唐钦牛仔裤上的拉链磕破,周边细血管丰富,血一下子就流在了唐钦的手上,渗在五指之间……

    但唐钦刚才可没空管这么多,受这么伤换一条命,这太值了。

    唐钦倒也佩服林纸鸢这女人,事发如此仓促,他刚才又是那般的粗暴,但林纸鸢在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之后,硬是一动未动,就保持着下趴的姿势,哪怕血流不止,她也没有胡乱动上一下。

    这女人,不简单!

    “没事了吗?”

    林纸鸢闷闷的声音悠悠传出,因为嘴巴抵着唐钦的裤裆,导致她的声音有些变样。

    那显然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无论是地的选择,还是武器的选择,都极为考究。改良过的轻制式步枪经过特殊的消音手段后除了子弹弹道会发出刺耳的破风声响外,它的发射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而这个地方嘈杂的环境则刚好将子弹的破风声一盖而过。

    周围的人像是根本没有发现身边已经发生过一记枪响似的。

    唐钦再往那楼看去,果然那里的黑早已不见了。

    “应该没事了。”唐钦道。

    但凡理智的杀手一击落空之后,会按事先给自己留好的退路迅速撤退,毁灭证物。

    如果是以前,唐钦这会儿绝对已经下车去将他追回,但现在不行,他这具身体暂时还不具备这能力。有风险的事情,唐钦自然不可能会去做。

    “已经没事了,起来吧。”

    见林纸鸢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唐钦忍不住汗颜道。裤裆被她的脸压着,终归有些难受。

    其实林纸鸢不是不想起,而是----她正错愕地感受到某个神秘莫测的东西了她的脸颊一下。

    “唐钦。”

    “嗯?”

    “你的第07块骨头好像有些不太安分……”

    唐钦老脸一红。

    这能怪他么。